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难明-紫金陈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五十九章

“有点信心好吗?名单上一共四个女孩,翁美香死了,我们这不才问了一个,还有两个嘛。”朱伟搭着江阳的肩膀走着。

“昨天那个从头到尾不承认小时候被岳军带走过,说得很肯定,不像说谎,该不会侯贵平的名单搞错了吧?”

“谁知道呢,吴主任不也说了嘛,侯贵平告诉他,名单是他私下从学生口中探出来的,不一定准确,但肯定有受害人在其中。看,第二个到了,但愿好运气吧。”

“是这里?你没搞错?”

“这可是我费了很大功夫,从名单里这个王雪梅的老乡那里重重打听才问到的。走吧,速战速决,晚上老陈摆了一桌酒欢迎我们到杭市莅临视察,哈哈!”

朱伟拉着他要往里走,江阳却停在了原地,抬头望着门上色彩斑斓的招牌“美人鱼丝足”,滚动的LED屏幕上滑过一行字:“丝足、油压、按摩、休闲”。

江阳转头郑重地看着他:“你肯定是这里?”

“当然了,11号,很好记,吃住都在店里,人准在里面。”朱伟一把将他拉了进去。

店里分上下两层,他们进门后,一名穿着粉红色超短制服的丰腴女人马上站起身,热情招呼:“两位是吗?请先上楼。”

女人离开前台,引导他们上楼,江阳没动,微红着脸问:“麻烦叫一下王雪梅,我们……我们要找她到外面聊下。”

女人马上皱起了眉:“这你们得私下和她商量,我们不能出店门的。”心理罪小说

“我们——我们是想——”

朱伟连忙打断:“没关系没关系,先上楼,点个钟,11号。”鹿鼎记小说

江阳回头惊讶地望着朱伟,画外音是,你好懂哦。

“你们两位,11号,还要哪个,我可以吗?”

落。霞。小。说。

朱伟连忙推脱:“我还有事,把我这位朋友照顾好,啊,一定要好好照顾啊,等下我来埋单。”

他把还在惊讶中的江阳硬生生推上楼,幸灾乐祸地逃到门外。

完全懵了的江阳被带到了一间七八个平方、灯光幽暗的房间,女人指着角落的淋浴房,让他先洗一下,11号很快到。

江阳局促地站在原地,什么也没动,就这么打量着四周,过了一会儿,一位同样制服打扮的年轻女子推门而入,五官长得不算漂亮,但也还清秀。

“第一次来吗?”女孩温柔地问,“您先洗一下,要做什么项目?”

“什么——什么项目?”江阳很紧张。

女孩妩媚一笑:“粉推228,胸推328,丝足全套598,全裸789。”

江阳咽了下口水,连忙端正身体,支吾着说:“我——我不是,我这些不要,我是想——”

女孩打断他:“我们这里没有一条龙服务的,现在都只有半条龙,你放心吧,一定会让你很开心的。”

说着,女孩走上前,就要拉开江阳的拉链。

江阳连忙向后退步,脱口而出:“你还记得侯贵平吗?”

女孩动作停滞住,过了几秒,突然严肃地看着他:“你是谁?”

“我……我是侯贵平以前的同学。”

“你想干什么?”

“你……你小时候有没有被小板凳岳军——”

“住口!”女孩厉声喝道,“我不做你的生意了,你找其他人吧。”

她马上要转身而出。

江阳连忙叫住她:“侯贵平是你的老师,当年死得太冤枉了吧,死后还被说成奸污翁美香的凶手,你知道吗?”

女孩身体固定住几秒,随后转过身,很生气地瞪着他:“这关我什么事,这都哪年哪月的事了,你为什么现在跑过来问这个?”

“我……我希望当年的受害者能够站出来,你当年是班长,侯贵平对学生是很好的,你能不能——”

女孩眼中泛红,伸手指着他的鼻子,哽咽道:“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为什么现在要问起来,你到底是谁啊?”

“我……我过去是检察官,查过这个案子。”

“那你过去为什么不把人抓了呢,现在为什么又要来找我?你看到我现在这样了,我为什么是现在这样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对不起,我——”

“你走吧,你走啊!你觉得我会愿意提起吗?不管谁死了,谁活着,关我什么事呢?我绝对不会提这件事了!我只想忘掉,我不知道谁是小板凳,我谁都不知道,不管你想找我干什么,我都只有一句话,不可能,别找我,我要过我的生活。你走啊!”

女孩就这样一动不动地指着江阳。

江阳和她对视了几秒后,默不作声地走过她身旁,打开门,慢慢走了出去。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长夜难明-紫金陈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