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Priest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五十六章 白骨传 · 二

同明下垂的长眉轻轻地动了一下。

“四十八寨的李大当家,山川剑之子,吴将军之女,甚至霍家堡主霍连涛,有江湖人、有普通人,有好人,也有恶人,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知道水波纹究竟是什么。也许是订立海天一色盟约的几位前辈约定过此事到他们为止,也许是为了怕给子女招祸——总之,水波纹传下来了,盟约内容却没有。你知道我在怀疑一件什么事吗,师父?”

同明苦笑道:“我现在已经不知道是你那《白骨传》离奇,还是你口中所说的话离奇了。你想说什么?”

“即使凑齐了水波纹,也未必真能拼出盟约内容,神秘的‘水波纹’、‘见证人’,浪迹江湖叫你永远也找不着的刺客……都是梁绍在某个人心里留下的一根刺,叫他寝食难安。”

同明道:“这倒让人越发糊涂了,让谁寝食难安?”

谢允低声道:“梁相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有何人值得他煞费苦心?只有……”

只有当今了。

同明一愣:“为什么?”

缓缓竖起一根手指在自己唇边,面色难得凝重:“我猜得出,但不能说,师父,此事不能出于我口,哪怕此地只有你我两人也不行。”

海天一色订立时,建元帝赵渊只不过是个在众人护持下南渡的幼童,一个孩子,能有什么天大的把柄,让梁绍提防至今?赵渊又为了什么会因为“海天一色”寝食不安?

除非,除非……

他并不是真正的皇家血脉!

谢允沉默片刻,又道:“据说当年……早在曹氏叛乱未始时,梁公就是新党的中坚,他那时年轻气盛,与执意想推行新政的先帝一拍即合,后来先帝因此开罪群臣,万般无奈下,被迫将梁绍贬谪江南,本想先抑后扬,等时机成熟再将他调回,谁知此一别就是永诀。梁公一生未曾留恋过荣华富贵,原配早亡,鳏居多年,膝下只一子,本也是少年才俊,尚未加冠便有战功,当时赶上曹仲昆叛乱,他随军北上时,因缘际会,所在那一支小队充当了诱饵,最后落得客死异乡,尸骨无存——你说梁绍为了什么?我不知道,只觉得他老人家这一辈子真是忙碌,连死后也……”

同明大师的目光落在了那篇《白骨传》上:“死后怎样?”

谢允这回沉默了更久。

同明道:“安之,你一定还知道什么。”

“梁绍墓中尸骨不翼而飞的事,”谢允缓缓说道,“是我亲眼看见的。”

落#霞#小#说# l uo x i a # co m

同明手中缓缓旋转的佛珠倏地一顿。老和尚同明活到这把年纪,修行半生,见多了世间怪现状,却因他这一句轻语起了战栗。

“当时周先生忙于安顿前线,霍家堡广发请帖,招来大批的闲杂人等聚集洞庭一带,还惊动了北斗,当时有传言,说北斗正打算借题发挥,找个由头冲这些‘名门正派’下手。我正好听说……见笑,确实是有些‘吃盐管闲事’。便往岳阳方向赶去,途径梁公墓,就想顺路过去上柱香。”

同明叹道:“原来你早知道梁公墓所在,为何从未提起过?他手中有大量药谷遗物,万一有透骨青的解决之道呢?”

谢允笑道:“我那时觉得当个废人也挺好,没料到还会有动用推云掌的一天……咱们不说这个。我在梁公墓附近,意外发现了一伙行踪诡秘之人逡巡徘徊,师父大概知道,梁公墓在南北交界处,同当年梁公子殉国之处的衣冠冢比邻而居,位置很敏感,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北斗又来搞什么鬼’,便仗着轻功尚可,跟了上去。那些人在附近转了两天,找到了梁公墓,当晚便破开墓穴,进去胡翻乱找。”

同明大师道:“阿弥陀佛,死者为大,贪狼未免欺人太甚。”

