北平无战事-刘和平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四十五章 · 1

大雨过后,天和地都像被洗了一遍,七月十五的月亮竟比八月十五的月亮还亮。

在北平警察局大院里候命的各分局、各大队的警官被淋了半夜的雨,虽脱了雨衣,无奈新任局长没有发话,依然列队站在那里等候。

所有的人又一齐敬礼了。

曾可达陪着谢培东从大楼的大门走了出来。

方孟韦的小吉普从大院里面开了出来,停在大院门口。

从敬礼的队列中走向大院大门,曾可达这一次没有还礼,只陪着谢培东走到小吉普前站住了。

方孟韦开了后座车门。

没有握手告别,也没有一句寒暄,曾可达只站在那里,看着谢培东上车。

方孟韦关了车门,上了驾驶座,吉普车吼的一声,离去了。

转身时,曾可达这才扫了一遍还敬着礼的警官们,接着望向了站在队列前的孙朝忠。

孙朝忠一身透湿,敬礼的姿势却比那些警官更挺。

曾可达站住了:“手都放下吧。”

警官们这才都放下了手。

曾可达:“币制改革,这三天是冻结账户,各店铺面一律关张,不许交易。各分局分管的地面出了事,我只问分局局长。市局各大队二十四小时都到街上去。”

“是!”

曾可达独自向警察局大楼走去。

曾可达回到局长办公室时,孙朝忠也默默地跟了进来。

落`霞`小`说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徐铁英回南京了,你还留在北平,是建丰同志的安排吗?”曾可达自己收拾着茶几上的杯子。

孙朝忠:“建丰同志没有具体安排,如果有,也应该直接指示可达同志。”

曾可达回头看他了:“奇怪,我也没有接到指示,难道是建丰同志把我们忘了?”

孙朝忠:“今天是币制改革第一天,建丰同志在上海工作繁巨,可以理解。”

“理解?”曾可达盯着孙朝忠看了好久,“建丰同志有个核心计划,我一直在理解,你能不能帮我理解一下?”

孙朝忠:“如果不违反纪律,请可达同志提示一下。”

曾可达:“那我就提示一下吧。是一首诗,南北朝的,诗名叫什么来着?”

“《古诗为焦仲卿妻作》。”孙朝忠居然立刻答上了!

“是。是这首诗,能不能背来听听?”曾可达紧盯着他。

“是。”孙朝忠低声背诵起来,“‘序曰:汉末建安中,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刘氏,为仲卿母所遣……’”

居然还能背序!曾可达的眼神都横了。

孙朝忠:“‘……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闻之,亦自缢于庭树。时人伤之,为诗云尔……’”

曾可达:“好,背的很好,接着背。”

“是。”孙朝忠又认真地背诵起来,“‘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

“喂,校部总机吗?”燕大总务处那个范主任连夜在何其沧房间试听刚装好的电话。

何其沧、何孝钰还有程小云都站在旁边看着。

电话有了回应。

范主任:“我是总务处范亦农呀……嗯,我现在何副校长家……对,新装的专线,给我接南京司徒老校长府邸……”

“现在不要接!”何其沧立刻阻止。

“现在不要接!”范主任在话筒里跟着嚷道,眼睛望向何其沧。

何其沧:“电话给我。”

那个范主任对着话筒:“等一下,何副校长有话说。”将话筒递给了何其沧。

何其沧接过了话筒,“给你们添麻烦了……今晚我要给司徒老校长通电话,应该没有问题吧……没有问题就好,你们多辛苦。”

放了话筒,何其沧转对那个范主任:“辛苦了。”

范主任:“应该的。”

“还有两个工人呢?对了。”何其沧转望向何孝钰,“看看家里有没有什么吃的……”

“不用了!”范主任连忙接道,“工人加班校部有补贴。我们先走了,有问题,随时叫我。”

何其沧:“孝钰,你和经纶送送他们。”

何孝钰:“好。”

“何副校长留步。”那个范主任止住了何其沧,勤勤恳恳地走了出去。

何孝钰送了出去。

何其沧又望向了那部新装的电话。

程小云在他身后:“一切都靠何副校长了……”

何其沧慢慢转过了头:“你们家那个司机还在楼下吧?”

程小云:“他是来给我送衣服的。”

“你还真打算在我们家住?”何其沧苦笑了一下,“你们夫妻就不要给我演戏了,回去告诉方步亭,我何其沧一辈子没有为私事找过司徒雷登,在家里等我的消息吧。”

“老夫子……”程小云是真感动,眼中有了泪星。

何其沧:“你看你看,哪有那么多眼泪。要哭,回家哭给方步亭看去。”

程小云破涕笑了:“我才不哭给他看呢。”

王蒲忱在西山监狱密室里等候蒋经国的电话也不知道多久了,电话没来,两个烟缸已经满是烟头。

电话铃终于响了!

王蒲忱从椅子上骤然弹起,扔掉了手里那个烟头,拿起话筒:“是我,建丰同志……正要向你报告,梁经纶同志刚从外文书店给我来了电话,共产党北平城工部突然通知他去香港;同时何副校长在家里装了一条直通司徒雷登大使的专线,应该正在跟司徒雷登大使通话,请司徒雷登大使出面向总统说情,让方孟敖和他女儿出国结婚。还有,晚上九点,谢培东去警察局见了曾可达,转达了方行长的意见,请求开除方孟敖的军籍。蒲忱以为,种种迹象表明,这是共产党在破坏我们的‘孔雀东南飞’计划……”

话筒那边的指示非常简洁!

