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心龙爪手-wtw1974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915章 孙馨影泪流双腮
        玩了一会儿,他们变换了的姿势。他让何秀娜躺到了斜置着的垫板,双手紧擒住上边的把手,然后捉住她两只白净的小腿高高举起,再将粗硬的东西自上而下地猛然咂落。何秀娜慌忙伸手过来扶着他乌亮的东西,将抵在她的微启着的花瓣。他稍加用力,硬梆梆的东西已经整根陷没入她的里面。

        林天龙耸动继续让那东西在她光滑迷人的那地方一进一出地磨荡着,何秀娜的花瓣也一开一合地吮吸着他的那东西。过了一阵子,何秀娜的那地方又分泌出许多来,使得他们的更加润滑畅顺。

        林天龙笑着说:“秀娜姐,这么多汁多味的看来你老公昨晚也没弄啊。”

        何秀娜也浪笑地说道:“这阵子跟他总不来劲,不像跟你,有一天我可要把你吃到肚子里去的,看你怕不怕!”

        他也笑道:“我才不怕哩!虽然我们不是夫妻,可你知道咱们关系,只要你喜欢,我随时都会给你的。”

        何秀娜没答话,身子也没法动弹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由于激动能见到她喉咙一阵骨碌骨碌的滑动,他立即报予她一阵急促地。把何秀娜弄得满脸绯红,一条腰无所依托般摇来摆去,接着便颤声地说道:“你好有能耐哟!把我玩得美妙死了!”

        林天龙暂停,仍将粗硬的东西紧抵在她的那里面,然后放下她的一双粉腿伏紧搂着她。何秀娜一个身子在他的臂弯里,嫩白的贴着他多毛的胸口,小腿缠着他的腰际。他把手伸到何秀娜那被他硕大的东西充塞得饱满的花瓣拨弄着,说道:“这地方总是使我痴迷。”

        何秀娜道:“真的,不过说好了,可不能见异思迁。”

        他说道:“有你这漂亮的妙人儿我就足够了!”

        “我可听说明玉轩这儿的女人风媚骨。”何秀娜说。

        林天龙的声音是低沉的,倒是何秀娜的嗓门特别的高,似乎有意无意之间不免将这些话吹到走廊上来,孙馨影气得浑身乱颤,把手里的文件夹抵住了下颔,下颔抖得仿佛要脱落下来。

        这时林天龙又把硬梆梆的东西在何秀娜滋润的里面里左冲右突,何秀娜脸也作色嘴里叽哼呻吟,他的那东西更加猛烈地冲撞着,何秀娜也掀起着努力凑迎不止,一会,上面的他抽筋般地哆嗦不止,一个身体如病了一样瘫倒下去,两个人同时达到了。

        孙馨影努力地按捺着自己,迸得全身和筋骨与牙根都酸楚。蓦地明白何秀娜这个人多么歹毒的,何秀娜有意当着她跟林天龙做出亲狎的事情,无非只想让她清楚他们亲密的关系。她知道此时自己的脸上一定苍白如霜,不禁握紧着拳头,又把两只手使劲一撤,便向走廊的另一头跑去,跑了才没两步,又站住了,身子向前怄偻着,捧着脸悄悄地抹掉滑落来的泪珠。

        今天一大早就让何秀娜摆了一道,如此嚣张的挑畔让孙馨影感到了她存在的威胁。她像是在大街上遭人了一样,精赤着身子没有庇护孤独无助,何秀娜明显是在向她示威,用赤裸裸的卑鄙方式向孙馨影标榜着她跟这个男人的关系,同时也挑明了这个男人为她所做的一切是无可非议的。

        副总经理沈卉怡看见孙馨影脸色难看,不禁关心地问道:“馨影,怎么了?不舒服吗?”

        “卉怡姐,我没事的。”孙馨影说完就回办公室去了。

        沈卉怡有点纳闷,看见孙馨影是拿着文件夹从楼上下来的,楼上是健身房,她大早上去健身房干什么去了?脸色又那么难看是怎么回事?好奇心起,沈卉怡悄悄上楼看看健身房有什么古怪。

        还没走到门口。沈卉怡就听见了从屋子里飘出的一种或轻或重的呻吟声,她对这种呻吟自然是太熟悉了:这是女人被男人干时才发出的呻吟!

        听到这声音,她脑海里马上就映出一副女人赤条条的在床上被男人玩弄的画面。

        沈卉怡猛的抛了一下头,将画面从脑海里抹去。

        看来她来的真不是时候,这时候去敲门未免太不长眼了,打扰人家好事。

        此时已经可以清晰听出撞击发出的“”声渐渐变得响亮,女人的呻吟声、男人的笑声和并不结实的床发出的“吱吱呀呀”的叫唤声。

        沈卉怡立刻明白孙馨影为什么脸色难看了,她决定转身离开,屋子里忽然传来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屋子中也一时安静了下来,屋子里传来一何秀娜悦耳的声音。

        原来是新来的何秀娜,男人是谁呢?莫非是?令人惊讶的是,何秀娜说的不时中文,也不是英文,应该是德文!