“是啊,正好是那个时节,北斗沈天枢等人后来不是先后围困霍家堡、华容城,烧死了霍老堡主,又一路追杀吴将军遗孤么?那么在此之前,顺手盗个墓,别管找什么吧,反正听起来分外合情合理,对不对?”谢允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可惜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想维护死者颜面也是爱莫能助——那些人翻了一通,我不知他们找没找到想要的东西,反正最后将一具基本只剩白骨的尸骨拖了出来,鞭笞捶打‘泄愤’。”

同明大师心慈,闻听此言,连连念诵佛号。

“把骸骨弄得乱七八糟,那领头之人便从怀中拿出一面北斗令旗,用石子压住,放在尸体旁边。”谢允道,“好像生怕谁不知道沈天枢擅闯南北边境,挖坟掘墓,还将侮辱尸骨一样。”

同明大师听出他的言外之意,目瞪口呆:“这……”

“如果当时只有我在那,就没有后来的事了,”谢允自嘲道,“毕竟我比较怂,顶多等他们走远,再出面给梁公收一次尸罢了,谁知也不知怎么那么巧,还有个人也在,并且十分耿直地露了面,喝问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这么不要脸,连‘北斗’的名都要冒领……我后来才知道,那傻道长就是齐门的冲霄道长。”

同明“啊”了一声。

“冲霄道长当时多半以为这些人是江湖毛贼,没事干点挖坟掘墓的勾当,谁知双方一动手,道长就发现自己轻了敌。挖坟的黑衣人乃是个顶个的好手,高手不少见,但配合如此默契的绝不多,彼此之间不必言语交流,眼神手势便能天衣无缝。而手势是有迹可循的,我就恰好见过,还看得懂。”

同明大师忙道:“在哪里见过?”

谢允一字一顿道:“大内。”

同明倒抽了一口凉气:“你是说天子近侍挖了梁公坟,将死者鞭尸泄愤,还要嫁祸给北斗。”

谢允轻轻地呵出一口气,缓缓地搓着自己的手。气候温润的东海之滨,他呵出的却是一口白气。

“不,不是泄愤,皇上不是那样情绪外露的人,就算真的心怀郁愤,也该他亲自来鞭尸,而不是让人代劳。”谢允说着,站了起来,拢紧衣袍,在书房中缓缓踱步,“我怀疑他们在墓主人墓中一无所获,所以认为是梁绍的尸体上有什么玄机。这时,我见冲霄道长实在支撑不住,不忍看他稀里糊涂地死在这里,就想试一试。”

同明大师一点也不意外道:“你突然冒出来,抢了那具尸骸就走。”

“知我者,恩师也。”谢允弯起眼睛,“我蒙了面,仗着轻功,一路往北边去,挖坟的黑衣人和道长都不知道我是什么路数,一起来追我,穷追不舍,幸亏梁公已经瘦成了一具骨头,否则这一路我还真背他不动。”

同明大师摇头道:“又犯口舌。”

谢允笑了起来,说道:“我被他们穷追不舍,整整跑了三天,怎么都甩不开,到这时候,我已经开始怀疑这白骨身上是不是真有玄机了——不过后来想想,说不定那些盗墓贼也只是有一点怀疑,结果道长和我先后出来搅局,不也正像落实了他们这怀疑么?道长见我一直往北走,想必以为那盗墓贼和我是‘假北斗’遇上了‘真北斗’,那帮私下当盗墓贼的则以为我跟道长都是北边派来的,分赃不均,同伴反水……哈哈,别提多乱了。”

谢允虽然满脸病容,提起那些鸡飞狗跳的少年事,眼睛里的光彩却一丝一毫都没有黯淡,大概即使在冰冷的透骨青中昏迷,他也能一遍一遍回忆那些惊险又欢快的岁月,想必是不会寂寞的。

“我一路到了北朝地界,那些黑衣人可能要疯,连国界都不在乎了,疯狗一样缀在我身后,跋山涉水都甩不脱,我正发愁,不料正好遇上朱雀主那帮张牙舞爪沿途打劫的狗腿子,朱雀主本人不分青红皂白便久负盛名,手下也不遑多让,见那伙人太嚣张,便以为他们是来找碴的,两厢一照面,立刻打成了一锅粥。我与梁公见此天降机缘,立刻相携溜之大吉。”

谢某人正经了没有两句,又开始胡说八道,同明大师已经懒得管他了:“然后呢?”

