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满弓刀-念一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八回 夜深一梦重 2

袁小晚说得没错,杨昭本来可以不用面对这一切,他可以自在逍遥地当他的都御指挥使,不费一兵一卒,不沾点滴血腥,反正远征西北,挂的是萧铁笠的帅!他那么聪明,难道还会不明白?

月光平静如水,寒气袭人而来,风烟却觉得心头有如火在烧。

想起在靶场,他握着她的手,稳稳地拉开弓弦;在铁壁崖,他把她抱到岩石上包扎伤口……他或许只是无心,但她却再也忘不掉。

也许宁师哥责怪得没有错,她是动了心,她是迷上了杨昭。这种迷恋,就像丝一般,从心里长出来,密密麻麻,时时刻刻把她缠绕。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从第一眼看见他,也许是直到刚才这一刻;风烟也想不起来,这都是怎么发生的。

她只知道,从来没有一个人,让她这样的震动、悸动、感动,从来没有一个人,让她这样的生气、憎恨、恼怒,却又这样的牵挂和担心。从来没有一个人,让她在这么寒冷的夜里,心如火烫!

如果想起一个人的时候,心酸得想要抱紧他,这种滋味,算不算是爱上了他?

又下雪了。

这边关,风雪都是寻常事。天已经黑了,各营都生起了火来,虎骑营也不例外。

袁小晚的帐子里,火盆远远搁在屋角,除了铜灯之外,又挂了好几只灯笼,格外的明亮。地上铺了红毡,上面堆满了小山似的棉花和布匹,风烟和袁小晚就埋在棉花堆里。

“棉衣棉被这些军需,不是应该由京里准备好了送来的吗?”风烟正在哀叹,“怎么是些布和棉花?”

袁小晚笑道:“你都抱怨一个晚上了,还是老实一点,快些动手缝被子吧。”

“又是户部王骥搞的鬼。”风烟不甘心地嘟哝了一句,拿起针线,又叹了一口气。动刀动枪的,她是行家;可是这针线活,从小师父就没教过,哪里比得上袁小晚的一双巧手?

袁小晚一边低着头飞针走线,一边安慰她:“咱们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明天再找些人过来帮忙。”

“谁分到我缝的被子就糟了,会漏棉花的。”风烟自我解嘲。

“你呀……”袁小晚摇了摇头,“不然这边就交给我,你去那边煮红姜汤好了。”

“没问题!”风烟终于可以从棉花堆里钻出来,拍了拍身上的棉絮,开始动手在炭火上架起汤镬。“小晚,这红姜汤的方子,是从哪里弄来的?治冻伤很灵验。”

袁小晚道:“你当我是吃白饭的呀,指挥使为什么要把我从京城里调出来,就因为我熟悉西北的气候,又精通医药。”“你是精通毒药吧?”风烟笑着损了她一句,“那你在这西北一带生活过?”

“我娘是关外的人,可我爹是汉人。”袁小晚淡淡地道,“我十五岁之前,就一直在宁远。”

难怪她看上去总有点怪异,原来不是纯粹汉人的血统。

“那么,你怎么会成了杨昭的属下,还跟他去了京城?”“那是三年前打蒙古兀良哈的时候,他救过我。后来军中有很多人冻伤,我就留下来帮忙了。”袁小晚停下手里的阵线,出了一会儿神,“那时虽然也很冷,很苦,可是心里是快·活的;不像这一次,到处看人白眼。”

风烟一阵惭愧,“是我误会你们了。”

“那你又是怎么发现是误会呢?”袁小晚抬头看着她,“不会是——指挥使跟你说过些什么吧?”

风烟点了点头,“是我问他的。”

落l霞x小x说s = w w w * l u o x ia * co m

袁小晚不禁一呆。连她都不知道的事情,风烟居然什么都知道?杨昭做的事情,从来不轻易跟别人解释,风烟却是一个例外。

“小晚,荆芥都用完了。”风烟举起贴有“荆芥”标签的陶罐摇了摇,只剩一只空罐。

“哦!”袁小晚回过神来,“这个——我已经叫刘进去告诉指挥使了,他派了人去外面采办,应该就快要回来了。”

“是吗……”风烟答应着,心里却一动,杨昭知道她在小晚这里吗?他会不会亲自过来呢?

