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满弓刀-念一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五回 曙后一星孤 1

杨昭的眉心微微蹙起,似在凝神端量笔下的字,又似在想着别的什么心事。

——他有着一对很好看的眉毛。浓黑而英挺,有剑的锐气,让人一见难忘。

夜深了。

今天晚上,风特别的大,似乎整个营帐都在簌簌地摇晃。若不是桩子打得结实,恐怕此刻已经被风掀翻了。为了防火,营地各处都不生火、不点灯,显得比平时清冷许多。

风烟在帐子里来回地踱步。都三天了,算来宁师哥已经出了河北了吧?军中上下,已经开始限制配粮了,眼看就快要饿肚子;为了节省体力,这两天的操练都停了下来,各营人心惶惶,说什么的都有。

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啊。

天气这么恶劣,弄不好这一阵子就会下雪,到时候天寒地冻,马无草,兵无粮,连饿带冻,哪还有战斗力来对付剽悍嗜血的瓦剌大军?

若不是那该死的杨昭,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风烟恨恨地一跺脚。

这个漆黑的夜晚,除了呼啸的风声,四处一片死寂,不如趁夜再探虎骑营,也许可以逮到个巡守的卫兵,换了他的衣帽,混进他们大营里去,也未可知。就算不行,再溜回来也就是了。

风烟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竟会这么顺利。

她摸到虎骑营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整个营区就好像空了一样,除了几队巡兵之外,连一个人影都不见。

她本来就是一身好轻功,这样松懈的设防,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形同虚设。几个起落之间,已经悄无声息地潜进了虎骑营的后围。

不会是陷阱吧?等着她来自投罗网?风烟不禁起疑,按照以往她对虎骑营和杨昭的了解,这样的情形实在太不寻常了。他们的人呢?都藏到哪里去了?

思量间,已经接近了杨昭的大帐。往常在门口守着的那两队护卫也不见踪影,只有两个值夜的卫兵把守在那里。帐中隐约透出灯光,大概杨昭还在里面。

这样的机会,简直是百年难得一遇——动手?不动手?风烟的呼吸有点急促,手心渐渐沁出汗来。

这真是奇怪,以往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她似乎从没有这样紧张过。并不是怕死,而是眼前的情形实在诡异。这一击又是必须成功不可,错过这一次,怕是再也等不到下一个机会了。

悄然伏身,潜行到帐门旁边,风烟贴近右边那名护卫身后,一手勒紧他的咽喉,以免他出声,另一手反转匕首猛击他后颈,只一眨眼工夫,就打晕了一个。

另一名护卫刚听见一丝动静,还没来得及转身,风烟已经抢上一步,只一招就制住了他,轻轻放倒。

从营帐的缝隙里望进去,里面果然是杨昭。

他在做什么?好像……在写字?

桌上铺了宣纸,这样的夜,这么大的风,这样混乱的战局,他不去研究对敌之策,却在这里闲情逸致地练起书法来了。风烟实在是不明白,杨昭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已经写好的一幅字,正搭在虎皮椅子上晾着墨迹。风烟一眼瞧过去,原来是这么一句:“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字字铁划银钩,力透纸背。从上面半干的墨迹来看,应该是刚刚才写出来的。

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

想不到,杨昭居然还写得这么一笔好字!只不过,这样的一句话,让他写出来,岂不讽刺。

风烟握紧了手里的弓弦,慢慢抽箭,上弦,开弓——锋利的簇尖,对准了杨昭的眉心。

杨昭的眉心微微蹙起,似在凝神端量笔下的字,又似在想着别的什么心事。

——他有着一对很好看的眉毛。浓黑而英挺,有剑的锐气,让人一见难忘。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a … c om

风烟突然觉得心底有根丝弦,轻轻一震,带来裂帛般的一丝惊动,让拉弓的手指也不禁随着一跳。这支箭,就要射穿他的额头,而这张脸,从此就毁了。

不知怎么的,风烟的手竟不自觉地移了下去,箭锋的一点寒光,重新又对准了杨昭的胸口。

屏息静气,弓弦渐渐拉满。风烟咬紧了牙关,手一松,终于射出了这一箭!

