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匪-Priest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五十九章 南都金陵 · 二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谁都没吭声,江风盘旋在屋顶,四下静谧得仿佛只剩下水声。方才那艘画舫已经游走了,而谢允依然愣愣地盯着黑黢黢的水面,好似那里正打算要开出一朵转瞬枯荣的昙花。

周翡一不小心,自己把一整壶酒都喝完了,直到壶里一滴也倒不出,她才发现自己一点味道也没尝出来,这壶美酒喝得好似饮驴,纯粹是浪费了店家一番心思。她突然觉得尴尬得很,“腾”一下站了起来,谢允却仿佛耳朵上生了眼睛,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除非正在遭人追杀,否则谢允脸上鲜少能看见这样深沉的表情,大约是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颇多尴尬,不好太过认真,便只有一直玩世不恭下去,以期让自己和别人都能好受一点。

他手指扣得很紧,指尖竟有些发白,声音发紧地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周翡其实很想自欺欺人地说一句“我会在金陵陪你住一阵子”,可她也知道,谢允问的并不是她眼下的打算,而是他死之后。她有心回避,有心装傻,可是看见他那双倒映着波光的清澈目光,便终于还是咬紧牙,调转目光,直面丑陋的真相。

“我不知道,”好一会,周翡才说道,“可能要看看我爹有什么差遣,倘若没有,北斗那两颗人头我是一定要取回来的。等清了这些旧恩怨,我可能会回四十八寨,帮楚楚整理那些失传的东西,需要的时候再给寨中当个打手,然后……然后也许就天下太平了吧?”

“嗯,”谢允嘴角露出了一点奇特的微笑,“前人已经把路铺好了,还有什么好不太平的?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周翡看着他,觉得他除了消瘦,那模样与八年前他初到四十八寨、在一片牵机中走转腾挪的时候几乎没怎么变过,他好像一个已经被短暂的光阴与过多的经历定了型的人。

谢允无理取闹地冲她笑道:“我想求你嫁一个短命的丈夫,这样二十年以后,我还能再去找你。”

周翡用力将自己的手往外抽,可是谢允的手指好像编成了一方逃不脱的牢笼,纹丝不动地凝固在半空,她便忽然发起抖来,所有习惯了隐匿和内敛的情绪都汇聚成一股汹涌的暗流,声势浩大地在她狭窄的心口来回碰撞。

谢允双手捧起周翡的手腕,低头将她的手贴在自己的额头上,低声道:“别哭,人与人相聚之日,总共不过须臾,哭一刻就少一刻,岂不是很亏?你我未曾白头,便已经能算是相伴一生,有始有终,说来不也是幸运么?未必要活到七老八十。”

周翡猛地甩开他:“你才哭。”

“好,周大侠怎么会哭?毕竟是能‘脚踩北斗’的天下第一。”谢允顿了顿,又十分机灵地补充道,“虽然是自封的。”

因为多抖了一句“机灵”,金贵得让太医团吵成一锅粥的端王殿下被追打了八条街。

民谚里所说的“一寸光阴一寸金”,几乎都已经成了孩子们不愿听的陈词滥调,周翡小时候在周以棠书房里打盹的时候,时常会挨上这么一句数落,她从来都是左耳听、右耳冒,而她长到了这个年纪,居然后知后觉地体会到此言中三味。他们只有这一点时间,好像穷困潦倒的守财奴手中那把光秃秃的大子儿,越数越少、越数越捉襟见肘,恨不能将每个子儿都掰成八瓣花,恨不能将每一个须臾都切分成无数小段。

白天,两人要各自分开,谢允在宫里挺忙,时常要应付一大帮人——没完没了的礼部官员,没有屁用的太医,以及赵渊自己。赵渊仿佛是为了讨好谢允,甚至将自己圈禁了多年的皇长子赵明琛也放了出来,而且三天两头地召唤明琛进宫,让一个满脸憔悴的和另一个一身病容的尽情表演兄友弟恭。

这种时候,周翡一般都在梁上看赵家的热闹,谢允和她短暂地商量出了一套特殊的手势,谢允常常一边人五人六地同别人虚以委蛇,一边用背在背后的手对周翡打些尖酸刻薄的真心话,几次三番逗得她这梁上君子险些露陷。等打发了这群闲杂人等,谢允便会将皇宫内院视为无物,带着周翡在金陵城里到处玩。

纨绔那一套,江湖客那一套……他什么都会,什么都能上手,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教坏了周翡——如果不是谢允身上的透骨青发作越来越频繁,每日肉眼可见地衰弱下去,这些天简直能堪称美好了。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而随着国耻之日腊月初三的临近,端王暂居处也越来越热闹,隆重的礼服与御赐之物流水似的往里送,而朝廷内外也不知从哪里掀起了一股谣言,说皇上在这个节骨眼上将端王接回来,恐怕是动了要立太子的心。这谣言效果非同小可,谢允门前几乎有些门庭若市了,闹得他不厌其烦,差点想搅黄了赵渊这场所谓的“祭祖大典”,只好每日装病,闭门谢客。

腊月初一,祭祖大典已经一切就绪,就等正日子各方粉墨登场了。而就在此时,前线也应景似的传来捷报,北朝仓皇集结的残兵败将根本像是纸糊的,有些甚至听见南朝大军动静便已经望风而逃,周以棠在数月之内便直逼王都。一年难见几颗雪渣的金陵居然早早地便下了场小雪,虽然柔弱得很,才落地就化成了泥,但借着“瑞雪”之名大拍马屁歌功颂德者却是声势浩大。