        因为在法国留学的时候曾经去德国游玩过,沈卉怡也时常说些德语,她能听出里面的何秀娜说的德语。

        何秀娜的德文说的很流利!母语也不过如此!

        在这初来乍到的小秘书助理,何秀娜竟然能说着一口流利的德文!真是大大出乎沈卉怡的意料!

        能说如此流利德语的女人肯定是个高素质女子,以前在哪里工作?为什么现在才进明玉轩?为什么心甘情愿在健身房这样环境下和这个叫林天龙的炎都山来的大男孩?这个年轻英俊的林天龙到底有什么魅力?

        强烈的好奇心让沈卉怡再也走不动,甚至产生了看一眼这种男女的冲动。

        健身房靠近门的窗户里面的窗帘没有拉严实,从缝里里可以看到屋子里的一切,几件大男孩的衣服和女人的裙子被丢到休息床上,一个身材曼妙的赤裸裸的何秀娜正打着电话骑在一个同样赤裸的大男孩身上。

        门对面墙上还有一扇小窗户,午后的阳光正好照到床上,女人洁白的身体被窗外的射进来的阳光照耀着有种天使般的光芒。

        何秀娜正低垂着头打着电话,乌黑的头发垂下来盖住了她的脸,她的身体白的耀眼,双腿修长笔直、纤细的柳腰、腹部几乎看不到一点赘肉,油黑茂密的耻毛泛着亮光。

        虽然看不见脸上表情,但从高耸的胸脯和茂密的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成熟的年轻女人,雪白的很丰满,骑坐在林天龙身上,大男孩的任何一点细微动作都会传导到那丰满的上,引得丰满颤悠悠的;大概由于生育的缘故,胯也显得很宽大,配上纤细的腰肢和笔直修长的腿,形成两个倒三角形,透出一股成人的诱人魅力。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何秀娜和的颜色,估计是哺乳的缘故,的是那种暗红色,像玫瑰花瓣上颜色最深的那部分,直挺挺的,显得有些大;不是太大,但是成浅褐色,上面满是一道道的松驰细小褶皱,以为中心放射状分布。这是哺乳对女人留下的痕迹,但对成人来说何尝不是另一种美。

        虽然听不懂何秀娜说的是什么内容,但从女子的语速上可以推断的出是一件比较重大事情,何秀娜正用德语和电话那头的人沟通着。

        看的出,何秀娜几次想从大男孩身上下来,都被大男孩给按住了,几次之后,何秀娜放弃了从大男孩身上站起来的想法,骑在大男孩胯上打着电话。

        林天龙躺在床上,一手按着何秀娜丰厚的,一手扶着何秀娜的细腰强迫她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被动的扭动丰满的转圈。

        听得出来,对方情绪很激动,何秀娜在用德语解释着,虽然听不懂,但从语气知道何秀娜在一直心平气和的跟对方解释。并时不时的应一声,如果只听声音的话,她的声音温柔的就向个听小朋友诉苦的妈妈。

        而现实中的她,正被身下的大男孩控着扭动,轻轻扭动着向一条惬意的鱼。沈卉怡忽然想起了一个形容词,“游刃有余”。不知道为什么会冒出这么个词,这算触景生情吗?那轻轻转动的纤腰跟就是所谓的“游”吧,而所谓的“刃”……

        沈卉怡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的白嫩的,那里不时会有一根黑色的棍状物露出来。而所谓的“有余”,是她现在的状态吗?应付一切都有余力……沈卉怡忽然想起了那些在A片中迎战猛男的女人……

        大男孩的大手掐着何秀娜的腰,用慢舞的节奏来回的动,雪白的沟下面那粉红的口子里夹着白色液体的黑色物体在那粉红中露出一节像一个黑得发亮的李子,那上面的油光在何秀娜的运动中闪着光。像是某种故意卖弄,却不肯露出的真身……

        何秀娜的电话一直很长,她下面的大男孩,似乎有些受不了,也想动。但是他被何秀娜压住了没什么活动空间只能稍微晃动一下而已。

        林天龙端着何秀娜的雪白慢慢抬起了一点,给自己留了两根指头宽的活动空间。大男孩立即开始想办法作活塞运动,但是由于两个人离得太近了,只能在近距离起伏。

        何秀娜对身下大男孩的动作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她的平静甚至使沈卉怡有些怀疑,那个大男孩现在插在她身体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根本不存在,似乎根本对何秀娜没有影响。

        那个大男孩似乎技术很熟练,虽然距离很短,但是他却很有节奏的抖,那油亮的黑色一点闪光飞快的在何秀娜雪白的下面,露出消失,露出消失。

        何秀娜的身体里也许还压着刚才大男孩射进去的东西,这时虽然大男孩动作很少,那白色液体随着大男孩的动作造成的跟何秀娜的中的间隙里挤出了不少,很多在这种运动中小漏了出来,挤压在两个人的中间像一堆浆糊。

        何秀娜在大男孩的这种作弄下声音有些变调,她猛的沉腰用雪白的把大男孩的胯压住,同时把一只纤手按在大男孩的胸前,让大男孩不能再动。大男孩的仍是勉强的绕圈,何秀娜由着他。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都市偷心龙爪手-wtw1974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