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还在这里-辛夷坞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二十章

在学校封闭期间,每个系都有三张特殊通行证,掌握在系主任手里,通常情况下没有紧急情况不会交到学生手里。苏韵锦是幸运的,尽管也用尽了软磨硬施的种种办法,总算还是从系主任手中拿到了其中一张,这其中,她近四年时间在系办里的兢兢业业功不可没。通行证只限于每天早上7:30分至晚上22:00期间有效,也就是说如果超过这个时间她若不返校,也将视为严重违反校规。

韵锦急切地出了校门,真正跟程铮面对面,却似乎一时间不知道把话从哪里说起,两人俱有些小心翼翼。还是韵锦先开腔:“你这个人,好像习惯了招呼都不打就跑过来。”程铮不禁叫屈,说他明明就在电话里面提自己要马上赶过来。韵锦回忆了一下,想必就是因为信号故障,她没有听见那晚上他最后一句话。

“你哭得那么恐怖,吓了我一大跳。”程铮说:“你还没说你为什么哭?谁欺负你了?跟……男朋友吵架了?”

韵锦何尝听不出他话里的试探意味,便说道:“除了你之外好像没有谁会欺负我了。”见程铮讪讪的,她又补充了一句:“如果真的是跟男朋友吵架了的话,你来又能帮到我什么?”

程铮一时语塞,过了一会才说:“不管你信不信,我这次来没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好不好。那天,你从家回去之后,我很生你的气,你那天晚上说的话,让我觉得自己为你做的一切都很愚蠢,所以我是下定了决心不再理你了,让你清净,我也解脱。可是,时间长了之后,我竟然有点认为,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从我第一眼看见你开始,我就觉得既然我喜欢了你,你没有理由不接受,你心里怎么想根本不重要,只要让我拥有你就好。“韵锦笑笑,他往下说:“可能我在这方面真的比较蠢,在很长一段时间不跟你联系之后,我才意识到,我这么久以来都不开心的根源是什么,是因为你不开心。原来你的喜怒哀乐我还是会在乎。前两个月,我一直跟我的导师在各地采风,去了不少地方,江浙、湘西、云贵,有几处真的很美,建筑与自然融为一体,就变得有灵性。好几次我看着那些美丽的东西,心里就在想,如果这时你在我身边,该有多好。我真正需要的不是你跟随我,而是跟我站在一起分享。可惜我太后知后觉。昨天我刚从云南回到北京,忽然很想听听你的声音,就给你打了个电话,既然你现在没事了,那我也可以走了。”

韵锦听他说完,照旧沉默不语。程铮虽说出了要走的意思,但心里还是期待韵锦能假意挽留一会,见她没有反应,终究失望,只得闷闷不乐地转身欲走。拖泥带水地迈了几步,总算听见韵锦说了一句:“现在机场、火车站都是人群密集的地方,你本来就不该在这种危险的时候过来,既然来了,何苦急着又去淌那里的浑水。不急着赶回学校的话,待几天等风头过去再说吧。”

程铮笑得露出一口白灿灿的牙:“我还以为你真的不会留我。”

韵锦看着他开心的笑容,轻轻说道:“谢谢你,程铮,你能来看我,我很开心。”

再次来到程铮先前住过的小公寓,他承认了房子不是什么亲戚的,而是他家在这边的产业之一。韵锦走进这里,难免想起前一次两人在同一个地点发生的事情,不由有些不自在。程铮见她刻意避开了上次那张沙发,坐到另一个角落,心里也有数。那一天两人纠缠的情景也在他脑海里重演,让他体内一阵发热,可哪里还敢轻举妄动,按开了电视,就老老实实进厨房烧开水。

嘈杂的电视声立刻化解了房子里的尴尬,韵锦连换了几个台,每个频道的新闻几乎都在聚焦着各地“非典”的情况,无非是个省市的发病率或板蓝根、白醋被抢购一空的报道,就连屏幕下方也不断打出相关的滚动信息。韵锦看着,忽然直起了背,紧盯着屏幕,只见屏幕下方反复出现了一则消息,大致的内容是,大前天从云南昆明市开往北京的K××次列车16号车厢内有一名高烧昏迷的男性农民工被送往医院,经专家诊断后确定为已处于发病期的非典患者,由于该男子刻意隐瞒了自己的病情,并在封闭的车厢内待了20多个小时,极有可能将病毒传播给同车厢的乘客或跟他接触过的人,因此有关部门通过电视台的信息要求该车厢其余乘客到医院进行检查。

“程铮!”韵锦朝着厨房喊了一声。他探出了头,问道:“干嘛?”

“你先前说昨天刚从云南回到北京?是飞回来的?”

“哪里呀,我们导师怕死地很,怎么会坐飞机,而且学校哪里会批那么多的经费,坐火车回来的,差不多40小时,差点没闷死我。”

“你是不是大前天从昆明上的车?K××次?”

“咦,你怎么知道?”程铮笑着端了杯水朝她走来。

一股凉意沿着她的脊背望上爬,连声音都开始虚浮:“多少号车厢?”

程铮边把水递给她,边侧头回忆:“嗯……好像是14号车厢。你问这个干嘛?”

韵锦接过他手里的水时,手指无意识地碰触到他的手,大吃了一惊:“你的手为什么那么烫?”

落 | 霞 | 小 | 说 | w w w | l u ox i a | co M|

程铮觉得有些好笑,“我刚端了杯热水,手当然烫。”

她不理会他的话,用手在他额头上试了一试,一样的烫。程铮把她凉透了的手抓了下来,疑惑到:“你干嘛呀。”

韵锦用力甩开他的手,急得声音都变了调:“你知不知道就在跟你同一辆车的16号车厢发现了一个发病期的非典病人?”

“非典病人?”程铮愕然,然后脸色慢慢地沉下去:“你怕我传染给你?”

“你……我就说了你是个疯子!”韵锦在客厅急着转了一圈,“有没有体温计?你这几天有没有咳嗽、头痛、不舒服?”

见他只懂得摇头,她索性一把拽起他的衣袖就往外拖。

“去哪里?” “医院。”韵锦什么话都不想再说,只紧抿着嘴拖着他往前走。

“我跟他又不是一个车厢,那有这么容易传染上。”他无奈地说。

“闭嘴。”韵锦连拉带拽地将他带上计程车,一路朝医院开去。

程铮实在拗不过她,只得到医院后乖乖做了检查,医生认为他确实存在低烧的症状,又跟患病着同乘一列客车,当即要求他留院观察。

程铮一听至少要留院7天,立刻就急了:“用不用那么夸张呀,37度7都要住院观察?”

“你这个人知不知道分寸,如果真的出了事,有可能会死你知道吗?”韵锦眼里隐隐有水光流转。

程铮这时却笑了:“你在担心我吗?”

“不可理喻。”她不再理他,只专注于问医生需要办理的手续。医生同时也给她测量了体温,虽然一切正常,但由于她也跟程铮有过近距离接触,所以要求她回去之后密切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一有不适,立刻向医院反馈。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原来你还在这里-辛夷坞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