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无战事-刘和平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四十五章 · 3

方步亭:“我想把他们姑爹调到中国银行,然后安排到纽约办事处,你看怎样?”

应该征求谢培东的意见,却对程小云说,多少难言之隐!

程小云转望向谢培东。

“不要替我操心了。”谢培东也不看方步亭,“先安排孟敖出国吧。如果你们真担心我是共产党,把我调到哪里都会牵连你们。”

“到现在你还说这样的话!”方步亭拍了桌子,“我们怕受牵连?怕受牵连我现在还坐在这里跟你说话?!谢培东,二十年前你来见我说我妹妹病死了,八月十二号你回到家里说木兰去了解放区……被你牵连的是谁?是你老婆,是你女儿,你知不知道?!”

方步亭已经浑身颤抖。

“怎么了?!”程小云连忙过去搀着他,“事情未必像你想象的那样,你怎么可以这样跟姑爹说话?”

“你要我怎样说话?”方步亭甩开了程小云,“难不成让我等着国民党到家里来把他抓走吧?”

“内兄。”谢培东慢慢站起了,“能不能听我说几句?”

方步亭盯向了谢培东。

程小云:“听姑爹说吧。”

谢培东:“二十年了,你从来没有怀疑我是共产党,徐铁英动用了国民党党通局和保密局的力量也不能证实我是共产党。我只能这样跟你说,我如果真是共产党,我死的那一天,墓碑上也不会刻上‘共产党’三个字……我们俩年纪都大了,谁送谁还不知道。小云比你我年纪都小,有件事只能拜托她……”

“不要这样说,姑爹……”程小云流泪了。

谢培东:“人都是要死的。真到了那一天请你将我跟木兰的妈合葬,还有,木兰如果真被他们害了,就把我们三个人迁到一起……明天,我就离开北平分行,回无锡老家去,看有没有人抓我。”

“不要说了……”程小云坐下,失声哭了起来。

方步亭也止不住流泪了。

谢培东眼深,泪水只在眼眶里转。

整座大楼,整个大院,只有竹林的风声。

。落。霞。小。说。 w ww…L u ox i a…co m

燕京大学镜春园。

石径,细长的凤尾竹,月明风清,一人在前,一人在后,到了内院门前。

一个青年轻轻拉开了门,轻轻敬了个礼:“张部长好!”

“你好!”张月印飞快地跟青年握了一下手,跟着前面那个人进了院门。

“把门锁了。”前面那个人叮嘱道。

“是。”青年从外面将院门关了,接着是锁门声。

院内对面是北屋,左面是西厢房,张月印跟着前面的人向西厢房走去。

上了石阶,前面的人在门前停住了。

他的脸转过来,竟是燕大总务处那个范主任!

范主任的手轻轻抓住门环,望着张月印,这时才轻声对他说道:“刘云同志来了。”

张月印一惊。

门环轻轻叩了两下。

门从里面开了。

镜春园小院西厢房。

“介绍一下。”刘云同志没有任何寒暄,直接介绍房内另一个三十出头的陌生面孔,“齐慕棠同志,接任刘初五同志的工作。”

“慕棠同志好!”

“月印同志好!”

灯光下,那个齐慕棠比刘初五的眼睛还亮。

——是跟梁经纶接头的那个电话工“小刘”。

“坐吧。”刘云同志先坐下了。

大家跟着坐下了。

“张月印同志!”刘云的眼神比声调还要严厉。

张月印刚坐下,立刻慢慢站起了。

刘云:“中央已经有指示,城工部不许再跟谢培东同志联系,不许干涉谢培东同志的工作,今晚你为什么跟他接头?”

张月印:“刘云同志……”

“不要解释。”刘云立刻打断了他,“国民党保密局北平站已经对谢培东同志二十四小时监视,你知不知道?谢培东同志和方孟敖同志现在的处境比任何时候都危险,你知不知道?”

张月印只好答道:“知道……”

刘云:“知道还在谢培东同志去警察局的途中见他?小李同志是组织派去保护谢培东同志的,谁给你们的权力改变他的工作性质?给何孝钰同志递纸条,还监视谢培东同志的行动。给你们说的很清楚了,谢培东同志的工作直接向周副主席负责,周副主席信任他,中央信任他。你们这样做是想干什么?”

张月印沉默了少顷,必须解释了:“徐铁英对谢培东同志突然采取行动,方孟敖同志突然擅自驾机起飞。根据组织的地下工作条例,这种突发情况,地方党组织有采取紧急措施的义务。”

刘云望着他,森严地笑了一下:“很好。那就说说你们采取的紧急措施。坐下说。”

张月印站在那里,已经坐不下去了。

坐在张月印身旁的齐慕棠望向了刘云:“刘云同志,我建议您直接传达中央的指示吧。”

刘云接过了他的眼神,又望向张月印:“你同意这个建议吗?”

张月印:“请刘云同志传达指示。”

刘云:“那就坐下吧。”

张月印慢慢坐下了。

刘云:“先提个问题。我们已经知道,国民党在北平有个秘密行动叫作‘孔雀东南飞’,为什么叫‘孔雀东南飞’?张月印同志学问大,记得当时就是你提议严春明同志破译了这个密码,焦仲卿是方孟敖同志,刘兰芝是梁经纶。现在方孟敖同志突然被国民党关了,梁经纶也因为国民党内部的矛盾斗争受到了猜忌。你来分析一下,这只‘孔雀’还能不能飞?”