炭火拨旺了些,汤烧开了,咕嘟咕嘟地冒着水泡,药香弥漫。

“小晚,药来了!”

帐外传来佟大川的声音,风烟一阵失望——是佟大川,那么,杨昭不来了。

帐帘掀了起来,一阵风挟着雪花扑进来,挂在门口的两盏灯笼猛地摇晃起来,光线摇曳,忽明忽暗。

佟大川一头撞进来,抱着两个斗大的陶罐,“不止是荆芥,还有貂油呢!上次没买着貂油,小晚还老大不乐意”

“是你的功劳么?”袁小晚拆穿了他,“又不是你出去办的。”

“我说你骗不过小晚,你非要来讨个没趣。”帐帘又一掀,灯火为之一黯,来的是杨昭。

刚才他在佟大川后面,拍了拍身上的雪,才进帐来。

风烟眉梢一扬,心跳好像快了几拍。他身上雪虽拍过了,可是肩上却还落着厚厚的一层,看样子,又是把营里营外都巡查了一遍才回来。

“这鬼天气,可真冷啊……”佟大川一抬头,看见炭火边的风烟,不禁失声道:“你怎么来了?”

“是我叫风烟来帮忙的。”杨昭走了过来,在火边坐下,正好在风烟旁边。

“可是……”佟大川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有点不情愿地凑到火边。指挥使糊涂了么,陆风烟这么刁蛮,难道看她的脸色还没看够?

杨昭看了看风烟,他本来可以不用自己过来的,但心里总是惦记着,好像什么事情没做完。出来是要巡视大营周围的布防,可不知不觉就绕到这里来了。

“你……还没回去?”他问得有点多余。

“唔。”风烟的脸映着火光,一片嫣红,“你怎么来了?”

佟大川在旁边一阵迷糊,今天怎么了,大家废话那么多。指挥使明明是跟他一起送药来的,不然还能来干吗?

“喝点汤吧,暖和些。”风烟拿起木勺,舀了一碗出来,递给杨昭。辛辣沸腾的香气,直冲鼻端。

“我也要。”佟大川翻了一个白眼,是他先来的吧,怎么只有杨昭的份?“你就只知道指挥使一个人冷啊?我的脸也都冻麻了。”

“你怎么也没上没下起来了!”风烟瞪了他一眼,“以前我说杨昭一句不好听的,你就气得跳脚;现在我好好拿他当回事了,你又看不顺眼。是不是想打架啊?”

“你……”佟大川噎住,气死人了,陆风烟这丫头牙尖嘴利,他哪是对手。

“哪。”风烟嘴上虽然这样说,可还是盛了碗汤递给佟大川,“多喝汤,少说话。”

佟大川反而有点手足无措,咦,这是怎么了,她突然这么好说话!要是搁在往常,这碗汤应该是扣在他头上才对吧。

杨昭端着汤,喝了一口,暖意从喉咙直透胸膛。“外面雪大路滑,风烟就留在小晚这里过夜吧,也省得一步一滑地在路上耽搁。”

袁小晚一怔,抬头看了看风烟。杨昭要留她?也许是她多心,怎么竟觉得他们两个之间气氛微妙,欲语还休。这是她的营帐,可是在这里,仿佛她和佟大川,却变成了多余的外人。“指挥使说的没错,这么大的雪,明天只怕连兵都练不成了,还回那边做什么?”佟大川却浑然不觉,接着杨昭的话道:“不如就留在小晚这里帮忙。”

“想要偷懒?”杨昭语气闲适,“明天练兵你敢不到,就等着军棍伺候。”

“噗!”佟大川一口热汤登时全喷了出来,“我哪敢啊?”

风烟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是严冬,她这一笑,却仿佛比春光还要明媚。

这是第一次,看见她的笑。杨昭心里一动,原来风烟开心的样子,是这么好看。

“……是不是。”佟大川说了句什么,他没听见,佟大川伸手在他眼前晃了几下,“指挥使?”

