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三观卖血记-余华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二十六章 · 1

几年以后的一天,一乐从乡下回到城里,他骨瘦如柴,脸色灰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几棵青菜,这是他带给父母的礼物。他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家了,所以当他敲开家门时,许三观和许玉兰把他看了一会,然后才确认是儿子回来了。

一乐憔悴的模样让他们吃惊,因为在半年前,一乐离家回到乡下时,还不是这样,虽然那时已经又黑又瘦了,可是精神不错,走时还把家里一只能放一百斤大米的缸背在身后,他弯着腰走去时脚步咚咚直响。他在乡下没有米缸,他说把米放在一只纸盒子里,潮湿的气候使盒底都烂了,米放不了多久就会发黄变绿。

现在一乐又回来了,许三观对许玉兰说:

“一乐会不会是病了?他不是躺着,就是坐着,吃得也很少,他的脊背整天都弯着……”

许玉兰就去摸一乐的额头,一乐没有发烧,许玉兰对许三观说:

“他没有病,有病的话会发烧的,他是不想回到乡下去,乡下太苦了,就让他在城里多住些日子,让他多休息几天,把身体多养几天,他就会好起来的。”

一乐在城里住了十天,白天的时候他总是坐在窗前,两条胳膊搁在窗台上,头搁在胳膊上,眼睛看着外面的那一条巷子。他经常看着的是巷子的墙壁,墙壁已经有几十年的岁月了,砖缝里都长出了青草,伸向他,在风里摇动着。有时候会有几个邻居的女人,站到一乐的窗下,叽叽喳喳说很多话,听到有趣的地方,一乐就会微微笑起来,他的胳膊也会跟着变换一下位置。

那时三乐已经在机械厂当工人了,他在工厂的集体宿舍里有一张床,五个人住一间屋子,三乐更愿意住在厂里,和年龄相仿的人住在一起,他觉得很快乐。知道一乐回来了,三乐每天吃过晚饭以后,就到家里来坐一会。三乐来的时候,一乐总是躺在床上,三乐就对一乐说:

“一乐,别人是越睡越胖,只有你越睡越瘦了。”

三乐回到家里的时候,一乐看上去才有些生气,他会微笑着和三乐说很多话,有几次两个人还一起出去走了走。三乐离开后,一乐又躺到了床上,或者坐在窗前,一动不动,像是瘫在了那里。

许玉兰看着一乐在家里住了一天又一天,也不说什么时候回到乡下去,就对他说:

“一乐,你什么时候回去?你在家里住了十天了。”

一乐说:“我现在没有力气,我回到乡下也没有用,我没有力气下地干活。让我在家里再住些日子吧?”

许玉兰说:“一乐,不是我要赶你回去。一乐,你想想,和你一起下乡的人里面,有好几个已经抽调上来了,已经回城了,三乐他们厂里就有四个人是从乡下回来的。你在乡下要好好干活,要讨好你们的生产队长,争取早一些日子回城来。”

许三观同意许玉兰的话,他说:

“你妈说得对,我们不是要赶你回去,你就是在家里住上一辈子,我们都不会赶你走的。现在你还是应该在乡下好好干活,你要是在家里住久了,你们生产队的人就会说你的闲话,你们的队长就不会让你抽调上来了。一乐,你回去吧,你再苦上一年、两年的,争取到一个回城的机会,以后的日子就会好过了。”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一乐摇摇头,他说:“我实在是没有力气,我回去以后也没法好好干活……”

许三观说:“力气这东西,和钱不一样,钱是越用越少,力气是越用越多。你在家里整天躺着坐着,力气当然越来越少了,你回到乡下,天天干活,天天出汗,力气就会回来了,就会越来越多……”

一乐还是摇摇头:“我已经半年没有回来过了,这半年里二乐回来过两次,我一次都没有。你们就再让我住些日子……”

“不行。”许玉兰说,“你明天就回去。”

一乐在家里住了十天,又要回到乡下去了。这一天早晨,许玉兰炸完油条回来时,也给一乐带了两根油条,她对一乐说:

“快趁热吃了,吃了你就走。”

一乐坐在窗前有气无力地看了看油条,摇摇头说:

“我不想吃,什么都不想吃,我没有胃口。”

然后他站起来,把两件带来的衣服叠好了,放进一个破旧的书包里,他背起书包对许玉兰和许三观说:

“我回去了。”

许三观说:“你把油条吃了再走。”

一乐摇摇头说:“我一点都不想吃东西。”

许玉兰说:“不吃可不行,你还要走很多路呢。”

