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还在这里-辛夷坞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三十二章

“苏姐,我不懂。如果你放不下一个人,为什么不回去找他?不管怎么断了音讯,两个相爱过的人,又在同一个城市里,一定找回对方。”陆路不解地问道。

韵锦说:“前一两年的时候,不愿意去找他,因为忘不了当初的伤害,心想就算两个人重新在一起又怎么样,从来就没有人逼我们分开,是我们自己不知道怎么去爱对方。我跟他分手,不是误会,也不是巧合,迟早的事情罢了。后来,渐渐想通了一些事,但已经不敢去找他,害怕他身边已经有了别人,害怕他离开了我却找到了幸福。曾经亲密得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的人,在我的视线里,却在我的生活之外,连想像都足够寒心,还不如不见,至少可以自欺欺人。习惯了,没有他也照样可以过得很好,我也会有自己的生活。”

“可是,我总认为相爱的人是应该排除万难在一起的。”没有恋爱过的年轻女孩固执地说。

“也许是的。我是个反面教材,不该影响你对爱情的憧憬。”韵锦自嘲地说。

两人正说着,原本在三楼唱K的同事小莫拨开人群走了过来:“苏经理,原来您在这里,让我好找,有人找您。”

韵锦有些困惑,尾随着小莫而来的是一个素未谋面的年轻女子。

“请问你们哪位是苏小姐。”那年轻女子走上前来,对着韵锦和陆路两人问道。近看之下她的年龄应该已经在三十开外,但是妆容精致,服饰考究,声音带着软糯的口音。

“我是,请问您是……”话还没说完,陆路搁在吧台上的半杯杰克丹尼就全部洒在她的脸上。陆路惊叫一声,旁边各自寻欢的客人纷纷看了过来。

韵锦轻轻拭去泼到眼睛边上的酒,看着那只拿着酒杯的涂着红色丹蔻的手,其实心中已经将对方的身份和来意猜到了八九分。

“我先生姓徐,你可以叫我徐太太,幸会,苏小姐。”那女子说话的口气温文尔雅,如同闲话家常。

一旁的陆路和小莫这才有些反应过来,忙给韵锦递上纸巾。韵锦接过,徐徐擦拭着头发和脸上的酒液,整个人慢慢地从刚才的突发事件中缓过来。这一幕多么熟悉,她曾经泼在程铮脸上的一杯冷水,现在报应到她自己身上。

落·霞+小·说w ww - l uox i a - c om-

“徐太太打招呼的方式果然独树一帜。”

那个自称徐太太的女子抿嘴笑着打量韵锦,语气却刻薄,“长得不错,倒也不像下三滥的女人,徐致衡的眼光有进步。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这些大陆的女人稍有几分姿色的都巴望着做二奶。”

韵锦脸上的酒已经擦干,她拨开湿透了粘在额前的一缕头发,也笑着回答道:“我也一直很困惑,为什么你们宝岛的女人年纪稍微大了一点就只能做弃妇。”

“过分!”徐太太再也撑不住笑脸,一双漂亮的玉手用力煽了过来。

韵锦一把抓住,语调变冷:“徐太太,本来我理亏在先,你泼的那杯酒也认了。不过很抱歉,当众挨你耳光这种事情我还是不太容易接受。如果我是你,我不会那么做,因为你会发现这巴掌打下来,虽然出了这口气,但你的处境会更糟。”

徐太太无力地放下手,咬牙道:“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比老公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更糟。”

“你有气,应该去找徐致衡发泄,跟他一刀两断,因为出轨的人是他!如果你想赢回你老公,就应该多花点时间了解他在想什么,而不是整整一年对他不闻不问,就算不是我,也会是别人。”

“我不知道别人,我只知道有你,苏韵锦,离开他!”

一个女人到了最绝望无助的时候,所有的疲态老态是再精致的妆容也掩盖不了的。

韵锦的心不由地一紧,她早想过这一天,结束这段错误的关系是迟早的事,只是没有想到要以这种方式,但又有什么区别?也该到了说再见的时候。“我答应你,如果他愿意离开,我绝不缠着他。”

徐太太怔了怔,她打算打一场硬仗,却想到对方那么快偃旗息鼓,她本来就不是个泼辣的女人,“好,你最好记住说过的话。”在眼泪掉下之前她甩手而去。

“唉,你这个女人,撒完泼就想走,哪这么便宜。”陆路不服气,还想叫住她。

韵锦一把拉住陆路,说道:“她毕竟是徐总的太太,得罪她对你没好处。走吧,还嫌观众不够多吗?”

她带着陆路,假装看不见周围看好戏的人,匆匆离开。

直到上了车,陆路尤问她:“苏姐,那个女人这样诬蔑你,难道就这么算了?”

