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普拉斯的魔女-[日]东野奎吾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12章

“谁啊?”按了门铃后,对讲机内传来冷漠的应答声。

“我是公所的人,矢口先生,可不可以请你开门?”中冈努力用开朗的声音说道。

“公所?有什么事?我正在忙。”

“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一下子就好,麻烦你了。”

对讲机中传来咂嘴的声音,但似乎打算开门了。中冈嘴角上扬,等待门打开。因为门上有猫眼监视器。

随着打开门锁的声音,门打开了,身穿运动衣的瘦男人一脸讶异地探出脑袋,年纪大约三十岁。

“有什么事?”他皱着眉头问道。

“你是矢口直也先生吗?”

“是啊。”

中冈微微鞠了一躬,亮出了警察徽章:“谢谢你愿意开门。”

矢口脸色大变:“警察?”

“对,警局也算是公所啊。”

“我什么都没做啊。”他的神情很紧张。

“我知道,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我可以进去吗?”

“不,这个……”矢口似乎很在意屋内的情况。

“喂,你在干吗啊?”这时,屋内传来女人慵懒的声音,“你门开着很冷啊。”

“少啰唆,闭嘴。”矢口对着屋内说道。

中冈忍不住苦笑:“原来你有客人,真不巧啊。”

“对不起,可以去其他地方谈吗?”

“好啊,当然。”

十五分钟后,中冈和矢口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店面对面坐了下来。“你认识水城千佐都女士吧?她以前的花名叫伶香。”

“认识啊……”矢口的脸上露出了警戒的表情。

“听说你们认识很久了,在银座的‘红’一起工作了超过五年,下班之后也经常一起去喝酒。”

矢口慌忙摇着手。

“我们并没有特殊的关系,只是因为我们都是新潟人,所以很聊得来而已。虽然有一起去喝过酒,但并不是两个人单独去,如果和‘红’的女孩子交往,马上就会被开除。”

“是吗?太奇怪了,因为有人看到你们在假日的时候见面。”

矢口惊讶地张了张嘴,连续眨了好几次眼睛。

“只有一次而已,她叫我陪她去买东西,去选送给客人的礼物。她买了一条领带,真的,没骗你。”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 a … c om

“好吧,姑且当作是这么一回事。”

“我没骗你,伶香怎么可能看得上我这种贫困潦倒的人?”矢口嘟着嘴说。

“好吧,那我相信你。也许你们没有特殊的关系,但至少关系很不错吧?否则她怎么可能找你陪她去逛街买东西呢?听说她结婚之后,你们也经常见面。去年年底之前在‘红’上班的小姐说,是你这么告诉她的。”

“没有经常见面,而且最近完全没有见面,甚至没有联络。”

“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呃,是什么时候呢?”矢口微微偏着头,“好像是一年前,也差不多是目前的季节。”

“是你找她的吗?”

“才不是呢,她说想要和我见面,但我们只是见面而已,甚至没有吃饭。”

“是吗,当时聊了什么?”

矢口的眼神飘忽之后,小声地回答:“我不记得了。”

“伶香没有事,却找你出来干吗?结果你们没有一起吃饭吗?”矢口低头不语,中冈瞪着他继续说道,“我说矢口先生,刑警上门问你这些事,通常手上已经掌握了相当的证据。我不是说了吗?我曾经向你们店里的小姐了解过情况,你只要把告诉她的事也告诉我就好了。”

矢口抬起头:“她只是有事问我而已。”

“嗯,所以你只要把她问你的事告诉我就好。反正有足够的时间,你可以慢慢回想。要不要先喝口咖啡?咖啡都冷了。”中冈拿起了自己的咖啡杯。

矢口喝了一小口咖啡后,略带迟疑地张着嘴。

“她要我告诉她暗网的网址。”

“暗网是什么?”

“就是暗黑网站啊。”

“就是所谓的地下网站吧。”

矢口点了点头,用手背擦着嘴巴。

“以前聊到这个话题时,我曾经说过大部分网站都不可靠,但我知道一个值得信赖的网站,她记住了我说的这句话。”

“她有没有告诉你,她为什么想知道这个?”

“她说是她老公叫她打听的。”

“她老公?”

“她老公做影视方面的工作,好像打算拍一部以暗网为主题的电影,想调查一下这种网站的实际情况,所以问伶香知不知道那方面的事。”

“所以你告诉她了吗?”

“对。”矢口轻轻点了点头。

“你现在知道那个网址吗?”

矢口从口袋里拿出智能手机,操作了几下,把手机屏幕对着中冈。中冈在记事本上记下了上面的网址。

“你相信她说的话吗?真的是她老公问她的吗?”

“我觉得听起来像说谎,但我觉得不要问太多比较好,所以就没有追问。”

“你觉得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中冈问道。

矢口偏着头回答说:“这就不知道了。”

“那个网站主要委托什么工作?”

