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难明-紫金陈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二十章

江阳和吴爱可坐在餐厅的包厢里焦急等待着,房门半开,他们时不时透出去看。

“黑,实在太黑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讹了你整整八百块!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吴爱可足足在那里抱怨了半个小时,不断计算着八百块需要江阳上几天班,八百块能买几件衣服,能在外吃多少顿,而陈明章简简单单的举手之劳,就敢要价八百块。

末了,她只好把抱怨转到了江阳头上,说他这个男人就是不会讨价还价,如果是她,一定还到三百块,不能再多了,如果陈明章犹豫,她扭头就走,对方一定会叫住她说再加一百块吧,她坚决说一分都不能加了,继续摆出扭头随时要走的架势,最后对方肯定愿意三百块成交。

想到早上江阳就这么轻松答应下来,她就一阵火大。

换任何人都会火大,就像预期中一次开开心心的大保健,结果变成了仙人跳,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江阳虽然为八百块肉痛,但心中也是一阵得意。想着吴爱可这回可明白他爱得深沉了,要知道,这八百块纯粹是为了吴爱可才掏的,侯贵平虽是同学,可彼此不熟,他们的交情值不了八百块。

他笑着说:“既然已经答应他了,只能我下个月省着点了。早上看他的样子,侯贵平的案子八成确实另有隐情,我还怕他反悔不来了。”

“他敢!”吴爱可怒道,“你钱不是还没给他吗?瞧这种人的样子,贪财不要命,他肯定舍不得八百块。哼,居然有警察敢向检察官索贿,简直不要命。你记着,待会儿一定要他开张收据,等案子查清后,你再把他带回检察院审他,说他索贿,要他连本带利还钱。”

江阳撇嘴无奈道:“他不是警察,他是技术岗,不是职权岗,我们这算私事,不是索贿。”

正说话间,陈明章推门而入,反客为主地拉过凳子一把坐下,笑眯眯地瞧着他们:“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很漂亮。怎么样,钱准备好了吗?”他没有过多废话,开场直接谈钱,伸出手,好像正在做一场毒品交易。

吴爱可忍不住问:“这对你来说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八百块太贵了,三百块!”

陈明章笑着望向江阳:“这个价格是我和你男朋友谈妥的,他同意的,对吧?”

江阳不说话表示默认。

“可是太贵了!”

陈明章摊开双手,表示无奈:“小姑娘,人要讲诚信,而且男人要一诺千金,你男朋友既然已经答应下来这个价格,你作为女朋友应该支持,要不然,别人就不知道你们家当家的,是男的说话管用呢,还是女的说了算。”

这话呛得吴爱可闭了嘴,只能更加生气地瞪着他。

他丝毫不以为然,从江阳手中很是心安理得地把八百块现金收入囊中,还拍了拍口袋,显示很满意,笑着表示,既然生意成交,那么今天这顿饭他请了,结果他却只点了三碗面条,惹得吴爱可心中大骂这也太抠了吧。

江阳不关心吃什么,只想早点知道结果,着急问:“陈法医,你查的事……”

“放心,以诚待人是我的原则!”他笑眯眯地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江阳刚准备接过,他又把文件往后一抽,按在桌上,郑重地说,“我提醒你一下,你走之后,我了解到了侯贵平案子的后续情况。虽说侯贵平是你朋友,但其实这案子跟你并没多大关系,你如果执意要看这份尸检报告,恐怕会给你带来一点麻烦。现在你放弃,我会把钱还你。当然——这顿的面条钱你们出。”

吴爱可心中大叫,这么严肃的话题,为什么还要提面条!

江阳犹豫不决,回头看了眼吴爱可坚决要把案子管到底的表情,丝毫没有妥协余地,只好硬着头皮说:“我不怕麻烦,你给我吧。”

“嗯……那当然没问题,不介意的话,容我再问你几个问题?”

“你说。”

“对侯贵平的案子,你了解多少?”

“我还没见到结案报告,我知道的就是当年平康公安局向学校通报的这些。”

“他们跟学校是怎么通报的?”

江阳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侯贵平在平康支教期间,性侵留守女童,强奸妇女,最后在民警抓捕过程中逃脱,走投无路之下跳湖自杀。”

陈明章眼角微微跳动了下:“他们是这样通报的?”

江阳点点头。

陈明章抿了抿嘴唇:“你去我们单位档案室要过结案材料了吧?”

-落-霞-小-说w ww ^ lU oX i a^ c o m.

“对。”

“为什么没拿到?”

“档案室说要刑侦大队长李建国的签字。”

陈明章皱眉道:“李建国不肯签?”

“他说这件事归档案室管。”

陈明章点点头,脸上露出了思索的表情,过了一阵子,他重新抬头,微微笑着问:“如果你发现侯贵平不是淹死的,你接下去要怎么做?”

“侯贵平真的不是淹死的?”江阳和吴爱可同时坐直了身子。

陈明章目光毫不回避地迎着,慢慢点头:“没错,我从来没说过侯贵平是淹死的。”

“可是据说当初的尸检报告写着是溺亡。”

陈明章不屑道:“那份尸检报告的结论一定不是我写的。”

“可我听说平康所有刑事命案的尸检报告都出自你手?”

