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三观卖血记-余华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二十五章 · 1

这一年夏天的时候,许三观从街上回到家里,对许玉兰说:

“我这一路走过来,没看到几户人家屋里有人,全到街上去了。我这辈子没见过街上有这么多人,胳膊上都套着个红袖章,游行的、刷标语的、贴大字报的,大街的墙上全是大字报,一张一张往上贴,越贴越厚,那些墙壁都像是穿上棉袄了。我还见到了县长,那个大胖子山东人,从前可是城里最神气的人,我从前见到他时,他手里都端着一个茶杯,如今他手里提着个破脸盆,边敲边骂自己,骂自己的头是狗头,骂自己的腿是狗腿……”

许三观说:“你知道吗?为什么工厂停工了、商店关门了、学校不上课、你也用不着去炸油条了?为什么有人被吊在了树上、有人被关进了牛棚、有人被活活打死?你知道吗?为什么毛主席一说话,就有人把他的话编成了歌,就有人把他的话刷到了墙上、刷到了地上、刷到了汽车上和轮船上、床单上和枕巾上、杯子上和锅上,连厕所的墙上和痰盂上都有?毛主席的名字为什么会这么长?你听着: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一共有三十个字,这些都要一口气念下来,中间不能换气。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文化大革命来啦……”

许三观说:“文化大革命闹到今天,我有点明白过来了,什么叫文化革命?其实就是一个报私仇的时候,以前谁要是得罪了你,你就写一张大字报,贴到街上去,说他是漏网地主也好,说他是反革命也好,怎么说都行。这年月法院没有了,警察也没有了,这年月最多的就是罪名,随便拿一个过来,写到大字报上,再贴出去,就用不着你自己动手了,别人会把他往死里整……这些日子,我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是不是也找个仇人出来,写他一张大字报,报一下旧仇。我想来想去,竟然想不出一个仇人来,只有何小勇能算半个仇人,可那个王八蛋何小勇四年前就让卡车给撞死了。我许三观为人善良,几十年如一日,没有一个仇人,这也好,我没有仇人,就不会有人来贴我的大字报。”

许三观话音未落,三乐推门进来,对他们说:

“有人在米店墙上贴了一张大字报,说妈是破鞋……”

许三观和许玉兰吓了一跳,立刻跑到米店那里,往墙上的大字报一看,三乐没有说错,在很多大字报里,有一张就是写许玉兰的,说许玉兰是破鞋,是烂货,说许玉兰十五岁就做了妓女,出两元钱就可以和她睡觉,说许玉兰睡过的男人十辆卡车都装不下。

许玉兰伸手指着那张大字报,破口大骂起来:

“你妈才是破鞋,你妈才是烂货,你妈才是妓女,你妈睡过的男人,别说是十辆卡车,就是地球都装不下。”

然后,许玉兰转过身来,对着许三观哭了起来,她哭着说:

“只有断子绝孙的人,只有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人,才会这么血口喷人……”

许三观对身旁的人说:“这全是诬蔑,这上面说许玉兰十五岁就做了妓女,胡说!别人不知道,我还会不知道吗?我们结婚的那个晚上,许玉兰流出来的血有这么多……”

许三观用手比划着继续说:“要是许玉兰十五岁就做了妓女,新婚第一夜会见红吗?”

“不会。”许三观看到别人没有说话,他就自己回答。

到了中午,许三观把一乐、二乐、三乐叫到面前,对他们说:

“一乐,你已经十六岁了;二乐,你也有十五岁了。你们到大街上去抄写一张大字报,随便你们抄谁的,抄完了就贴到写你妈的那张大字报上去。三乐,你胸口那一摊鼻涕是越来越大了,你这小崽子不会干别的,总还会帮着提一桶糨糊吧?记住了,这年月大字报不能撕,谁撕了大字报谁就是反革命,所以你们千万别去撕,你们抄一张新的大字报,贴上去盖住那张就行了。这事我出面去办不好,别人都盯着我呢,你们去就不会有人注意,你们三兄弟天黑以前去把这事办了。”

到了晚上,许三观对许玉兰说:

“你的三个儿子把那张大字报盖住了,现在你可以放心了,不会有多少人看过,大街上有那么多的大字报,看得过来吗?还不断往上贴新的,一张还没有看完,新的一张就贴上去了。”

没过两天,一群戴着红袖章的人来到许三观家,把许玉兰带走了。他们要在城里最大的广场上开一个万人批斗大会,他们已经找到了地主,找到了富农,找到了右派,找到了反革命,找到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什么样的人都找到了,就是差一个妓女,他们说为了找一个妓女,已经费了三天的时间,现在离批斗大会召开只有半个小时,他们终于找到了,他们说:

“许玉兰,快跟着我们走,救急如救火。”

