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难明-紫金陈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四十六章

“平康白雪朱伟也和江阳一样,多次受过处分?”严良看着眼前的这份个人资料,心思转动着。

“准确地说,他本该和江阳一样坐牢,不过有人保他,低调处理了。”赵铁民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瞅着资料,“他当刑警期间,多次刑讯逼供,居然还持枪威胁嫌疑人作伪证,在嫌疑人裆下直接开枪,这种性质骇人听闻。他居然最后没坐牢,只是被撤职,强制到警察学校进修三年,最后又恢复职务。呵,平康的法治管理,真是一出笑话。”

“你们找到朱伟了?”

“还没联系上,去年6月份开始,他就以身体原因突然向单位申请停薪留职,一直请假,据说经常来杭市,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电话也关机了,家里人只知道他最近在杭市,谁也不知道他在哪儿,不过联系上他是迟早的事。”

“去年6月开始突然请假?到张超案发时,已经请了大半年。”严良转过身,左右踱步,过了很久,他突然开口,“请了这么久假,又一直驻留杭市,江阳也一直在杭市,他到现在依然不现身,嗯……要尽快找到他,他很可能也是这案子的关键人员。”

赵铁民点头表示认同,他躺进沙发里,仰起头,脸上带着神秘微笑:“再告诉你一个更有趣的消息,我们查到江阳前妻账户时,意外发现江阳死后第三天,汇进一笔五十万的款项,汇款人是张超的太太。这位张太太名叫李静,不但是张超曾经的学生,江阳的同学,我们在向他们其他同学了解情况时还得知,李静当年曾是侯贵平的女朋友。”

严良蓦然想起那次见到这位张太太时,她看到侯贵平的名字,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他是张超的学生,江阳的同学,压根儿没提到更多信息,说话时的语气也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严良皱眉问:“她从来没有透露过她和侯贵平的关系吗?”

赵铁民摊开手:“我们刚得知这条信息,据说她和侯贵平当年感情非常深厚。我想尽管侯贵平已经死了十多年,不过作为当年准备毕业就结婚的两个人,一点怀念都没有,甚至只字不提,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需要找她谈一谈。”九州海上牧云记小说

赵铁民揶揄坏笑:“没问题,我已经约了她明天来单位,到时,这位丈夫入狱、独守空闺的美少妇的时间,就全部交给严老师了。”

李静缓缓推开门,挪动优雅的身躯,走入办公室。佣兵天下小说

她看到严良,微笑着点头打了声招呼,款款落座。

严良简单地自我介绍完毕,不敢与她对视过久,他觉得大多数男人与她相处,都会忍不住被她那种熟得恰到好处的魅力所吸引。

他只好低着头赶快切入正题:“你曾经是侯贵平的女朋友?”

“对。”没想到她很直截了当地承认了。

“你和他感情怎么样?”

“很好,好到约定了等他支教结束就结婚。”她淡定且从容。

严良抬起头望着她:“可是上一回见面,你并没有向我们透露这点,甚至……看到侯贵平的名字,你好像……好像……”

“好像漠不关心吧?”没想到李静直接地把他的话接了下去。

“嗯对,就是这个意思。”

落·霞+小·说 w ww - l uox i a - c oM-

“很正常啊,”她轻巧地表述,“侯贵平的事过去十多年了,他的事和我丈夫现在的处境有什么关系?我只关心我丈夫,为什么要提和侯贵平的关系呢?何况,你们有问我吗?”

这个理由冠冕堂皇到所有人都没法反驳。

严良抿抿嘴,换了个话题:“关于侯贵平当初的案子,你知道多少?”

“侯贵平是被人谋杀再被栽赃冤枉的。”

“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当初就是我告诉江阳,他才去重新立案调查的。”

严良思路更通畅了,马上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一开始公安局来学校通报案情,张超作为班主任,看过材料,他当时就发现了尸检报告的鉴定内容和结论不符,告诉了我。我知道侯贵平一直在举报学生遭性侵的事,联系到他的死,他当然是被人谋杀再被栽赃的。”

“是张超第一个发现侯贵平死亡的疑点?”严良感觉即将触摸到案件的核心,“他当时为什么没有举报?”