至此,天时地利人和,于赵渊,好像已经一应俱全。

可赵渊却显得比往日更加心神不宁,照常来探病的时候,才刚与谢允说了几句闲话,一个大内侍卫模样的男子便匆忙进来,弯腰在赵渊耳边说了几句话。此人想必是赵渊的心腹,用了“传音入世”一类的功夫,连只言片语都没露出来,话没说完,便见赵渊的脸色变了,猛地站了起来,甚至没同谢允交代一声,转身就走。

谢允假模假样地将他送了出去,不动声色地冲周翡打了个手势,听见一声轻响,知道周翡是依言追了出去。他若有所思地靠在门口,轻轻拢了拢外袍,这时,正巧一个收拾茶具的小太监端着一堆杯盘躬身出来,行礼时无意中看了谢允一眼,当即吓得“啊”了一声,手里的杯盘在地上撞成了一堆碎瓷,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殿、殿下……”

谢允这才回过神来,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僵直的手指尖竟生生的裂开了,皮开肉绽,他居然也没感觉到疼,还不小心将外袍衣领蹭得殷红一片,活像刚抹了个脖子。

周翡则悄悄地缀上了赵渊。

赵渊怕死怕得很,所到之处,各种侍卫与大内高手或明或暗地将每个角落都挤满了,饶是周翡武功高,也几次三番差点被人发现,着实出了好一把冷汗,好不容易靠近赵渊的寝宫,她也没什么办法了——赵渊这厮住的地方为防有人刺杀,周围方圆三丈之内,连过膝高的小树都给砍干净了!

铁桶一般的侍卫围在他寝宫周遭,还有人来回巡逻。

周翡还是头一次见到怕死怕得这样隆重的大人物,刚开始觉得赵渊有点逗,片刻后,她有点笑不出了,心头多次起伏的疑惑浮了起来——这训练有素的护卫队不可能是仓促集结的,赵渊堂堂一个皇帝,活在这样惶惶不可终日之中有多久了?

他到底在怕谁?

好像有人将“刺客”这个词楔入了赵渊脑子里一样。

就在这时,遥远的寝宫里突然传来了什么东西打碎的声音,周翡一皱眉,只见几个黑衣锦袍的侍卫匆忙离开了,她当即绕开赵渊给自己打的人海牢笼,跟上了那几个黑衣人。

几个人轻功还不错,但同真正武林高手没有可比性,周翡追得十分轻松,见那几个侍卫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带了一大帮人,声势浩大地出了宫,奔着皇城外一处民居而去。随后,有几个身着便装、寻常小贩打扮的上前,压低声音,对领头的侍卫说道:“人在这,确定,我们一直看着呢。”

周翡一皱眉——什么人?

她顺着那“小贩”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是一处大院子,院中种满了花,在寒冬腊月天里竟开得芳香灼灼的,几条花藤从院墙里攀出来,泄露了满院春色,竟显得有些诡异。不知为什么,这开满花的院子让周翡觉得有点熟悉。

下一刻,领头的黑衣侍卫一声令下,众人将小院团团围住,粗暴地破门而入……然后这帮人一起呆住了。

只见那小院寂静一片,挂衣服的架子犹在,上面的盛装却不见了踪影,几根翠鸟的尾羽飘落在地上,而繁华簇拥下,挂着一个小小的秋千,在微风中一摇一摆。仿佛住在院子里的都是人间精怪,稍有风吹草动,便隐去身形,消失无踪。

与当年邵阳城中,一宿烟消云散的羽衣班小院一模一样!

这时,吊得高高的女声远远传来,唱道:“长河入海,茫茫归于天色也——”

黑衣侍卫青筋暴跳,大喝道:“追!”

众人一拥而上,顺着歌声传来的方向追了上去。等他们人都走光了,周翡才从藏身之处缓缓走出来,若有所思地望向歌声传来的地方。别的她倒不担心,人去楼空的把戏是羽衣班的绝活,反倒是方才那一嗓子唱腔让她有点挂怀——那声音化成灰她也记得,正是朱雀主木小乔那大魔头。

一个霓裳夫人,一个朱雀主,那两位若是一处捣起乱来,赵渊身边那帮酒囊饭袋倾巢而出也不见得抓得住他俩。

可问题是,他们唱得是哪一出?

周翡迟疑片刻,转身钻进了羽衣班空无一人的小院,见里屋的门虚掩着,方才燃尽的香炉气味未消,杯中还有一个底的酒水,而正对大门的墙上,挂着一刀一剑的两柄木头鞘,中间夹着一封信。

周翡小心地将那信取下来,见上面写道:“羽衣班携《白骨传》抵京,为我大昭盛世献礼。”

木小乔那一嗓子好像好像一把遍地生根的草籽,一夕之间,仿佛到处都在传唱那神神叨叨的《白骨传》,事态发酵太快,乃至于朝廷临时要禁,已经来不及了,禁军一时发了昏,听见谁唱了,便当场抓人。

可哪怕是戏子伶人之流,也不能平白无故的抓,金陵素来有雅气,文人骚客、达官贵人等常有结交名伶与名妓的旧风尚,禁卫刚一现身,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因赵渊近年来手腕强硬,没有人敢公开质疑,私下里的议论却甚嚣尘上。赵渊大怒,恼了手下这群不知何为欲盖弥彰的蠢货,将禁卫统领打了三十大板,隔日朝堂露面,绝口不提禁军抓人之事,只是十分真情流露地回忆了自己二十余年的国耻家仇与卧薪尝胆,最后轻飘飘地来了一句“犹记当年之耻,自腊月始,宫中已禁了鼓乐”。

朝堂上的众人精们闻弦声知雅意,下朝后,纷纷回家通知各路相好,夜夜笙歌的金陵夜色突然便沉默了,祭祖大典前夜,竟透出一股诡异的安宁。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有匪-Priest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