“她没有诬蔑我。我应该庆幸她泼到我脸上的不是硫酸。”韵锦手打着方向盘,好像在说别人的事。

陆路愣了,过了一阵才消化了她的话,“你的意思是说,你跟徐总的事情是真的?”

韵锦沉默。陆路心下这才明白,她进公司差不多一年,关于销售总监徐致衡和市场部经理苏韵锦的流言她不是没有听到过,但在公司里,徐总和苏姐两人做事一向公事公办,也从未在众人面前流露出任何异样的亲密。她不能够相信,那么成熟而有魅力的徐总和她一向崇敬的上司竟会是这样见不得人的关系。

“可是,苏姐,你明明说你心里还放不下以前那个人。你也爱徐总吗?”她觉得心里的爱情童话正在分崩离析。

“我放不下以前那个人并不意味着我还要跟他在一起。至于徐致衡,我曾经很需要他,他也正好需要我,就这么简单。”韵锦面无表情。

“可是……”

“没有可是,别问了,知道太多对你并没有好处,你家到了,上去小心点。”韵锦把车停下,让陆路下了车,便调转车头往自己的住所去。

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从左岸出来开始,她就感觉到一辆陌生牌号的银灰色VOLVO一直尾随她车后,直到她从陆路家的路口拐出来,那辆车仍然不远不近地跟着她,韵锦试着加快车速,却始终摆脱不了。好不容易将车开回了她所在的小区,过了门卫值班岗,从后视镜里已经找不见那辆车的踪影,她的不安才逐渐消散,不由怀疑是自己太疑神疑鬼。

从停车场走向电梯口的一段路虽然不远,灯光也明亮,可是她一个人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地下停车场回响,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她暗自加快了步伐。

就在快到电梯口的时候,一个黑影从一侧暗处闪了出了,一把拦住她,原本心慌意乱的她吓得惊叫一声。

“韵锦,你怎么了?”听到熟悉的声音,她这才回过神来,长吁了口气。“致衡,你在这干嘛,你吓到我了。”

徐致衡站在停车场的电梯口前,说道:“我等了你很久,你手机是不是没电了?她去找你了?”

“没错。”韵锦将手袋打开,看了看手机。

“对不起,韵锦,她跟我吵了一架,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得来你们部门的电话,打过去后有人说你们去了左岸,还给了你部门的人的电话号码。她有没有伤害你?”徐致衡爱惜地拨了拨她的头发。

韵锦淡淡地拿下他的手:“她伤害不了我。致衡,是我们伤害了她。”

徐致衡轮廓分明的面容上有困扰的痕迹,他说:“韵锦,别用这种神情对我。你记得我说过,只要你开口,我会离开她。”

“不需要这样。我们有过彼此需要,彼此吸引的时候,我很感激你陪我走过这一段,你给我的慰籍和快乐,我都记得。现在你太太过来了,她还是很爱你的,你没有必要为我放弃你的婚姻。”

“可是你有没有问过我爱谁?”很难想像一向冷静决断徐致衡露出这样矛盾的神情。

“不是说好了吗,我们好聚好散。”韵锦柔声说。

“如果我说不呢?”他仿佛恢复了商场上手腕强硬的本色。

“我只能说很遗憾,必要的时候我不介意交辞呈。”

徐致衡定定看她良久,然后抚额苦笑投降:“你赢了,果然是我喜欢的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苏韵锦,放心,这点风度我还有,不过我还是很失望,你到底不爱我。”

韵锦脸色忽然一变。

“……你终究还是不爱我,所以才能这样平静……我们分手吧,韵锦……”三年多了,她努力不去想去的那段往事仿佛再次重现,那个声音缠绕着她,苦苦不肯放过。“……你终究还是不爱我……”――你凭什么说我不爱你,凭什么?韵锦仿佛又再听到自己心里流泪的声音。

“韵锦?”

她像被他的声音忽然拉回到现实中来,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他是徐致衡,不是那个人。没有谁可以再让她那样心碎。

“对不起,我今晚上喝多了一点。回去吧,她在家里等你。”

“你确定你的选择?”徐致衡尤抱最后一线希望。

韵锦的微笑柔和而坚定。

他叹了口气,向她张开手:“那下次再见面我们就是纯粹的同事关系,就当成一次告别吧。”

韵锦投进他的怀抱,紧紧拥住这个给过她无数帮助和温暖的男人,不是没有心酸。“致衡,相信我,其实你也并不爱我,只不过相互吸引,我们仍会是工作上的最好的伴侣。”她很清楚自己的心,有些错误,她犯一次已经足够。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原来你还在这里-辛夷坞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