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三观卖血记-余华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二十四章

这一天,很多人听说许三观家的一乐,要爬到何小勇家的屋顶上,还要坐在烟囱上,去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于是,很多人来到了何小勇的家门前,他们站在那里,看着许玉兰带着一乐走过来,又看着何小勇的女人迎上去说了很多话,然后这个很瘦的女人拉着一乐的手,走到了已经架在那里的梯子前。

何小勇的一个朋友这时站在屋顶上,另一个朋友在下面扶着梯子,一乐沿着梯子爬到了屋顶,屋顶上的那个人拉住他的手,斜着走到烟囱旁,让一乐坐在烟囱上,一乐坐上去以后两只手放在了腿上,他看着把他拉过来的那个人走到梯子那里,那人用手撑住屋顶上的瓦片,两只脚摸索着踩到了梯子上,然后就像是被河水淹没似的,那人沉了下去。

一乐坐在屋顶的烟囱上,看到另外的屋顶在阳光里发出了湿漉漉的亮光。有一只燕子尖利地叫着飞过来,盘旋了几圈又飞走了,然后很多小燕子发出了纤细的叫声,叫声就在一乐前面的屋檐里。一乐又去看远处起伏的山群,山群因为遥远,看上去就像是云朵一样虚幻,灰蒙蒙如同影子似的。

站在屋顶下面的人都仰着头,等待着一乐喊叫何小勇的魂,他们的头抬着,所以他们都半张着嘴,他们等待了很久,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于是他们的头一个一个低了下去,放回到正常的位置上,他们开始议论纷纷,一乐坐在屋顶上,听到他们的声音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

何小勇的女人这时对一乐喊叫道:

“一乐,你快哭,你要哭,这是陈先生说的,你一哭,你爹的魂就会听到了。”

一乐低头看了看下面的人,看到他们对他指指点点的,他就扭开头去,他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屋顶上,四周的屋顶上没有别人,所有的屋顶上都长满了青草,在风里摇晃着。

何小勇的女人又叫道:

“一乐,你快哭,你为什么不哭?一乐,你快哭。”

一乐还是没有哭,倒是何小勇的女人自己哭了起来,她哭着说:

“这孩子怎么不哭?刚才对他说得好好的,他怎么不哭?”

然后她又对一乐喊叫:

“一乐,你快哭,我求你快哭。”

一乐问:“为什么要我哭?”

何小勇的女人说:“你爹躺在医院里,你爹快死了,你爹的魂已经从胸口飞出去了,飞一截就远一截,你快哭,你再不哭,你爹的魂就飞远了,就听不到你喊他了,你快哭……”

一乐说:“我爹没有躺在医院里,我爹正在丝厂里上班,我爹不会死的,我爹正在丝厂里推着小车送蚕茧,我爹的魂在胸口里藏得好好的,谁说我爹的魂飞走了?”

何小勇的女人说:“丝厂里的许三观不是你爹,医院里躺着的何小勇才是你爹……”

一乐说:“你胡说。”

何小勇的女人说:“我说的是真话,许三观不是你亲爹,何小勇才是你亲爹……”

一乐说:“你胡说。”

何小勇的女人转过身去对许玉兰说:

“我只好求你了,你是他妈,你去对他说说,你去让他哭,让他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

许玉兰站在那里没有动,她对何小勇的女人说:

“那么多人看着我,你要我去说些什么?我已经丢人现眼了,他们都在心里笑话我呢,我能说什么呢?我不去说。”

何小勇的女人身体往下一沉,扑通一下跪在了许玉兰面前,她对许玉兰说:

“我跪在你面前了,我比你更丢人现眼了,他们在心里笑,也是先笑我。我跪在这里求你了,求你去对一乐说……”

何小勇的女人说得眼泪汪汪,许玉兰就对她说:

“你快站起来,你跪在我面前,丢人现眼的还是我,不是你,你快站起来,我去说就是了。”

许玉兰上前走了几步,她抬起头来,对屋顶上的一乐叫道:

“一乐,一乐你把头转过来,是我在叫你,你就哭几声,喊几声,去把何小勇的魂喊回来,喊回来了我就带你回家,你快喊吧……”

一乐说:“妈,我不哭,我不喊。”

许玉兰说:“一乐,你快哭,你快喊。到这里来的人越来越多了,我的脸都丢尽了,要是人再多,我都没地方躲了。你快喊吧,怎么说何小勇也是你的亲爹……”

一乐说:“妈,你怎么能说何小勇是我的亲爹?你说这样的话,你就是不要脸了……”

“我前世造孽啊!”

