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月光为邻-丁墨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87章 无法言说

早上七八点钟,是普通人一天开始的时间。

但对于夏清知来说,这一生,仿佛已经结束。

寂静而布满灰尘的楼道里,银光浮现。她低着头,站在其中,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颤抖着。想要推门回家,竟半天也使不出力气。

“吱呀”对面的门打开了,邻居走了出来。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看到夏清知,只是一撇嘴,就骂骂咧咧起来:“我说我们小区,都住着些什么人啊?晚上出门,白天回家。一个女孩子不干点正经职业,小区素质真是越来越差了……”

她身后传来丈夫的声音:“你就少说两句……”

“你闭嘴!”妇女骂道,看一眼夏清知,又说,“都搁这儿住十几年了,人家爸爸是赌棍,老妈跟人跑了。谁不知道?还整天摆个脸色,给谁看啊?我说就是三代不脱种,早点搬走早点干净!”

夏清知猛地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落`霞`小`说l uo x i a . c o m

这一眼,冰冷忿恨,只看得妇女一愣,心中竟冒出寒意。

然后,就看到她慢慢地笑了。

“啊!鬼啊!”楼梯间里响起妇女惊恐的叫声,哆哆嗦嗦跌回家里,望着夏清知家空荡荡的屋门,整个人吓得魂飞魄散。因为刚才,她亲眼看到夏清知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

门外,女人的啼哭声和吵闹声不绝于耳。夏清知瘫软无力地靠在沙发里,举目四顾。

家具老旧,墙壁斑驳。但是柜子上却堆满各种东西。

精致的首饰盒,里面堆满钻石项链、翡翠玉镯;造型奇特的灯具、摆件、花瓶;各种雪茄烟的盒子;漂亮的海螺和贝壳;几叠大额钞票……琳琅满目,像是主人特意从各地搜罗的,但又不是很爱惜,所以胡乱扔在那里。

沙发旁的桌子上,还放着个檀木方盒,晶片的光芒透过缝隙,隐隐漏出来。盒子边上,放着件女式白色衬衣,一条浅蓝色的裙子。

夏清知的目光,停在那盒子上。静默良久,抬头望向桌上的一个相框。

那是在某一天的夜里,她偷偷用手机拍下的。

穆岩一个人站在湖边,侧脸清秀,神色温和。那时他还不认识她,并未察觉她的跟随。

夏清知看着这照片,无知无觉,泪流满面。

——

天终于黑了下来。

刚刚入夜,街头都是人。夏清知照旧一身黑衣,只是没有戴面纱,而是戴了顶大帽子,遮住了大半脸颊。

她走在人群中,如同每一个夜归的人。很快,就走到了青年旅馆的楼下。

她抬起头,望着旅馆颜色素净的外墙。二楼的那扇窗开着,树枝在窗口轻轻随风晃动。

她站在原地,长久地凝视着,一动不动。

——

谢槿知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窗外的月亮。

银白皎洁,照耀着繁华空旷的城市。

他们回旅馆后,听说分子人的出现,的确引起一些骚乱。但现在都已平息下来,那些分子人,也都回到了山上。没有市民发现,石柱林曾经改变过。

他们,大概会继续守护“清知”吧?

槿知出了一会儿神,转头望着沙发上的应寒时。

回来后,他就一直呆在她的房间里。虽然他并不多言,但槿知明白他执意寸步不离。

他还在睡。那么高个人,躺在又窄又短的沙发上。衬衫被压得皱皱巴巴的,一只手枕在脑后,另一只手却没处放,勉强搭在沙发边沿上,修长白皙的手指,几乎都要挨到地面了。

槿知轻手轻脚下了床,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

静静地望着他。

看着他清雅如画的眉目,挺拔削瘦的肩膀,她有些不受控制地伸出手,沿着他的眉毛、鼻梁、嘴唇,一点点地往下触碰。

他的脸,他的脖子,他的肩膀与肋骨……

何其有幸遇见你,我多希望今后每一天都能这样拥有你。

过了一会儿,不经意间抬头,却看到他的脸和耳朵,都红了。

槿知:“你还要装睡多久?”小声道:“越来越坏了。”

话音刚落,手指就被他轻轻抓住,他睁开眼,满脸通红嗓音微哑:“你在触碰我,不想让你停止。”

槿知的脸也有些烫,抬眸凝视着他。他的肤色净白如玉,身上有清淡好闻的气息,那双眼却如同黑暗苍穹,纯净深邃地望着她。

低下头,在他唇上轻轻一啄。却被他顺势扣在了胸口,他看着她,一字一字清晰地说:“槿知,已经有很多天,你不曾让我……彻底亲近。”