“不清楚。”矢口再度掩饰道。

矢口伸手想拿咖啡杯,中冈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扭住他的手指。矢口的脸扭曲起来:“好痛……”

“别再给我装糊涂了,你应该很了解那个网站吧?你刚才不是说,只有那个网站很可靠吗?”中冈说完,才松开他的手。

矢口摸着自己的手说:“是见不得人的工作,那个网站里的人,只要付钱,什么事都愿意做。”

“杀人吗?”

矢口舔了舔嘴唇,露出迟疑的表情:“虽然没有明确写,但也有些委托一看就知道是这种内容。”

“原来如此。”中冈喝了一口咖啡,“你知道水城义郎……她老公死了吗?”

矢口点了点头:“我听说了传闻,好像是去温泉区时死了。”

“你听到之后有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

“你可以实话实说,反正没有别人听到,不必担心,我不会告诉伶香。”

“既然这样,那就……”矢口用手指拨了拨头发,“我觉得她成功了。”

“成功了?什么意思?”

“我猜想她可以得到一大笔遗产,她原本就是为了钱而结婚的。不是啦,是她自己这样告诉大家的,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

“是吗?”中冈喝完了咖啡,“你说最近没有和她联络,没骗我吧?”

“我没骗你。”

“之后会和她联络吗?”

“不会,我想应该不会。”

“是吗?”中冈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账单,站起来之前问矢口,“为什么你能够如此断言?”

“啊?”

“那个地下网站。在许多不可靠的网站中,只有那一个可以信任,不是吗?你怎么知道?你不要说什么是听别人说的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否则会给你带来更多麻烦,你要老实回答。”

矢口的太阳穴跳动着。

“看来你曾经利用过。”

听到中冈的问题,矢口回答说:“只有一次。”

“你委托吗?还是受委托?”

“受委托。”

“什么时候的事?”

“两年前,因为我临时需要钱……”

“你干了什么?杀人吗?”

“怎么可能?”矢口瞪大了眼睛,“是搬运行李,开车把在葛西的行李运到名古屋,名古屋有人接应,只要把东西交给那个人,就可以领到钱。”

“什么行李?”

“两个纸箱。”

“里面是什么?”

“我没看,因为对方交代绝对不可以看。”

“纸箱有多大?重量呢?”

“差不多这么大。”矢口双手张开一米左右,“分量很重,一个可能超过二十公斤。”

“你拿到多少钱?”

“十万。”

中冈猜想纸箱里装的应该是被截成一段一段的尸体,而且应该是谋杀的尸体。只要让在地下网站雇用的好几个人分别遗弃尸体,即使尸体被人发现,警察也很难通过遗弃途径查到凶手。

“在东京和名古屋之间跑一趟就有十万吗?挺好赚的嘛,但这种行为违反了货物汽车运送事业法。”

“对不起。”矢口缩起了身体。

“别担心,忘了今天和我见面的事,我也会忘了这件事。”中冈站了起来,拍了拍矢口的肩膀说,“没问题吧?”

“是,当然,是,谢谢。”

矢口缩起脖子点着头,中冈走向了收银台。

走出咖啡店,他一边走,一边回想着刚才的对话。矢口的违法行为背后可能隐藏着杀人命案,但要追踪两年前运送的纸箱恐怕很困难,更何况这是在其他分局的辖区内发生的事,和中冈没有关系。

问题在于水城千佐都,她想要知道地下网站的网址到底有什么目的?

正当他在想这些事时,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一看到来电显示,他立刻撇着嘴接起了电话:“喂?”

“你又混哪里去了?”电话中传来成田股长不悦的声音。

“我在追查赤熊温泉事件的线索。”

他在秘密侦查水城千佐都之前,曾经征求过成田的同意。

“你还在查那起案子吗?”

“我才刚开始查没多久啊。”

“大学的教授不是对你说,没有谋杀的可能吗?我劝你别耗费太多时间。”

“我有做好其他工作啊。”

“这样很好,但又有新工作了。有人在六本木的KTV打架,被打伤的人伤势严重,打人的家伙逃走了。目前人手不够,你去支援一下。”

“知道了。”

问了详细位置后,中冈挂了电话,刚好有一辆出租车驶来,中冈举起了手。

在前往现场的途中,中冈的意识仍然围绕着赤熊温泉的事,他越调查,越发现那不像是一起单纯的意外。

死亡的水城义郎老家是千叶的望族,父亲经营多项不同的事业,其中一项是广告业,水城在大学毕业后,曾经进入那家公司工作。他在公司制作广告,之后正式参与影像制作,在三十岁时自立门户,曾经制作了多部电影,其中有好几部电影的票房收入在排行榜上名列前茅。水城也亲自企划了不少故事和角色,在周边商品和书籍的著作权方面的收入也很丰厚。虽然不知道详细的数字,但他的资产不会低于五亿日元。