“很简单,有人篡改了我的结论呗。”

听到这话,江阳和吴爱可都知道事情比预想的还严重,陷入了沉默。

陈明章笑了笑,看着他们俩:“现在你们还想买侯贵平的真正尸检报告吗?”

江阳更加动摇了,他知道这件事大概会牵涉很大。伪造尸检报告,那是严重的职务犯罪,该不该继续深入调查下去?他一个年轻检察官,并没有多少经验,更谈不上人际关系网,目前在吴检的提拔下当上科长,如果平平稳稳走下去,相信未来会很顺利。但如果牵扯进地方上的一些复杂事情里,不管结果如何,恐怕都得不到任何好处。

陈明章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没有说话,表现出很大的耐心。

这时,吴爱可果断地开口:“我们买,这件事情我们查定了!”

“这得看你男朋友的意见。”

江阳咬着嘴唇不作声。

吴爱可瞪眼道:“江阳!”

江阳马上抬起头,道:“我买,案子有隐情,我作为侦查监督科的检察官,我要查下去。”

吴爱可瞬间用欣赏的眼神望着他。

“行吧,那我就把尸检报告交给你吧。”陈明章笑了笑,把材料交了过去,接着缓缓说,“我这儿的结论很明确,侯贵平不是溺亡,而是死于谋杀。在他落水前,他已经死了或者正处于濒死状态。因为他胃里积液只有不到150毫升,溺死的人可远远不止这些了。他身上有多处外伤,但都不是致命的,直接的致死原因是窒息,他脖子没有勒痕,嘴唇破损,大概是被人强行用布之类的东西闷死的。他体型高大,要把他闷死,一个人是不够的,凶手至少两人。这些是我的结论。”

陈明章三天两头跟尸体打交道,描述起死人来,仿佛说着鸡鸭牛羊的动物一般,吴爱可听得心中一阵发怵,脑海中不禁刻画起侯贵平尸体的模样。

陈明章笑称:“我这份尸检报告的结论是经得住检验的。不是我吹牛,我在这方面的职业技能很出色,我是法医学博士,我老家在这儿,照顾爸妈需要,才来平康这小地方上班。我的水平不输于大城市公安局的法医。所以你们对我这份尸检报告的准确性,大可以放心。”

过了会儿,陈明章调侃般瞧着江阳,又说:“现在你拿到这份报告了,也知道公安局里的那份案卷材料有问题,我很好奇,你真的打算为一个死去的人翻案吗?”

江阳看了吴爱可一眼,马上把心头的犹豫打消回去,稳住正义凛然的检察官形象:“我要为侯贵平翻案!”

“恕我直言,你和这同学关系很要好吗?”

“一般般,普通同学关系。”

“那我建议你还是算了吧,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翻案,从来都不容易,要得罪人的。你还年轻,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冒险,这案子,比你想象得复杂,翻案,嗯……你级别不够。”

吴爱可不服气:“他是科长。”

“科长?”陈明章不屑笑了笑,“一个县级机关的科长,也就副科级吧?而且还是个很年轻的科长。李建国和你级别一样,你还是他的监督部门,你连他都摆不平,还能怎么翻案?”

吴爱可听到江阳被他说得一文不值,不由恼怒道:“照你说翻案要多大级别?”

陈明章指着江阳:“等他当上检察长还差不多。”

吴爱可笑称:“我爸就是平康县检察长,正职,一把手。”

“呃……这样啊。”陈明章重新打量起他们俩,“难怪。我想这事即便你知道没那么简单,小地方事情处理起来特别复杂,更别提翻案,一个刚工作的检察官就敢出头,果然是靠吃软——咳咳,”他强行把“饭”字吞了回去,“有大靠山啊。”

江阳看了一遍尸检报告,把材料放到一边,不解问:“你为什么会有这份最原始的尸检报告,你们的报告不都是并到结案报告里一起放档案室了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陈明章不由笑了起来,欣赏地看着江阳,冲吴爱可道,“小姑娘,光情绪用事是没用的,你男朋友比你聪明多了。”

吴爱可嘴里哼了声,但听到他这么夸江阳,脸上不禁得意。

陈明章继续道:“事情是这样的,当初大队长李建国带人送来了侯贵平的尸体,我还没得出结论呢,他就四处告诉其他警察,说结论是侯贵平畏罪自杀淹死。后来我找到他,说出了我的结论,侯贵平不是淹死的,是死于谋杀,还没等我说完,他就跟我说,一定是自杀淹死的,不会有第二种可能,让我就按这个结论写。我不同意,因为这明显违背我的职业道德嘛,万一将来翻案,说尸检报告有问题,岂不变成我的责任?他一直劝我,说他们刑警有破案考核压力,如果侯贵平不是死于自杀,他们不好交代。我很怀疑他说法的真实性,还没展开调查呢,怎么就知道案子破不了?所以我最终依旧不同意,于是他让我只要写好尸检过程就行了,后面的结论他来写,所有责任他来承担。没有办法,他是刑侦大队长,这块他说了算,我只能做好我的本职工作。所以如果档案室里的卷宗里,尸检报告的结论写着侯贵平溺亡,那一定是李建国写的。”

江阳不解问:“那么你手里的这份尸检报告原件?”