槿知胸口的一颗心也滚烫滚烫的,她想起两人疏离那几天,他压抑又强势地对她的那个亲吻;也想起在沈家凉亭里,她坐在他的大腿上,两人只是依偎着厮磨亲昵。

“来……”她轻声召唤。

他抱着她站起来,走到床边,将她放倒。槿知整张脸也潮红着,看着他低下头,整个人也覆盖上来。身后的尾巴像是不受控制地挣脱出来,摇了几下,就忽然垂下,将她的一只手腕缠住,扣在了床上。

室内的每一缕空气,仿佛都沾染着暧昧燥热的味道。他如同之前每一次,吻过她每一寸裸~露的皮肤,低低在她耳边唤着“小知……”

槿知的身体和心都彻底软掉了,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说:“应寒时,我真想永远跟你在一起。”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他答。

槿知看着他的眼睛,不说话。

他明白的,明白她在担心什么。未来悬而未决,那一幕终将到来。

应寒时也凝望着身体下方的她。她依旧如同初遇时那般纤细柔弱,小脸却微微抬起,像是渴望得到他的呵护,却又透着固执的倔强。看得他胸中的情绪,阵阵起伏着。

曾经,他从未品尝过爱情。

如今才明了,当男人心中有了女人,她的安静恬美,固然让人心动。

她的哀愁迷茫,却同样令人心甘情愿的为她所困。

他看着她,缓缓说道:“槿知,穆岩的话,让我明白了一件事。”

槿知微怔。

“我……也可以像他一样,永远保护陪伴心上的人。”他的嗓音温软无比,“曜日人的平均寿命,是150到180年。我的寿命,或许比180年更长一些。你活着的时候,我每天陪伴你。你死之后,我就每天守在你的坟前,注视着你。”

他露出一点清风明月般的笑意:“这样,就是你要的……永远在一起。”

槿知伸手就抱住了他,轻声说:“笨啊你,不许这样,绝对不许这样。”

他却只是不说话。

槿知的眼眶红了,两人就这么静静地抱着。过了一会儿,她闭上眼,小声说:“应寒时,我想把什么都给你。”

她说得很轻也很快,同时就感觉到他的肩膀明显一僵。

槿知心跳得极快,抬起头,看向了他。

却是一愣。

他低着头,没有看她,整张脸和耳朵却已通红无比,红得就要滴下血来。连衬衫领口里的脖子根都红了。原本扣在她身体两侧的双手,似乎都有些发红。还有他的眼睛,尽管没有直视她,眼眶却都似乎因她这句话,被逼得有些红了。甚至连身后的尾巴,都不再肆意地舒展,而是勾住了一侧床沿,紧紧地勾住,像是也紧绷着。

槿知说这句话也是一时冲动,看他反应这么大,立刻后悔了退缩了。

马上改口:“别紧张,我开玩笑的。”推开他想要起身。

推不动……

他对她向来柔和,此刻双臂却变得如铁钳般牢固。

他抬起了脸,潮红无比的脸。眼眸却异常清亮漆黑,直视着她。

“槿知……对星流说过的话,不可以反悔。”

槿知忽然感到羞窘,避开他的目光:“你这是耍无赖。”

“明明是你。”

槿知不出声。哪知过了一会儿,忽然感觉到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沿着自己的腰,正在往上爬。她低下头,看见了他的尾巴。而他只是看着她。

他缠过她许多次,却从未像今天这样,一圈一圈,一点一点,从她的腰,缠上她的背,然后,是胸……绒毛擦过处,只令她每一寸皮肤都激起战栗,呼吸都颤抖起来。

她抬眸望着他,而他的脸依旧绯红,尾巴却坚定无比。

一寸一寸缠绕,挑~逗着她。

他竟然……这样的坏。

屋内这么静,空气却好像下一秒就会被点爆。槿知的衣衫都被他缠得有些凌乱了,他却缓缓俯身,抱住了她,再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两人的呼吸,都略微急促着。

“我不会在这里,对你……”

“嗯……”

过了一会儿,响起“笃笃笃”的敲门声。两人立刻松开,从床上坐起来。槿知抬头看到镜中的自己,简直媚眼如丝,衣衫凌乱,脖子上还有吻痕,衣服上甚至还掉了几根他的绒毛。

“你去开门。”她说。

应寒时坐得笔直,闻言不仅不起身,反而侧过脸去,只留竖立通红的兽耳给她。

“去啊。”她催促。

他的双手轻扣在膝盖上:“我……不太方便。”

槿知一怔,忽然明白过来。脸也烧了起来,“哦”了一声,走向门口。

眼角余光,只瞥见应寒时如同雕塑般,静坐在原地不动。她忍不住笑了,心情却柔软得像一根根青草。

他真是……

这样的好。无法言说的好。

她定了定神,打开门,庄冲神色沉肃地站在门外:“傅琮思说他准备好了,可以向我们做出解释。”

作者有话要说:

唔,今天更得少一点,大家么么哒,周末愉快。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他与月光为邻-丁墨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