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月光为邻-丁墨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124章 至善至黑(下)

谢槿知在萧穹衍的飞机上。她坐在副驾驶位上,系着牢牢的安全带,看着舱外,一道道炮弹迎面掠过。这于她而言,是从未有过的经历。看着反叛军的战机群,排列得密密麻麻迎面飞来。而这边,以应寒时为中心,六架战机呈扇形展开,向对方俯冲而去。

“卧槽!”通讯频道里响起庄冲低低的惊叹声,不得不说,他此刻叹出了谢槿知的心声。因为交战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她很快眼花缭乱,什么也看不清晰,只看到飞机和炮弹犹如满天流星,交织在一起。

“分离。”频道里响起应寒时低而清晰的声音,与此同时,排列在扇形正中的应寒时、苏和丹尼尔保持向前飞翔的姿态,灵活侧翻或是旋转着,继续攻击对方的战机群。而另外三架战机,同时急速偏离航线,飞到了战斗圈外,避开了大部分的炮弹。

此时,双方的首次冲锋已接近尾声。因为应寒时三人都是技巧非常高超的飞行员,飞入的又是对方战机群腹地,成功避开了对方所有攻击,且击落敌机三架。而聂初鸿三人在交锋时刻拉开距离,驶离了炮火区,既替应寒时等人吸引了部分炮火注意,同时毫发无伤。

“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哦。”萧穹衍哼哼道,“小知快看指挥官秒杀他们!”

谢槿知早因为这一系列高难度飞行,心惊肉跳,满手的汗。脸上却做出淡定表情,笑道:“看着呢。”萧穹衍眼睛看着前方,嘴巴却咧起:“呦,你的声音怎么发抖了,害怕吗哈哈。”

谢槿知没答。因为大家都戴着通讯耳机,两人的对话应寒时肯定听到了,但是他没有分心回应。

他俩在说话,战斗却一刻没有停止。在第一次正面冲锋结束后,双方战机都在天空画出盘旋的弧度,掉头再次冲向对方。但是这一次,反叛军的战机群也散开了,呈二级梯队进攻。

这边指挥战斗的,是林麾下的另一名高级军官。他与帝国军交手多年,亦深谙应寒时的可怕。要知道即使是这样简单的正面冲锋,据说应寒时一个人就能干掉十架战机。所以他亦牢记林的叮嘱:“集中优势兵力,对付星流。只要牵制住星流,就能赢得战斗。”

而当他调转机头,一眼看到明明还应该在很远坐标的星流,竟驾驶飞机,向他的侧翼飞去。这名军官心头大惊,但要知道,星流之所以威名赫赫,就是因为他用兵极为诡谲,总是在你想像不到的地方出现,在你无法想像的方位发动袭击。于是军官此刻心头断定:星流速度如此之快,是想要从侧面偷袭。

不能让他得手!

军官沉喝一声:“左翼中翼,跟随我,围剿星流!”

“是。”

刹那间,机群分离,超过十架战机跟在他身后,朝应寒时追击过去。上下左右前后,呈360度包围,以极快的飞行速度,飞离了这边的战斗圈。

谢槿知看着他们越飞越远,战火交织,有些担忧:“会有危险吗?”萧穹衍安慰她道:“没事,他会安全的。啊,林跑掉了!”谢槿知循着他的视线抬头,果然看到更高的天空上,林的那艘体积有普通战机两个大的战斗舰,如同冷硬的黑色大鸟,“嗖”一声飞远,顷刻消失于天际。

“他跑不掉。”通讯器里,响起应寒时笃定的声音。

“是。”苏、丹尼尔、萧穹衍等人齐声答道。

是啊,谢槿知听到他的声音,也露出微笑。林是舍不得丢掉晶片的。而且即便现在他丢掉,晶片上附着的追踪器也已扩散开。应寒时有以两块晶片为饵的魄力,当真是舍得孩子,套着了狼。

敌军主力已被吸引走,剩下七八架战机,与他们五艘战机对峙着,弹雨如飞,再次交接。

——

反叛军军官率领十余架战机,追到了遥远的沙丘后。然后星流今天只跑不打,让军官心中微微有不安和异样的感觉。然而短兵相接的空战,本就只是在分秒之间,他也无暇无法做出更准确的判断,只能继续追。

眼看越追越近,星流的战机飞到了一片高高的沙丘上,同时也被四面八方的飞机,逼入了他们的射程之内,军官当机立断:“开火!”

炮火声震天,密密麻麻如同雨点,射向星流的战机,他已避无可避。

然而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就在此时发生。

那战机连同机上的星流,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化作了一团……散沙?!掉落在沙丘上。子弹全部落空,射在了沙丘上,掀起漫天的沙雾,打不到,捉不住,炮火也无法令它们燃烧,哪里还分辨得出,哪一颗是刚才的“星流”变化而成的?