“他说地方上已经定性了这案子,以当时的司法环境,翻案是很困难的。”

严良微微恼怒道:“即便再困难也该试一试吧,他教的就是法律,死的可是他学生!”

“可是他没有做呀。”李静微微笑着,带着轻蔑,“后来毕业后,江阳当了平康的检察官,我一直希望侯贵平的案子能得到平反,于是找了他。谁知我当初的一个举动,却让他在这个案子上追查了整整十年,还害得他坐了牢,唉,是我对不起他。”

严良目光一动,忙问:“害他坐牢,是什么意思?”

“你们找江阳的好朋友朱伟问吧,他知道的比我多多了。他外号平康白雪,被誉为当地正义的化身。这十年我并没有参与什么,具体的情况我不了解,说了也不准确,相信朱伟能详细地告诉你们整个故事。”

又是朱伟!

果然,朱伟是整件事的关键。

严良更加深了这个判断。

片刻后,他又问:“江阳死后第三天,你给他前妻汇了一笔五十万的款项,对吗?”

李静丝毫没有惊讶,大大方方地承认:“没错。”

“你为什么要给她钱?”

李静没有多想就说:“我丈夫涉嫌杀害江阳入狱,我给江阳前妻五十万,是让她把江阳的品性描述得坏点,被害人越坏,我丈夫越能得到各界的同情,才能轻判。我当时并不知道江阳不是我丈夫杀害的。”

严良笑了起来:“于是江阳前妻果然把他描述成一个受贿、赌博、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的家伙,还说当年正是这个原因才离婚,江阳也由此被捕入狱。”

“没错。”

“那么你觉得江阳真的是这样一个人吗?”

“当然不是了。”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目光飘向远处,透着回忆:“他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和上面的任何一条都搭不上边,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他,我会给他——赤子之心!”

“好一个赤子之心。”严良的目光变得锐利,“可是你汇给他前妻五十万,让她把一个赤子之心的人形容成一个劣迹斑斑的社会败类,这是涉嫌唆使他人制造伪证,是违法犯罪行为!”

李静发出悦耳的清铃般的笑声,像是在嘲讽:“我让她说的话,都是法院对江阳判决的原话,如果我涉嫌制造伪证,那么你们先去纠正官方定论吧。”

她以仿佛胜利者的姿态对视着。

严良望了一会儿,缓缓笑起来,低声道:“你真是个厉害的女人,这番说辞已经准备了很久,就等着今天了吧?”

李静微微侧过头,没有应答。

“只不过……只不过你存在一个小小细节上的疏忽。”严良突然放低了声音。

李静转过头看着他。

“得知你在江阳死后第三天汇给他前妻五十万后,去查了你的通话记录,发现你在汇完钱后和她打过电话,当然,你为什么知道他前妻手机号码可以有很多种解释,我无意针对这点。可是在这之前的几个月里,你从未和他前妻通过电话,那么你是怎么知道江阳前妻的银行卡账户的呢?”

李静两弯细眉突然簇到了一块儿,紧张地说:“我……我在江阳住所找到了一张纸,上面记着他前妻的账户号……江阳住的房子是我们家的,所以……所以我——”

严良打断她:“案发后这几天,房子一直被警察封锁,你进不去。此外,就算你找到账户号,五十万这笔钱不小,你至少会先打电话和对方确认一下账户,再汇款。”

“我……我……”

严良把手一摆:“不用担心,这个细节相信除我之外,其他人不会注意到。对这起案子的整个经过,我已经清楚了大半,只不过还有一些细节需要核实。你放心,我不是警察,我是大学老师,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查出真相——不管这个真相多么残酷。接下来,按照你们的计划,我们应该去找朱伟谈一谈,对吗?”

李静愣了很久,最后干张嘴没发出声音,只是顺从地点了一下头。

严良微微一笑:“麻烦你通知朱伟,他可以现身了。”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长夜难明-紫金陈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