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三观卖血记-余华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十六章

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提着十斤肉骨头、五斤黄豆、两斤绿豆、一斤菊花,满头大汗地来到了许玉兰家,许玉兰不知道他是谁,看着他把提来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又看着他撩起汗衫擦干净脸上的汗水,再看着他拿起她凉在桌上的一大杯子水咕咚咕咚地全喝了下去。戴眼镜的男人喝完了水,对许玉兰说:

“你是许玉兰,我认识你,大家都叫你油条西施。你的男人叫许三观,我也认识。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林芬芳的男人,丝厂的林芬芳,和你的男人在一个厂,一个车间,我的女人去河边洗衣服,洗完衣服站起来就摔倒了,摔断了右腿……”

许玉兰插进去问他:“怎么摔倒的?”

“踩到了一块西瓜皮。”

戴眼镜的男人问许玉兰:“许三观呢?”

“他不在,”许玉兰说,“他在丝厂上班,他马上就要回来了。”

然后许玉兰看着桌上的肉骨头、黄豆什么的对他说:

“你以前没到我家来过,许三观也没说起过你,你刚才进来时,我还在心里想这人是谁呀,怎么给我们送这么多东西来,你看那张桌子都快放不下了。”

戴眼镜的男人说:“这不是我送给你们的,这是许三观送给我女人林芬芳的。”

许玉兰说:“许三观送给你的女人?你的女人是谁?”

“我刚才说过了,我的女人叫林芬芳。”

“我知道了,”许玉兰说,“就是丝厂的林大胖子。”

戴眼镜的男人说完那句话以后,什么话都不说了,他坐在许玉兰家的门旁,好像没有遇到风的树一样安静。他看着门外,等着许三观回来。让许玉兰一个人在桌子旁站着,看着肉骨头,看着黄豆,看着绿豆和菊花,心里一阵阵糊涂。

许玉兰对他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许三观为什么给你女人送东西?一送就送了这么多,把这张桌子都快堆满了,这肉骨头有十来斤,这黄豆有四五斤,这绿豆也有两斤,还有一斤菊花。他送这么多东西给你的女人……”

许玉兰一下子明白了:“许三观肯定和你的女人睡过觉了。”

许玉兰喊叫起来:“许三观,你这个败家子。平日里比谁都要小气,我扯一块布,你都要心疼半年,可是给别的女人送东西,一送就送这么多,多得我掰着手指数都数不过来……”

然后,许三观回来了。许三观看到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坐在他家门口,他认出来这是林芬芳的男人,于是脑子里“嗡嗡”叫了两声,他跨进家门,看到桌子上堆的东西,脑子里又“嗡嗡”叫了两声。他再去看许玉兰,许玉兰正对着他在喊叫,他心想自己要完蛋了。

戴眼镜的男人这时站起来,走到屋外,向许三观的邻居们说:

“你们都过来,我有话要对你们说,你们都过来,小孩也过来,你们听我说……”

戴眼镜的男人指着桌上的东西,对许三观的邻居们说:

“你们都看到桌子上堆着的肉骨头、黄豆、绿豆了吧?还有一斤菊花你们看不到,被肉骨头挡住了,这是许三观送给我女人的,我女人叫林芬芳,这城里很多人都认识她,你们也认识她?我看到你们点头了。我女人和这个许三观都在丝厂里工作,还在一个车间。我女人去河边洗衣服时摔了一跤,把腿摔断了,这个许三观就到我们家来看望我女人。别人来看望我女人,也就是坐一会,说几句话就走了。这个许三观来看望我的女人,是爬到我女人床上去看望,他把我女人强奸了。你们想想,我女人还断着一条腿……”

许三观这时申辩道:“不是强奸……”

“就是强奸。”

戴眼镜的男人斩钉截铁,然后他对许三观的邻居们说:

“你们说是不是?我女人断着一条腿,推得开他吗?我女人一动都要疼半天,你们想想,我女人能把他推开吗?这个许三观,连一个断了腿的女人都不放过,你们说,他是不是禽兽不如?”