落 | 霞 | 小 | 说 | w w w | l u ox i a | co M|

许玉兰喊叫了一声,然后回过身来对何小勇的女人说:

“连儿子都说我不要脸,全是你家的何小勇害的,他要死就让他死吧,我是不管了,我自己都顾不上了……”

许玉兰不管这事了,何小勇的朋友就对何小勇的女人说:

“还是去把许三观叫来,许三观来了,一乐或许会哭几声,会喊几声……”

当时,许三观正在丝厂里推着蚕茧车,何小勇的两个朋友跑来告诉他:

“一乐不肯哭,不肯喊,坐在屋顶上说何小勇不是他亲爹,说你才是他亲爹。许玉兰去让他哭,让他喊,他说许玉兰不要脸。许三观,你快去看看,救命要紧……”

许三观听了这活,放下蚕茧车就说:

“好儿子啊。”

然后许三观来到了何小勇屋前,他仰着头对一乐说:

“好儿子啊,一乐,你真是我的好儿子,我养了你十三年,没有白养你,有你今天这些话,我再养你十三年也高兴……”

一乐看到许三观来了,就对他说:

“爹,我在屋顶上呆够了,你快来接我下去,我一个人不敢下去。爹,你快上来接我。”

许三观说:“一乐,我现在还不能上来接你,你还没有哭,还没有喊,何小勇的魂还没有回来……”

一乐说:“爹,我不哭,我不喊,我要下去。”

许三观说:“一乐,你听我的话,你就哭几声,喊几声。这是我答应人家的事,我答应人家了,就要做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再说那个王八蛋何小勇也真是你的亲爹……”

一乐在屋顶上哭了起来,他对许三观说:

“他们都说你不是我的亲爹,妈也说你不是我的亲爹,现在你又这么说。我没有亲爹,我也没有亲妈,我什么亲人都没有,我就一个人。你不上来接我,我就自己下来了。”

一乐站起来走了两步,屋顶斜着下去,他又害怕了,就一屁股坐在了瓦片上,响亮地哭了起来。

何小勇的女人对一乐喊叫:

“一乐,你总算哭了;一乐,你快喊……”

“你闭嘴。”许三观对何小勇的女人吼道。

他说:“一乐不是为你那个王八蛋何小勇哭,一乐是为我哭。”

然后许三观抬起头来,对一乐说:

“一乐,好儿子,你就喊几声吧。你喊了以后,我就上来接你,我接你到胜利饭店去吃炒猪肝……”

一乐哭着说:“爹,你快上来接我。”

许三观说:“一乐,你就喊几声吧,你喊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亲爹了。一乐,你就喊几声吧,你喊了以后,何小勇那个王八蛋就再不会是你亲爹了。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亲爹了……”

一乐听到许三观这样说,就对着天空喊道:

“爹,你别走。爹,你回来。”

喊完他对许三观说:“爹,你快上来接我。”

何小勇的女人说:“一乐,你再喊几声。”

一乐去看许三观,许三观说:“一乐,你就再喊两声吧。”

一乐就喊:“爹,你别走,你回来。爹,你别走,你回来。”

一乐对许三观说:“爹,你快上来接我。”

何小勇的女人说:“一乐,你还要喊,陈先生说要喊半个时辰。一乐,你快喊。”

“够啦。”许三观对何小勇的女人说,“什么陈先生,也是个王八蛋。一乐就喊这几声了,何小勇要死就死,要活就活……”

然后他对一乐说:“一乐,你等着,我上来接你。”

许三观沿着梯子爬到了屋顶,他让一乐伏在自己的背上,背着一乐从梯子上爬了下去。

站到地上以后,许三观把一乐放下来,对一乐说:

“一乐,你站在这里,你别动。”

说着许三观走进了何小勇的家,接着他拿着一把菜刀走出来,站在何小勇家门口,用菜刀在自己脸上划了一道口子,又伸手摸了一把流出来的鲜血,他对所有的人说:

“你们都看到了吧,这脸上的血是用刀划出来的,从今往后,你们……”

他又指指何小勇的女人,“还有你,你们中间有谁敢再说一乐不是我亲生儿子,我就和谁动刀子。”

说完他把菜刀一扔,拉起一乐的手说:

“一乐,我们回家去。”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许三观卖血记-余华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