说完,许玉兰让一乐等一会,她去煮了两个鸡蛋,又用手绢将鸡蛋包起来,放到一乐手里,对他说:

“一乐,你拿着,饿了想吃了,你就吃。”

一乐将鸡蛋捧在手里,走出门去,许三观和许玉兰走到门口看着他走去。许三观看到一乐低着头,走得很慢,很小心,他差不多是贴着墙壁往前走,他瘦得肩膀尖起来了,本来已经是小了的衣服,现在看上去显得空空荡荡,好像衣服里面没有身体。一乐走到那根电线杆时,许三观看到他抬起左手擦了擦眼睛,许三观知道他哭了。许三观对许玉兰说:

“我去送送一乐。”

许三观追上去,看到一乐真是在流眼泪,就对他说:

“我和你妈也是没有办法,我们就指望你在乡下好好干,能早一天抽调回城。”

一乐看到许三观走在了自己身边,就不再擦眼泪,他将快要滑下肩膀的书包背带往里挪了挪,他说:

“我知道。”

他们两个人一起往前走去,接下去都没有说话。许三观走得快,所以走上几步就要站住脚,等一乐跟上他了,再往前走。他们走到医院大门前时,许三观对一乐说:

“一乐,你等我一会。”

说完,许三观进了医院。一乐在医院外面站了一会,看到许三观还没有出来,他就在一堆乱砖上坐下,他抱着书包坐在那里,手里还捧着那两个鸡蛋。这时候他有点想吃东西了,就拿出来一个鸡蛋,在一块砖上轻轻敲了几下,接着剥开蛋壳,将鸡蛋放进了嘴里。他眼睛看着医院的大门,嘴里慢慢地咀嚼,他吃得很慢,当他吃完一个鸡蛋,许三观还没有出来,他就不再去看医院的大门,他把书包放在膝盖上,又把胳膊放到书包上,然后脑袋靠在胳膊上。

这么过了一会,许三观出来了,他对一乐说:

“我们走。”

他们一直往前走,走到了轮船码头。许三观让一乐在候船室里坐下,他买了船票以后,坐在一乐身边,这时离开船还有半个小时。候船室里挤满了人,大多是挑着担子的农民,他们都是天没亮就出来卖菜,或者卖别的什么,现在卖完了,他们准备回家了。他们将空筐子摞在一起,手里抱着扁担,抽着劣质的香烟,坐在那里笑眯眯地说着话。

许三观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了三十元钱,塞到一乐手里,说:

“拿着。”

一乐看到许三观给他这么多钱,吃了一惊,他说:

“爹,给我这么多钱?”

许三观说:“快收起来,藏好了。”

一乐又看了看钱,他说:“爹,我就拿十元吧。”

许三观说:“你都拿着,这是我刚才卖血挣来的,你都拿着,这里面还有二乐的,二乐离我们远,离你近,他去你那里时,你就给他十元、十五元的,你对二乐说不要乱花钱。我们离你们远,平日里也照顾不到你们,你们兄弟要互相照顾。”

一乐点点头,把钱收了起来,许三观继续说:

“这钱不要乱花,要节省着用。觉得人累了,不想吃东西了,就花这钱去买些好吃的,补补身体。还有,逢年过节的时候,买两盒烟,买一瓶酒,去送给你们的生产队长,到时候就能让你们早些日子抽调回城。知道吗?这钱不要乱花,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这时候一乐要上船了,许三观就站起来,一直把一乐送到检票口,又看着他上船,然后又对一乐喊道:

“一乐,记住我的话,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一乐回过头来,对许三观点点头,接着低下头进了船舱。许三观仍然站在检票口,直到船开走了,他才转身走出了候船室,往家里走去。

一乐回到乡下,不到一个月,二乐所在生产队的队长进城来了,这位年过五十的男子满脸都是胡子,他抽烟时喜欢将烟屁股接在另一根香烟上,他在许三观家里坐了半个小时,接了三次香烟屁股,抽了四根香烟,他将第四根烟屁股在地上揿灭后,放进口袋,站起来说要走了,他说他中午在别的地方吃饭,晚上再来许三观家吃饭。

二乐的队长走后,许玉兰就坐到门槛上抹眼泪了,她边抹着眼泪边说:

“都到月底了,家里只剩下两元钱了,两元钱怎么请人家吃饭?请人吃饭总得有鱼有肉,还要有酒有烟,两元钱只能买一斤多肉和半条鱼,我怎么办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钱我怎么请人家吃饭?这可不是别的什么人,这可是二乐的队长啊,要是这顿饭不丰盛,二乐的队长就会吃得不高兴,二乐的队长不高兴,我家二乐就要苦了,别说是抽调回城没有了指望,就是呆在生产队里也不会有好日子了。这次请的可是二乐的队长啊,请他吃了,请他喝了,还得送他一份礼物,这两元钱叫我怎么办啊?”