邻居们没有回答戴眼镜男人的提问,他们都好奇地看着许三观,只有许玉兰出来同意他的话,她伸手捏住许三观的耳朵:

“你这个人真是禽兽不如,你把我的脸都丢尽啦,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

戴眼镜的男人继续说:“这个许三观强奸了我的女人,就买了这些肉骨头、黄豆送给我女人,我女人的嘴还真被他堵住了。要不是我看到这一大堆东西,我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睡过了。我看到这一大堆东西,就知道里面有问题,要不是我拍着桌子骂了半天,我女人还不会告诉我这些。”

说到这里,戴眼镜的男人走到桌子旁,收拾起桌上的肉骨头、黄豆来了,他将这些东西背到了肩上,对许三观的邻居们说:

“我今天把这些东西带来,就是要让你们看看,也让你们知道许三观是个什么样的人,往后你们都要提防他,这是一条色狼。谁家没有女人?谁家都得小心着。”

戴眼镜的男人背着十斤肉骨头,五斤黄豆,两斤绿豆,还有一斤菊花回家去了。

那时候许玉兰正忙着用嘴骂许三观,同时还用手拧着许三观的脸,没注意戴眼镜的男人在做什么,当她扭头看到桌子上什么都没有时,戴眼镜的男人已经走出去了,她马上追出去,在后面喊叫:

“你回来,你怎么把我家的东西拿走啦?”

戴眼镜的男人对她的喊叫充耳不闻,头都没回地往前走去,许玉兰指着他的背影对邻居们说:

“世上还有脸皮这么厚的人,拿着人家的东西,还走得这么大摇大摆。”

许玉兰骂了一会,看到戴眼镜的男人走远了,才回过身来,她看了一眼许三观,一看到许三观,她的身体就往下一沉,坐在了门槛上。她对着邻居们哭诉起来,她抹着眼泪说:

·落·霞·小·说 w w w_l u o X ia_c o m

“这个家要亡啦,别人是国破家亡,我们是国没破,家先亡。先是方铁匠来抄家,还没出一个月,又出了个家贼,这个许三观真是禽兽不如,平日里是出了名的小气,我扯一块布他都要心疼半年,可是给那个林大胖子,那个胖骚娘们一送就送了十斤肉骨头,黄豆有四五斤,绿豆也不会少于两斤,还有菊花,这可要花多少钱啊?”

说到这里,许玉兰想到了什么,她一下子站起来,转身对着许三观喊叫道:

“你偷了我的钱,你偷了我藏在箱子底下的钱,那可是我一分钱、两分钱积蓄起来的,我积蓄了十年,我十年的心血啊,你去给了那个胖女人……”

许玉兰说着跑到箱子前,打开箱子在里面找了一阵,渐渐地她没有了声音,她找到了自己的钱。当她关上箱子时,看到许三观已将门关上了。许三观把邻居们关到了屋外,然后站在那里对着许玉兰讨好地笑着,手里还拿着三十元钱,三张十元的钱像扑克牌似的在他手里打开着,许玉兰走过去就把钱拿了过来,低声问他:

“这是哪来的钱?”

许三观也低声说:“是我卖血挣来的。”

“你又去卖血啦。”

许玉兰叫了起来,随后又哭开了,她边哭边说:

“我当初为什么要嫁给你啊?我受苦受累跟了你十年,为你生了三个儿子,你什么时候为我卖过一次血?想不到你是个狼心狗肺的人,你卖了血就是为了给那个胖骚娘们送什么肉骨头……”

许三观这时拍着她的肩膀说:“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了三个儿子?一乐是谁的儿子?我卖血去还了方铁匠的债,我是为了谁?”

许玉兰一时间没有了声音,她看了许三观一会后,对他说:

“你说,你和那个林大胖子是怎么回事?这么胖的女人你都要。”

许三观伸手摸着自己的脸说:“她摔断了腿,我就去看看她,这也是人之常情……”

“什么人之常情,”许玉兰说,“你爬到人家床上去也是人之常情?你说下去。”

许三观说:“我伸手去捏捏她的腿,问她哪儿疼……”

“是大腿?还是小腿?”

“先是捏小腿,后来捏到了大腿上。”

“你这个不要脸的。”许玉兰伸出手指去戳他的脸,“接下去呢?接下去你干了什么?”

“接下去?”许三观迟疑了一下后说,“接下去我就捏住了她的奶子。”

“啊呀!”许玉兰喊叫起来,“你这个没出息的,你怎么去学那个王八蛋何小勇?”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许三观卖血记-余华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