暗夜里一丝锐气破空的轻响,黑色小箭宛如与夜色融为一体,直噬杨昭心口!

电光火石间,一道耀目的银亮“铮”的一声,自杨昭右手下斜窜出来,在他胸前不到一掌的距离,堪堪迎上劲疾的箭矢,叮!火星一溅,箭的去势太快,被击飞的瞬间如流星般闪过。

没留一丝喘息的空间,风烟的第二支箭已经出手!准确地说,是四支箭,分别袭向杨昭的咽喉、心口和左右两侧,把上下左右的退路同时封死!这正是这把四弦弓的必杀技,当初袁小晚那样的身手,若不是风烟手下留情,也险些伤在箭下,更何况是毫无防范、措手不及的杨昭?

“来人!”

杨昭一声断喝,身形如电般疾转,左手在桌上一抄,两支饱蘸浓墨的毛笔凌空跃起,一溜墨点如花飞散,笔箭相击,竟如金铁交击,铿然一响——如非亲眼所见,风烟实在无法相信,这疾电惊雷般的箭势,连石板都禁不起这一箭的力量,却被两支小小的毛笔当空拦了下来!

几乎与此同时,杨昭右手起处,那耀目的银光乍现,当胸一箭应身断裂;而袭向他咽喉的那一道黑色箭影,随着他身形的疾转,正刚刚擦着他的耳侧掠过,箭尾带起的疾风,扫起了他鬓边的一屡发丝,倏地飘扬起来。

这四箭,和杨昭这一闪、一抄、一击,几乎是在眨眼间同时发生的,风烟的心,也在这一刹那沉了下去!原来杨昭的功夫,更胜袁小晚百倍。想必刚才他右手里的那道寒光,就是传闻中他从不离身的那把袖底刀,薄如纸、而亮如镜,以犀利和辛辣闻名的那把“惊夜斩”!

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风烟这两轮暗袭都落了空,心中明白,良机已失。他已经警觉,纵然再跟他缠斗几招,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风烟暗暗地一跺脚,正预备抽身而退,帐内却袭出一股疾风,直涌至风烟的面门!风烟疾退,腰身向后一翻,闪得虽快,却仍然一阵窒息——罡劲的力道,像是一块沉重的石板压着她的脸,呼地掠了过去。

连着打了两个旋,才好不容易稳住身子,风烟定神看时,才发现袭来的原来是一件黑色的大氅,可能是杨昭随手从身边抄起来的。就连一件衣服,在他手上,也成了伤人的武器?反击得好快!

刹那之间,风烟翻身跃起,向后急撤。就在她起身的同时,右臂一麻,如同被火烙了一下,差点从半空里跌了下来。幸好她躲得及时,只要慢上半分,只怕被刺中的就不是右臂,而是咽喉了。

一番交战,已经惊动了不远处巡逻的卫兵,风烟在疾退的一瞥之间,已经看见有人向这边奔来,更有警报的号角响了起来,呜呜声在夜风里刺耳地划过。要糟!

仓促间风烟来不及分辨回营的方向,只是尽全力飞奔。在这种情势下,一旦被困在虎骑营里,就死定了——弄不好,还会连累萧铁笠和于谦等人,她的身份是决不能让杨昭发现的,否则,他很有可能就把行刺的罪名扣在了于大人的头上。

“捉刺客!”

“快围起来——往那边跑了!”

警号、锣声、叫喊,杂沓地向风烟的方向追来。

风声在耳边呼呼掠过,关外的寒风拍在脸上,像针刺一般,又痛又麻。右臂也开始剧痛起来,风烟知道,鲜血正在渗透袖子,如果不赶快止血,体力就会迅速透支,而遗留下来的血迹滴在地上,也会成为他们追踪的线索。

眼前出现了一处亮光,在暗夜里尤其触目。风烟突然想起,前面就是大营和虎骑营共用的一处靶场,练习射箭击技之用,前几天赵舒还带她来过。那靶场前面挂着的两串灯笼,还是赵舒亲手挂上去的呢。

灵机一动,这里不就是一个现成的藏身之处吗?