“然后我误打误撞地摸进了朱雀主的黑牢山谷,那地方,真是叫人叹为观止,”谢允摇摇头,“黑牢山谷里守卫森严,我背着梁公有点累赘,便跟他打了个商量,暂且将他老人家安置在了一个人进不去的山谷窄缝中……哎,也不对,是我进不去,我瞧那水草精钻进钻出倒是挺痛快——当时黑灯瞎火的,我也没看清楚,没注意窄缝下面居然还‘别有洞天’,梁公刚进去,就一脚踩空,掉了下去。”

同明:“……”

这小子办的这都是什么事。

谢允蹭了蹭鼻子:“他掉下去,再往外掏可就不容易了,我正在发愁,不巧被谷中守卫发现了。”

同明大师无奈道:“以你这独行千里的能耐,竟没能跑得了么?”

“往常是没问题的,”谢允叹道,“谁知道那天没看黄历,正好朱雀主木小乔坐镇山谷,朱雀主这个人……哈哈,您应该也有耳闻,我为了避免没必要的纷争和流血,只好主动被他们捉住了。朱雀主以为我是个小毛贼,搜走了我身上五钱银子并一把铜板,就下令把我扔进了黑牢里,‘毛贼’是没资格住地上的,我被他们扔进一个地下坑里,刚好和梁公做了邻居,因祸得福,既不必再费心掏他,也不必担心被那帮神通广大的盗墓贼抓住了。追我的人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当时在山谷附近徘徊不去,朱雀主察觉到有这么一股势力捣乱,在山谷中逗留了十日之久,冲霄道长大概也是被他亲自抓进来的,其他那些挖坟掘墓的黑衣人死的死、伤的伤,倒是再没有出现过。”

同明大师脸上露出了一点笑意,说道:“阿弥陀佛,我看未必,恐怕是你察觉到了朱雀主在山谷中,才想出了这个借刀的法子。”

谢允正色道:“不管您信不信,但那一回真的天意。”

他说着,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温柔了下来,嘴角隐约弯出一把笑容,好一会,他问道:“师父,如果我喝了第三味药,还来得及见一见阿翡吗?上次错过,下次再错过,可就不晓得要等到几辈子以后了。”

同明大师嘴唇微动,还没来得及说话,谢允瞧他脸色不对,便连忙又故作轻松道:“不过死生为一,终有殊途同归之日,多不过百年而已,倒也不妨,无需挂怀。再说……也许她会临时起意,突然想到东海转转,过两天就到家门口了呢?天意自来高难料,不然她当时怎么那么巧就步了梁公后尘,掉进那小小石洞里了呢?”

同明大师低头念诵佛号。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书房中的两人同时一愣,片刻后,只听刘有良朗声道:“殿下,同明大师,岛外有客来。”

这话音一落,即使心有天地宽如“想得开居士”,神色也接连几变。谢允当时好似哽住了,一把拉开房门,问道:“是谁?”

天意自来高难料,不如意事常八九——两刻之后,不速之客登了岛,来人却不是周翡。

一排精光内敛的大内侍卫在谢允那简陋破旧的小书房外跪了一排。

陈俊夫缓缓地拎着他织渔网的长梭子走过来,一言不发地靠在门边站好,林夫子身形一晃,便落到了书房房顶,两条小胡子一动一动的,道:“今日既不逢年,也不过节,你们来做什么?”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有匪-Priest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