王蒲忱:“……八月十二日我们全天候监听了北平分行电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可疑信号,监视的人也没有发现谢培东与可疑人员有任何接触,嗯……我们会继续监视……”

桌子上另一部电话的铃声响了。

王蒲忱望了一眼那部电话:“……是,建丰同志,应该是曾可达同志的电话……知道了,先接他的电话,听他怎么说,再向你报告。”

“蒲忱同志吗,你那边联系上建丰同志没有?”

果然是曾可达从北平警察局局长办公室打来的电话。

“上海那边一直联系不上。”西山监狱密室里,王蒲忱又点燃了一支烟,“需不需要我通过毛局长帮助联系?”

曾可达拿起茶杯,喝时才发现里面没有水:“我们预备干部局的事,就不要跟保密局交叉了……对方孟敖如何处置,对梁经纶今天言论如何定性,都直接关系到‘孔雀东南飞’计划还要不要实施。可总统府四组现在还没有回复,建丰同志又联系不上,我想是不是应该问一下陈方主任,总统有没有直接训示……”

王蒲忱有意沉默了少顷:“总统如果有直接训示当然好……建丰同志问及,我当然帮你解释……好,我挂电话了。”

放下了话筒,在烟缸里按灭了烟,王蒲忱又拿起了那部专线话筒,很快就通了:“建丰同志,曾可达同志果然急不可待了,现在应该在给陈方主任打电话……是,我今晚守在这里,等你的指示。”

“芷公,您还好吧?”身在北平警察局局长办公室,曾可达此刻却仿佛直接进了南京总统府,“风尘未扫,这个时候实在不应该惊扰您……”

“不客气。”陈方在电话里依然十分和蔼,“报告我回来就看到了,已经呈交总统。经国局长是什么意见?”

曾可达:“一切听候总统裁决。”

陈方:“预备干部局有没有具体的处置意见?”

曾可达:“这正是我要向芷公报告的。那个谢培东今天晚上来了,转达了方步亭的意见。方家希望按《陆海空军服役条例》处置方孟敖,要求开除他的军籍。”

陈方:“报告经国局长了吗?”

曾可达:“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联系上。可达认为,谢培东这个要求,可能是方家的要求,也可能是共党的谋划,应该及时报告芷公,让总统知道。”

电话那边沉默了。

“芷公,芷公……”曾可达按捺不住了,轻声呼唤。

“我在听。”陈方依然和蔼,“想一想,如果我是经国局长,你会怎样建议?”

都说是福至心灵,可更多时候福气来了人往往更加糊涂,都因为福气来的太不容易。

曾可达立刻答道:“我还是那个建议,方孟敖的处置应该听空军司令部的意见,如有必要不妨听听夫人的意见,毕竟空军是夫人一手建设起来的。还有梁经纶,币制改革的论证已经完成,这个人对总统多有不满,不宜再留在燕大,不能再让他跟美国方面有直接联系。这就是我给经国局长的建议。”

那边又是片刻沉默。

这回曾可达耐着性子在等。

陈方表态了:“还有五分钟我就会去见总统,预备干部局的意见我会直接报告。如果总统同意了你们的意见,方孟敖那个飞行大队怎么安置?”

曾可达:“报告芷公,这一点我也想了。币制改革,北平需要运输大量物资,华北战区更需要空运大量军需。我建议将这个飞行大队改编到中央航空公司,预备干部局可以协助代管。”

陈方:“我要去了。建议你把刚才的想法同时报告经国局长,如果一时还联系不上,可以向行政院经济管制委员会发电报。”

曾可达:“谢谢芷公指教!”

放下话筒,曾可达开了办公室门:“王副官!”

“到!”

曾可达看见,会议室门边,孙朝忠还站在那里。

曾可达目光收了回来,对王副官:“以后,这里就你一个人值班。关了门再进来。”

王副官走到门边,回头又看了一眼局长办公室的门,曾可达进去了,这才轻声对孙朝忠:“孙秘书,你先到外边值班室坐坐吧。”

孙朝忠点了下头,走了出去。

王副官轻轻关了会议室的门,向局长办公室走去。

曾可达开始直接向行政院经济管制委员会发电了。

电台便安置在局长办公桌旁,王副官发完了电文,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回电。

墙上壁钟的走字声越来越响。

曾可达望了一眼壁钟,晚上十一点一刻,接着又挽起衣袖去看手表:“墙上的钟慢了一分钟。”

“我现在就调?”王副官站起了,望着曾可达,慢慢去摘耳机。

电台的显示灯亮了!

曾可达:“接收电报!”

王副官立刻坐下了,飞快地记录。

曾可达竭力镇静,去倒了两杯白水,自己喝了一口,将另外一杯送到了王副官电台旁。

来电很短,已经记完,王副官欠了一下身子,抓紧翻译电文。

曾可达紧紧地盯着电文的方格纸。

行政院经济管制委员会的回电!

王副官的电文纸刚拿起,曾可达已经一把抓了过去!

电文纸上:

调北平飞行大队今夜三点赴天津急运物资 张厉生

曾可达的眼睛亮了。张厉生是行政院副院长兼天津经济区督察,这份来电使他有了底气,他决定不再等建丰同志回电。

曾可达径直走到挂衣架前,取下了军帽,戴上,转对王副官:“给行政院经济管制委员会回电,我立刻去飞行大队,执行运输任务。同时把张副院长的来电转发建丰同志!”

今晚,北平西北郊飞行大队军营大门上亮着的那盏灯昏黄如萤,没有了大队长,偌大的军营朦胧在月色之中。

曾可达的吉普关着车灯悄然开了进来,停在大坪上,对面便是营房。

李营长从大门口便一直跟着车跑了进来,敬礼,开车门。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北平无战事-刘和平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