陈明章笑眯眯回答道:“既然尸检报告结论他来代笔,若将来翻案,变成我和他共同伪造尸检报告,岂不是很倒霉?所以呢,我自己重新写了一份尸检报告,签下名字,盖好章,一直保留着,作为我完全清白的证据。”

江阳思索着,他理解陈明章故意留一手的做法,一个法医的权限是有限的,他只能保证自己的工作没风险,管不了刑警队长最后会把案子如何处理。

过了会儿,他又问:“关于侯贵平性侵留守女童和强奸妇女的事,你知道多少?”

陈明章皱眉道:“性侵女童这件事上,侯贵平有没有做过,不好说。可能有,也可能没有。”江阳不解地看着他。

陈明章露出回忆的神情:“侯贵平尸体发现前一天,刑警送来了一条小女孩的内裤,上面有精斑。侯贵平尸体找到后,我从他身上提取精斑,比对后,两者确实是一样的。”

江阳和吴爱可都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心中都在呼喊,怎么可能,难道侯贵平真的性侵了女童?

陈明章又道:“但是光凭一条内裤上的精斑是不能下结论侯贵平性侵女童的。那名死去的女童也是我做的尸检,我从她阴·道里提取到了精斑,不过从来没和侯贵平的精斑比对过。”

“为什么?”

陈明章脸上表情复杂:“因为在侯贵平死前几天,法医实验室有人进来过,丢失了一些物品,包括女童体内提取的精斑也不见了。”

江阳吃惊道:“小偷怎么会跑到公安局的法医实验室偷东西?”

陈明章笑了笑:“是不是小偷干的,没有证据,我们就不要下结论了。”他吐了口气,道,“女童内裤精斑确实是侯贵平的,但体内精斑没有比对过,所以我说侯贵平是否性侵了女童,结论是不知道。不过嘛,他强奸妇女有可能是真的。”

江阳和吴爱可张大了嘴巴。

“那名妇女被强奸的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了妙高乡,提取了她阴·道里的黏液,上面有精斑,后来侯贵平尸体找到后,经过比对,这确实是他的,他与那名妇女发生过体内射精行为,这是不可能伪造的。”

江阳听到这话,半晌默默无言,这个结论彻底打破了侯贵平在他心中的形象。李静是站在侯贵平女朋友的角度看问题,自然深信不疑侯贵平绝对不会做出那些事,但是证据上,侯贵平确实这么做了啊。

替一名强奸犯翻案,值得吗?

陈明章似乎看出他心里的想法,笑道:“是不是在考虑,该不该为一个强奸犯翻案?”

江阳默认。

“其实侯贵平也未必是强奸犯吧,我的结论只能证明侯贵平与那名妇女发生过性关系,是不是自愿的谁知道呢。”

即使自愿的又怎么样呢?背着女朋友,在支教期间与其他妇女发生性关系,在江阳看来,同样是件很龌龊的事,侯贵平的人品该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陈明章站起身,道:“后面怎么办,都看你个人的决定。”

江阳表情沉重地点点头,说了句:“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

陈法医拍拍装了钱的胸口,道:“助人为乐嘛。”

江阳看着他问:“你跟我说了这么多内情,你就不担心……不担心给你带来麻烦吗?”

陈法医不屑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首先,法医在单位里是技术岗,相对独立的部门,领导顶多看我不顺眼,不能把我怎么样。其次呢,就算有人因为我多管闲事想办法调走我,那也无所谓咯,法医工资本就这么低,要不然我也不会私下接活,不光这次跟你,我还有很多赚钱门道,医学、物鉴学、微观测量学,这些我都很精通的。不干法医,还有很多单位排队请我呢,现在无非是有点职业理想罢了。”

他豁达地笑起来,也感染了另两人,走出了刚刚一席话带来的无形阴霾,跟着笑出了声。

这时,江阳突然想起一件事,连忙问:“对了,你说除了侯贵平的事外,你还要告诉我一条——”

“一条绝对物超所值的重磅消息。”陈法医没忘记这事,他咳嗽两声,带着仿佛蒙娜丽莎一般神秘的微笑着看他们,“我刚说我有很多赚钱的门道,其中一样是炒股。中国股市自从2001年见顶后,已经跌了两年多了,你们现在如果有钱,可以多买一些贵州茅台这只股票,拿上个五年十年,你们会发财的。”

两人刚刚鼓得像气球般满怀期待的脸顿时泄了气:“这就是你说的重磅消息啊?”

“对啊,你们如果不信,十年后一定后悔没听我的。来,服务员,埋单。什么!餐具也要一块一份,赚钱要不要这么拼命啊?”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长夜难明-紫金陈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