许玉兰被他们带走后,到了下午才回来。回来时左边的头发没有了,右边的头发倒是一根没少。他们给她剃了一个阴阳头,从脑袋中间分开来,剃得很整齐,就像收割了一半的稻田。

许三观看到许玉兰后,失声惊叫。许玉兰走到窗前,拿起窗台上的镜子,她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后,哇哇地哭了起来,她边哭边说:

“我都成这副样子了,我以后怎么见人?我以后怎么活?我这一路走回家,他们看到我都指指点点,他们都张着嘴笑。许三观,我还不知道自己这么丑了,我知道自己一半的头发没有了,可我不知道自己会这么丑,我照了镜子才知道。许三观,我以后怎么办?许三观,他们是在批斗会上给我剃的头发,那时候我就听到下面的人在笑,我看到自己的头发掉到脚上,我就知道他们在剃我的头发,我伸手去摸,他们就打我的嘴,打得我牙齿都疼了,我就不敢再去摸了。许三观,我以后怎么活啊?我还不如死掉。我和他们无冤无仇,我和他们都不认识,他们为什么要剃我的头发?他们为什么不让我死掉?许三观,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能说些什么呢?”许三观说。

然后他叹息一声:“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你都是阴阳头了,这年月被剃了阴阳头的女人,不是破鞋,就是妓女。你成了这副样子,你就什么话都说不清了,没人会相信你的话,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以后你就别出门了,你就把自己关在家里。”

许三观把许玉兰另一半的头发也剃掉,然后把许玉兰关在家里。许玉兰也愿意把自己关在家里,可是胳膊上戴红袖章的人不愿意,他们隔上几天就要把许玉兰带走。许玉兰经常被拉出去批斗,城里大大小小的批斗会上,几乎都有许玉兰站在那里,差不多每次都只是陪斗,所以许玉兰对许三观说:

“他们不是批斗我,他们是批斗别人,我只是站在一边陪着别人被他们批斗。”

许三观对儿子们说:

“其实你们妈不是他们要批斗的,你们妈是去陪着那些走资派,那些右派、反革命、地主,你们妈站在那里也就是装装样子。你们妈是陪斗。什么叫陪斗?陪斗就是味精,什么菜都能放,什么菜放了味精以后都吃起来可口。”

后来,他们让许玉兰搬着一把凳子,到街上最热闹的地方去站着。许玉兰就站在了凳子上,胸前还挂着一块木板,木板是他们做的,上面写着“妓女许玉兰”。

他们把许玉兰带到那里,看着许玉兰把木板挂到胸前,站到凳子上以后,他们就走开了,然后又把许玉兰忘掉了。许玉兰在那里一站就是一天,左等右等不见他们回来,一直到天黑了,街上的人也少了,许玉兰心想他们是不是把她忘掉了?然后,许玉兰才搬着凳子,提着木板回到家里。

许玉兰在街上常常一站就是一天,站累了就自己下来在凳子上坐一会,用手捶捶自己的两条腿,揉揉自己的两只脚,休息得差不多了,再站到凳子上去。

许玉兰经常站着的地方,离厕所很远,有时候许玉兰要上厕所了,就胸前挂着那块木板走过两条街道,到米店旁边的厕所去。街上的人都看着她双手扶着胸前的木板,贴着墙壁低着头走过去,走到厕所门前,她就把那块木板取下来,放在外面,上完厕所她重新将木板挂到胸前,走回到站着的地方。

许玉兰站在凳子上,就和站在批斗会的台上一样,都要低着头,低着头才是一副认罪的模样。许玉兰在凳子上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眼睛盯着一个地方看久了,就会酸疼,有时候她就会看看街上走来走去的人,她看到谁也没有注意她,虽然很多人走过时看了她一眼,可是很少有人会看她两眼,许玉兰心里觉得踏实了很多,她对许三观说:

“我站在街上,其实和一根电线杆立在那里一样……”

她说:“许三观,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我什么罪都受过了,我都成这样子了,再往下也没什么了,再往下就是死了,死就死吧,我一点都不怕。有时候就是想想你,想想三个儿子,心里才会怕起来,要是没有你们,我真是什么都不怕了。”

说到三个儿子,许玉兰掉出了眼泪,她说:

“一乐和二乐不理我,他们不和我说话,我叫他们,他们装着没有听到,只有三乐还和我说话,还叫我一声妈。我在外面受这么多罪,回到家里只有你对我好,我脚站肿了,你倒热水给我烫脚;我回来晚了,你怕饭菜凉了,就焐在被窝里;我站在街上,送饭送水的也是你。许三观,你只要对我好,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许玉兰在街上一站,常常是一天,许三观就要给她送饭送水,许三观先是要一乐去送,一乐不愿意,一乐说:

“爹,你让二乐去送。”

许三观就把二乐叫过来,对他说:

“二乐,我们都吃过饭了,可是你妈还没有吃,你把饭送去给你妈吃。”