正如水城三善在信中所写,他曾经结过两次婚,两次都不到一年就和太太离了婚。他没有小孩,在两年前第三次结婚之前,都独自住在大豪宅内。

虽然他无法建立幸福的家庭,但在电影界获得了崇高的地位。

他具备真材实料的慧眼,但也是十足的生意人——这是认识水城义郎的人共同的意见。

对于有才华的人,即使是默默无闻的年轻导演,他也会积极起用。而即使是已经有成就,也很有名的导演,只要他认为缺乏新鲜感,就会毫不犹豫地拒绝继续合作,也因此和不少人交恶,但水城完全不在意这种事。

他在题材方面也毫不妥协,对追逐流行的作品不屑一顾,更别说是重拍的电影,只要有人提出这种企划,就会激怒他。

不知道是否因为这种个性带来的负面影响,这十年来,他都没拍什么大片子,但中冈从几个电影人口中打听到令人在意的消息。

水城最近不时说“要拍一部让世人叹为观止的电影”,虽然没有人知道具体内容,但有一名导演说:“他不是那种会因为面子或是夸张而说这种话的人,既然他这么说,一定已经有了特别的企划。”

水城虽然是这种人,但似乎被千佐都冲昏了头脑,他向周围人发下豪语,无论如何都要把她弄到手,他也真的做到了,但他似乎知道并没有得到她的爱,曾经用“她看上了我的财产,我用钱买到了千佐都这个女人”这番话来评论自己的婚姻。这些情况和水城三善信中所写的完全相符。

水城千佐都是新潟县人,高中毕业后来到东京,一开始在六本木的酒店上班,但很快就转去银座。“红”是她在银座的第二家店,在店里的花名叫“伶香”。

关于换去银座的理由,千佐都曾经对交情不错的小姐说:“因为我想认识有钱的老头儿。”六本木的客人也有不少有钱人,但年纪都很轻,所以并不符合她的要求。

“如果对方太年轻,当他变成老头子时,我也变成老太婆了,老人照顾老人太辛苦了。既然同样都要照顾老人,不如趁自己年轻的时候照顾。当对方死了之后,自己的年纪还可以充分享受人生,而且可以用继承的遗产无忧无虑地过日子,难道不觉得这样很棒吗?”

“听到她这么说,我觉得很有道理。”中冈找到的那位酒店小姐这么说。

虽然搞不懂千佐都为什么会建立如此极端的人生计划,但听说她遇到单身有钱的年老客人,就会积极展开攻势。只不过她并不会露骨地卖弄风骚,而是不经意地关心和体贴对方,而且会让对方明确地感受到。

在经历过几个客人之后,最后遇到了水城义郎。水城第一次来店里就对千佐都一见钟情,之后经常去店里捧场。千佐都也掌握了他的财产情况,认为他是理想的对象。

他们认识了几个月后结了婚,让周围人跌破了眼镜,但千佐都始终如一的态度也让“红”的大部分员工感到叹为观止。

这种事并不稀奇,年轻女子因为金钱而嫁给年长男人的事时有所闻,年迈的丈夫比妻子早死的可能性很高,即使是为了金钱而结婚,对年轻妻子来说,只要等到那一天,就可以继承所有遗产,而杀人所冒的风险太大了。

但在水城千佐都的案例中,有一个无法忽略的事实。那就是如水城三善所说,在案发的三个月前,水城义郎曾经买了好几个保险。某家保险公司的保险员说:“水城先生起初不怎么愿意,但最后觉得自己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让年轻的太太吃苦就太可怜了,所以最后才签了约。”

保险金总额超过三亿,虽然是高额保险,但目前所有的保险公司都没有对事故起疑心。

虽然越调查越觉得可疑,但同时又觉得怎么可能做得如此明目张胆,那简直就像是故意引起别人的怀疑似的。

中冈去了赤熊温泉,当地的警察几乎已经认定是意外,县政府环境保全课的矶部也在为防止意外再度发生伤透脑筋。

但是,水城夫妇投宿旅馆的老板娘提供了重要线索。

水城夫妇这次前往温泉旅行是妻子千佐都提出的,水城义郎甚至根本不知道赤熊温泉这个地方。

中冈努力寻找谋杀的可能性,但即使他这个外行人,也知道无法预测火山气体的浓度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变得特别高,于是想到了人为制造硫化氢气体的方法。虽然被泰鹏大学的青江彻底否定,但他至今仍然没有放弃。

他无法忘记在调布的老人公寓遇见水城千佐都的事。

请你彻底调查,直到满意为止——千佐都带着满脸自信的笑容这么对他说。

中冈确信,那并不是无辜者的表情。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拉普拉斯的魔女-[日]东野奎吾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