许玉兰哭诉着转回身来,对坐在屋里的许三观说:

“许三观,只好求你再去卖一次血了。”

许三观听完许玉兰的话,坐在那里点了点头,对她说:

“你去给我打一桶井水来,我卖血之前要喝水。”

许玉兰说:“杯子里有水,你喝杯子里的水。”

许三观说:“杯子里的水太少了,我要喝很多。”

许玉兰说:“暖瓶里也有水。”

许三观说:“暖瓶里的水烫嘴,我让你去打一桶井水来,你去就是了。”

许玉兰答应了一声,急忙站起来,到外面去打了一桶井水回来。许三观让她把那一桶井水放在桌子上,又让她去拿来一只碗。然后他一碗一碗地喝着桶里的水,喝到第五碗时,许玉兰担心出事了,她对许三观说:

“你别喝了,你再喝会出事的。”

许三观没有理睬她,又喝了两碗井水,然后他捧着自己的肚子小心翼翼地站起来,站起来以后走了两步,他又在那里站了一会,随后才走了出去。

许三观来到了医院,他见到李血头,对李血头说:

“我又来卖血了。”

这时的李血头已经有六十多岁了,他的头发全部白了,背也弓了,他坐在那里边抽烟边咳嗽,同时不停地往地上吐痰,穿着布鞋的两只脚就不停地在地上擦来擦去,要将地上的痰擦干净。李血头看了一会许三观,说道:

“你前天还来卖过血。”

许三观说:“我是一个月以前来卖过。”

李血头笑起来,他说:“你是一个月以前来过,所以我还记得,你别看我老了,我记忆很好,什么事,不管多小的事,我只要见过,只要知道,就不会忘掉。”

许三观微笑着连连点头,他说:

“你的记忆真是好,我就不行,再重要的事,睡上一觉我就会忘得干干净净。”

李血头听了这话,身体很高兴地往后靠了靠,他看着许三观说:

“你比我小很多岁,记忆还不如我。”

许三观说:“我怎么能和你比?”

李血头说:“这倒也是,我的记忆别说是比你好,就是很多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都不如我。”

许三观看到李血头咧着嘴笑得很高兴,就问他:

“你什么时候让我卖血?”

“不行。”李血头马上收起了笑容,他说,“你小子不要命了,卖一次血要休息三个月,三个月以后才可以再卖血。”

许三观听他这么说,不知所措了,他那么站了一会,对李血头说:

“我急着要用钱,我家二乐的队长……”

李血头打断他的话:“到我这里来的人,都是急着要用钱。”

许三观说:“我求你了……”

李血头又打断他的话:“你别求我,到我这里来的人,都求我。”

许三观又说:“我求你了,我家二乐的队长要来吃晚饭,可是家里只有两元钱……”

李血头挥挥手:“你别说了,你再说也没用,我不会听你说了。你两个月以后再来。”

许三观这时候哭了,他说:“两个月以后再来,我就会害了二乐,二乐就会苦一辈子了,我把二乐的生产队长得罪了,二乐以后怎么办啊?”

“二乐是谁?”李血头问。

“我儿子。”许三观回答。

“哦……”李血头点了点头。

许三观看到李血头的脸色温和了一些,就擦了擦眼泪,对他说:

这次就让我卖了,就这一次,我保证没有第二次。”

“不行。”李血头摇着头说,“我是为你好,你要是把命卖掉了,谁来负这个责任?”

许三观说:“我自己来负这个责任。”

“你负个屁。”李血头说,“你都死掉了,你死了什么事都没有了,我就跟着你倒霉了。你知道吗?这可是医疗事故,上面会来追查的……”

李血头说到这里停住了,他看到许三观的两条腿在哆嗦,他就指着许三观的腿,问他:

“你哆嗦什么?”

许三观说:“我尿急,急得不行了。”

这时候有一个人走了进来,他挑着空担子,手里提着一只母鸡,他一进屋就认出了许三观,就叫了他一声,可是许三观一下子没认出他来,他就对许三观说:

“许三观,你不认识我啦?我是根龙。”

许三观认出来了,他对根龙说:

“根龙,你的样子全变了,你怎么一下子这么老了,你的头发都白了,你才四十多岁吧?”

根龙说:“我们乡下人辛苦,所以人显得老。你的头发也白了,你的样子也变了很多,可我还是一眼认出你来了。”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许三观卖血记-余华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