军官是知道上次反叛军纳米人伪装成雨点,企图劫持谢槿知的计划的。此刻他望着那漫天的沙,脑海中只浮现一句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现下心中雪亮:第一次看到的应寒时,展现出高超的飞行技巧,必然是真的。所以也没有让他怀疑对方会使用纳米人。可是空中交战瞬息万变,后来的这个应寒时,却已经被掉了包,专门为了吸引他们主力前来。

军官的心中突然大骇。留在原地的七架战机,对付一个星流都够呛,更何况是对方几乎全部的兵力。实力悬殊巨大,只怕此刻,已经被全歼了。反叛军原本占据兵力优势,他想着集中优势兵力,对付星流。却没料到正中星流的圈套,反而被他集中兵力,先干掉了1/3。

军官的后背陡然浸出冷汗,对着通讯器大喊道:“掉头,防御队列!”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震天的炮火声,从他们的背后传来。军官驾驶战机一个急速拔高,堪堪逃离了死亡的扫射,却看到自己身旁其他数架战机,中弹冒出青烟,往沙丘坠落下去。

“报告:我的左翼中弹左翼中弹!”

“我的发动机中弹了!”

“战机失控准备跳伞,重复:战机失控准备跳伞!”

……

一时间,通讯频道里全是飞行员们惊恐而焦急的声音。军官内心寒意顿生,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反叛军已败!

落 + 霞 + 小 + 說 + w w w ~ lu Ox i a ~ co m-

星流,果然是名不虚传的星流。

他的战机,永远不会坠落。

……

——

“战斗中,永远不要用你的后背,对着敌人。”

谢槿知望着前方,背对着他们,如同折翼的飞鸟般,一架架坠落的战机。心中,却想起今天一早,应寒时在小木屋中说过的这句话。

对于应寒时要如何打赢这场以少胜多的战斗,谢槿知之前是好奇的,也是担忧的。早晨,当他对着沙漠地图,将计划部署一步步对大家道明,她都听得愣住了。

当时她看着他清朗的眉目,屹立的身姿,想,心机好深,好黑。

至善至黑,她要越来越喜欢他了。

聂初鸿本就是军事爱好者,听完之后,大为赞叹。他的评价就比谢槿知的腹诽专业多了:“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再集中优势兵力,围歼对方的剩余兵力,抹平兵力优势;最后是一场追击战决胜,这是能造成敌人最大伤亡的战斗形式。我们赢定了。”

应寒时的神色很平和,继续细细嘱咐大家细节。

“霁生,可以做到这些吗?”他问。

顾霁生坐在角落里,安静地在吃萧穹衍给的苹果。聂初鸿代替他答道:“他可以的,只要把步骤仔细讲给他听,他会记得很清楚。而且我们在依岚山飞行时,他做过很多更惊险复杂的动作。”顿了顿说:“他如果知道现在在发生什么,必然也愿意去做。”

……

临出发时,应寒时把谢槿知送到萧穹衍的战机上。

“我会在庄冲的飞机上,最后追击战时,会有许多高难度飞行,你会受不了。”他柔声说,“小John不会有太多战斗,你先呆在他的飞机上。等战斗结束,回我这里。”

谢槿知点点头,嘱咐他小心。两人正说话呢,萧穹衍却从战机上探头,笑嘻嘻地说:“小知,等会儿指挥官表现好,你要表扬他啊。他很想要你表扬呢。今天早上你还在睡觉时,他制定好计划,然后站在床边望着你,微笑脸红了半天呢……”

“小John。”应寒时出声制止了他,萧穹衍吐吐舌头,缩回机舱。

谢槿知微笑抬头看着他:“哦……你想要表扬?”

应寒时的脸有点红了:“小知,我……”

谢槿知却踮脚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加油,你最棒。”

“……谢谢,我会让你看到一场完美的战斗。”

……

萧穹衍驾驶战机,徐徐降落在沙丘上。前方,反叛军的战机大多坠毁,仅存者也举白旗投降,沙丘上好些个伤兵,跪在地上等待俘虏。

顾霁生从沙堆里坐了起来,露出灿烂的笑。聂初鸿跳下战机,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因为聂初鸿、丹尼尔的战机都还是中弹了,这些俘虏和残骸也需要人处置。于是应寒时决定,他们留在原地,他带着谢槿知、苏、庄冲和萧穹衍,立刻追击逃亡的林。

“找到了!”萧穹衍对着雷达图,报告道,“林的战舰,现在正在五十公里外,沙漠深处的一个无人绿洲里。”

“他会再逃跑吗?”庄冲问。

“不会。”应寒时答,谢槿知接口:“因为知道跑也没有用了。”

一行人上了战机,跳跃引擎开始预热。

“10、9、8……”萧穹衍的声音响起,“目标:林的坐标,最后的歼灭战!3、2、1,跳跃!”

作者有话要说:

应寒时:作者,为什么你以前的科幻楠竹,配备都是N架太空堡垒,几千艘战机,所向披靡。到我这里,全文都快完结了,唯一的一场战斗,我的兵力还是个位数?   作者:咳咳……你忘了我们的定位是都市轻科幻,轻科幻。妹纸们都不喜欢外太空了,喜欢接地气的东西。   谢槿知:原来说好80%都是谈恋爱的,现在纳米人平行空间虚拟空间战机互搏,哪里轻了?   作者:……远目中……   嘿嘿,明天见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他与月光为邻-丁墨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