二乐摇摇头说:“爹,你让三乐去送。”

许三观发火了,他说:“我要一乐去送,一乐推给二乐,二乐又推给三乐,三乐这小崽子放下饭碗就跑得没有了踪影。要吃饭了,要穿衣服了,要花钱了,我就有三个儿子;要给你们妈送饭了,我就一个儿子都没有了。”

二乐对许三观说:“爹,我现在不敢出门,我一出门,认识我的人都叫我两元钱一夜,叫得我头都抬不起来。”

一乐说:“我倒是不怕他们叫我两元钱一夜,他们叫我,我也叫他们两元钱一夜,我叫得比他们还响。我也不怕和他们打架,他们人多我就跑,跑回家拿一把菜刀再出去,我对他们说:‘我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方铁匠的儿子。’我手里有菜刀,就轮到他们跑了。我是不愿意出门,不愿意上街,不是不敢出门……”

许三观对他们说:“不敢出门的应该是我,我上街就有人向我扔小石子,吐唾沫,还有人要我站住脚,要我在大街上揭发你们妈,这事要是你们遇上了,你们可以说不知道,我可不敢说不知道,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怕什么?你们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你们都清清白白。你们看看三乐,三乐这小崽子还不是天天出去,每天都玩得好好的回来。可是今天这小崽子太过分了,都是下午了,他还没回来……”

三乐回来了,许三观把他叫过来,问他:

“你去哪里了?你吃了早饭就出去了,到现在才回来,你去哪里了?你和谁一起去玩了?”

三乐说:“我去的地方太多,我想不起来了。我没和别人玩,我就一个人,我自己和自己玩。”

三乐愿意给许玉兰去送饭,可是许三观对他不放心,许三观只好自己给许玉兰送饭。他把饭放在一只小铝锅里来到大街上,很远就看到许玉兰站在凳子上,低着头,胸前挂着那块木板,头发长出来一些了,从远处看过去像小男孩的头。许玉兰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她的脊背弯得就像大字报上经常有的问号一样,两只手垂在那里,由于脊背和头一样高了,她的手都垂到膝盖上。许三观看着许玉兰这副模样,走过去时心里一阵一阵地难受,他走到许玉兰面前,对她说:

“我来了。”

许玉兰低着的头转过来看到了许三观,许三观把手里的铝锅抬了抬,说:

“我把饭给你送来了。”

许玉兰就从凳子上下来,然后坐在了凳子上,她把胸前的木板摆好了,接过许三观手里的铝锅,把锅盖揭开放到身边的凳子上,她看到锅里全是米饭,一点菜都没有,她也不说什么,用勺子吃了一口饭,她眼睛看着自己踩在地上的脚,嚼着米饭。许三观就在她身边站着,看着她没有声音地吃饭,看了一会,他抬起头看看大街上走过来和走过去的人。

有几个人看到许玉兰坐在凳子上吃饭,就走过来往许玉兰手上的锅里看了看,问许三观:

“你给她吃些什么?”

许三观赶紧把许玉兰手上的锅拿过来给他们看,对他们说:

“你们看,锅里只有米饭,没有菜;你们看清楚了,我没有给她吃菜。”

他们点点头说:“我们看见了,锅里没有菜。”

有一个人问:“你为什么不给她在锅里放些菜?全是米饭,吃起来又淡又没有味道。”

许三观说:“我不能给她吃好的。”

“我要是给她吃好的,”许三观指着许玉兰说,“我就是包庇她了,我让她只吃米饭不吃菜,也是在批斗她……”

许三观和他们说话的时候,许玉兰一直低着头,饭含在嘴里也不敢嚼了,等他们走开去,走远了,许玉兰才重新咀嚼起来。看到四周没有人了,许三观就轻声对她说:

“我把菜藏在米饭下面,现在没有人,你快吃口菜。”

许玉兰用勺子从米饭上面挖下去,看到下面藏了很多肉,许三观为她做了红烧肉,她就往嘴里放了一块红烧肉,低着头继续咀嚼,许三观轻声说:

“这是我偷偷给你做的。儿子们都不知道。”

许玉兰点点头,她又吃了几口米饭,然后她盖上锅盖,对许三观说:

“我不吃了。”

许三观说:“你才吃了一块肉,你把肉都吃了。”

许玉兰摇摇头说:“给一乐他们吃,你拿回去给一乐他们吃。”

然后许玉兰伸手去捶自己的两条腿,她说:

“我的腿都站麻了。”

看着许玉兰这副样子,许三观眼泪都快出来了,他说:

“有一句老话说得对,叫见多识广,这一年让我长了十岁。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到了今天还不知道那张大字报是谁写的,你平日里心直口快,得罪了人你都不知道,往后你可要少说话了,古人说言多必失……”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许三观卖血记-余华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