风烟的身子凌空一折,疾如星火,柔若游鱼,足尖在靶场围墙上一点,已经翻进了墙内。

“你们带人往那边追,你,带人跟我进去搜!”

靶场门外传来一阵喧嚷,那个声音还很耳熟……风烟忍不住在心里哀叹了一声,还真是冤家路窄啊!不就是那个三番两次被她教训过的佟大川?

要是被他逮个正着,他肯放过这次报仇的机会才怪。

一边脱下夜行衣,匆匆撕下衣襟把右臂上的伤包扎了一下,一边在心里暗暗后悔,如果早知道杨昭的功夫这么俊,就不会这么莽撞了。这行刺不成,却把自己给陷了进来,真正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丢脸丢大了。

好在穿得厚,外面还有披风,血迹并不明显,几乎看不出来她已经受了伤。

“喂,站住!”

刚要找个隐蔽点的地方躲一躲,风烟身后就传来一声大喝:“哪一营的?!”

“我是哪一营,关你什么事?”风烟转过头,果然没错,正是佟大川。

佟大川看清楚风烟的脸,不由得差点跳了起来,“又是你!这三更半夜,你鬼鬼祟祟地躲在靶场里做什么?”

风烟扬起头,“这靶场又不是你家的,我凭什么就来不得?本姑娘偏偏喜欢三更半夜地来练箭,你要怎样?”

“头儿,不用跟她废话,肯定她就是刚才的刺客!”一个佟大川的手下,气哼哼地道,“前两次她大闹虎骑营,心里就没存着什么好主意。”

佟大川听了这话,正中下怀,“没错,她连指挥使都敢骂,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再说这里隔虎骑营又这么近……”

早知道他们是有仇必报,现在逮到机会,岂有错过之理?风烟偷偷在心里叫了一声苦,嘴上却依然不肯示弱,“难道你们虎骑营的规矩,附近的靶场晚上都不准有人来练箭?”

周围的人声已经越来越嘈杂,大概是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向这边围拢过来了。

佟大川盯了风烟片刻,十分狐疑地道:“你在练箭?”

“不练箭,难道在靶场等着你们来大呼小叫的么?若知道会遇见你们,就算用轿子抬,我也不肯来的。”

“头儿,不用跟她啰嗦了,把她带回去,给指挥使一审就知道了。”先前那名手下又在聒噪。

“这个……”

佟大川刚要说话,外面却传来一声喊——“指挥使到——”

“指挥使来了!”佟大川和一群手下立刻两边闪开肃立,一个个屏息静气,刚才的跋扈顿时一扫而光。

风烟不禁垂下了头。运气不会真的这么差吧?

她的眼睛先看见,被闪出来的一条通道上,缓缓踏进来的一双黑色军靴,再往上,是镶了一道红色滚边的战袍一角,在风里猎猎飘荡。

几乎没勇气再往上瞧了,单看这身服色,就知道是杨昭。别人不清楚,难道杨昭心里也会不清楚?落到他手上,今晚是插翅也难逃了。自己的性命反而事小,怕的是,让杨昭和王振抓到自己阵前行刺的把柄,因此而连累了宁师哥和于大人他们。

佟大川抢着报告:“指挥使,我们搜到这里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陆风烟在靶场——说是练箭,这三更半夜,月黑风高的,练的哪门子箭啊?”

杨昭的声音道:“陆姑娘,你有什么解释?”

声音很平静,一丝火气也没有。这怎么可能,难道他还没有发现,行刺的人就是她?

风烟片刻之间,心念数转。

硬拼,是一定冲不出去的;挟持杨昭?胜算极低。听他的语气,还未必马上就能肯定,她与今晚的刺客就是同一人。或许蒙混一下,还有侥幸过关的希望。

“是,我在练箭。”风烟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说。

“可是从你站的地方,到那排靶子,未免也太远了。”杨昭的声音里,甚至多了一丝揶揄。

他什么意思?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大雪满弓刀-念一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