依然是批评带着讽刺,气氛尴尬沉闷。

张月印毕竟党性很强,还是认真答道:“上次会议中央已经指示,‘孔雀东南飞’行动是蒋介石保证傅作义华北战区后勤军需的重要方案,方孟敖同志和梁经纶是蒋经国安排执行这个方案的重要人选。如果方孟敖同志离开北平,梁经纶受到猜忌,国民党很可能安排其他人执行这个方案。”

“分析得很好嘛。”刘云的态度明显缓和了,“接着分析一下中央是同意方孟敖同志离开北平出国还是希望他留在北平?”

张月印沉思了,答道:“谢培东同志希望方孟敖同志出国。”

刘云:“那你认为中央是同意谢培东同志的意见,还是不同意谢培东同志的意见?”

张月印的觉悟在关键时刻显现了出来:“我认为中央会同意谢培东同志的意见。”

刘云:“为什么?”

张月印:“周副主席信任谢培东同志,中央信任谢培东同志,谢培东同志既然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刘云笑了:“讲道理就好。我现在正式传达中央指示,宣布一条纪律,仅限于向你们三个人传达。”

三个人同时答道:“是。”

刘云:“什么叫‘孔雀东南飞’?这只‘孔雀’是谁?向东飞到哪里去?向南又飞到哪里去?”

三个人屏息望着他。

刘云:“‘孔雀’就是傅作义,就是傅作义在华北的五十多万大军。这支大军,向东可以飞到东北,和卫立煌的部队夹击我东北野战军;向南可以飞到中原、山东甚至徐州和国民党中央军会合跟我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作战。可是,这只‘孔雀’不是蒋介石家养的,是从山西飞过来的,想让他向东飞,向南飞,就得好好养着他。说穿了,就得充分满足傅作义的后勤军需,砸锅卖铁也得保证傅作义的要求。后勤从哪里来,军需从哪里来,国民党也只能靠美国的援助了。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要让方孟敖同志和梁经纶来执行这个行动的原因。何其沧能够向司徒雷登争取援助,方步亭能够要央行多给北平拨款,蒋家父子的算盘都打到最后一颗珠子了……张月印同志刚才说,谢培东同志主张让方孟敖同志出国自有他的道理。现在明白谢培东同志的道理了吗?”

张月印:“不让傅作义的部队获得后勤军需,阻止国民党的‘孔雀东南飞’计划。”

“是这个道理吗?”刘云望向了齐慕棠,“慕棠同志,你刚从西柏坡调来,谈谈你对中央指示精神的理解。”

“好。”齐慕棠站了起来。

刘云:“坐下,坐下说。”

“是。”齐慕棠又坐下了,“中央的精神是希望国民党充分保证傅作义的后勤军需补给。”

刘云:“传达主席的原话。”

齐慕棠:“主席的原话是,‘鸟为什么要飞呢?肚子饿了才飞,它要找东西吃。有什么办法让鸟不飞呢?很简单,把它喂饱就懒得飞了;最好是把它喂撑,想飞也飞不动了’。”

刘云:“不兜圈子了,传达周副主席的指示吧。一共四条:第一条,同意方家的意见,让方孟敖同志出国。第二条,如果蒋经国不同意方孟敖同志出国而是继续要他和梁经纶执行‘孔雀东南飞’,我们不干预、不阻止。第三条,通知谢培东同志,从今天起停止一切党内活动,务必保证安全。第四条,同意何孝钰同志跟方孟敖同志结婚。嗣后,党的指示由何孝钰同志向方孟敖同志传达。范亦农同志。”

“到。”

刘云:“今天发生了新的情况变化,是不是印证了周副主席的指示?”

“是……”

刘云望着他:“把新的情况通报一下,简洁一点。”

范亦农,那个范主任:“是。何副校长今晚跟司徒雷登通了电话,司徒雷登出面找了蒋介石,蒋介石又找了傅作义,傅作义担了担子,出面说了假话,说方大队今天起飞是他的指令,不属擅自起飞,没有触犯国民党《陆海空军服役条例》,天一亮就会解除方孟敖同志的禁闭,让他继续担任国民党驻北平特别飞行大队的飞行任务……”

这个老范同志十分严谨,果然啰唆。

刘云笑望了他一眼:“再简洁一点。”

“是。”老范同志接着说道,“中央的分析十分英明,‘孔雀东南飞’的‘孔雀’指的就是傅作义,既不是方孟敖同志,也不是梁经纶。何副校长请司徒雷登出面释放方孟敖同志,南京国民政府趁机又开出了一个交换条件,何副校长开始还不同意,后来为了保方孟敖,也为了保他的学生梁经纶……”

“我来说吧。”刘云再也忍受不了老范同志的啰唆,“国民党要组织一个以王云五为首的代表团赴美争取援助,邀请何其沧先去美国游说,何其沧同意了,同时要求梁经纶做他的助手,南京也同意了。‘飞鸟尽,良弓藏’,这说明梁经纶对蒋经国已经失去了作用,我们估计梁经纶去了美国不会再回来。”

说到这里,刘云望向老范:“是不是这样?”

老范同志永远是笑脸:“还是刘云同志概括总结得简洁。”

刘云:“以后何孝钰同志一个人住在燕南园,就由你单线联系并负责她的安全,将中央的四条指示向她传达,并叫她传达给方孟敖同志。着重指出,国民党要他运输什么就运输什么,把‘孔雀’喂得越饱越好。”

老范:“是。”

刘云转望向张月印,张月印立刻站了起来。

刘云:“谢培东同志还是你负责联系。”

张月印:“是。”

刘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烟:“这是周副主席送给谢老的。中间一排第三支就是周副主席写给谢老的信,叫小李转交谢老。”将烟递向张月印。

张月印双手接过了那盒烟,望着刘云:“我可不可以也写个字条,叫小李同志一起送去,向谢老道歉。”

刘云手一挥:“好好保护谢老,就是最好的道歉。”

“是!”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北平无战事-刘和平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