杨昭一回头,“什么?”

“时候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练兵场。”佟大川提醒他,“咱们是不是该走了。”

“哦,对。”杨昭这才想起,“是不早了。”

再不离开,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用心了。陆风烟的美,关他杨昭什么事?害他这样把持不住!大战在即,军中上下气氛绷得这么紧,他身为督军,却在这里留恋风烟的声音,风烟的笑。

风烟看着他起身,笑意停留在唇边——才说了几句话,他这么快就要走?而且走得这么急,连头都没回一下。

“哎,等我一下……”佟大川匆匆搁下了汤碗,追了出去。

——他在躲着她。风烟不懂,千军万马当前,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却没胆量面对一个陆风烟?他到底在躲什么?

把手里的木勺往汤镬里一扔,风烟转身就往外走。刚到帐门处,就听见袁小晚在身后问:“你要去哪里?”

风烟没回头,“去追杨昭。”

“你——喜欢他?”袁小晚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不可能吧,是她猜错了,风烟和杨昭,一直都是死对头啊。

风烟停在那里,有片刻沉默。如果承认了,会不会成为大家的笑柄?杨昭的心意,她还摸不透,怎么能这样莽撞地追了出去。

她喜欢杨昭吗?只要现在说不是,应该还来得及。从此她对杨昭怎样,不会有人知道,他做他的指挥使,她做她的陆风烟,那些心动心醉的瞬间,就可以这样若无其事地烟消云散。但是,风烟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寂静里响起:“是,我是喜欢杨昭。”声音不大,可是字字清晰。

袁小晚手指一震,针尖刺入指心,渗出一粒豆大的血滴。风烟只说了一句话,这么简单,这么坚定,可是她这么多年都从来没敢说出口!

没等袁小晚回答,风烟已经伸手掀开帐帘,冲进了风雪之中。

进与退,本来就在人的一念之间,她毫不犹豫,因为她从未如此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心意。不管结果如何,她要的,就只有杨昭一个,就算前面有再多的风雨、再多的陷阱,她也要跟他在一起!

“杨昭!”

透过寒风,杨昭隐约听见身后的声音。

回头看时,却是风烟,连一件厚点的外套都没穿,就匆匆追了过来。真是胡闹,这样滴水成冰的夜里,她也不怕冻出病来。

“你又跑出来做什么?”杨昭三步并做两步地迎了回去,“快点回帐里待着!”

风烟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停住了,追得太急,有点喘,扑通扑通的心跳声,连她自己都听得见。隔着纷纷扬扬的雪,杨昭已经近在咫尺,可是糟糕,刚才的勇气都突然流失在周围的空气里。

她只想着来追他,可是真的追上了,又该怎样呢?

“你怎么了?”杨昭伸手碰了碰她的额头,冷冰冰的,应该不是病了吧。谁知道他的手还没有放下,风烟突然往前一步,伸手捉住他的袖襟,踮起足尖,飞快地在他脸上落下一吻!

震惊。

杨昭所有的思想、动作和表情,刹那间陷入了停顿,整个人都如中雷击般地呆住了——不敢置信!

风烟很快地退了回来。何止是杨昭,就连她自己,都被自己给吓住了。她疯了吗,怎么可以这样?

“你……”

杨昭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刚说了一个字,风烟已经打断了他:“对不起。”

她已经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下去了,刚才那一瞬间,她完全失去了控制,像是中了邪,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我走了。”没等杨昭回答,风烟已经转身跑掉了。就算后面有追兵的时候,她也从来没跑得这么快过——简直就是惊慌失措。

杨昭的脸是冷的,大概是风雪扑面的缘故。风烟混乱的脑袋里,只有刚才那个瞬间的感觉分外清晰。不过是轻轻一触,她却觉得腿都软了,好像全身的力气都已经被耗尽。

雪愈下愈大,杨昭怔怔地站在原地,都快变成了一个雪人。

风烟已经跑远了,连个影子也不见。可是她温暖而柔软的轻轻一吻,仿佛到此刻还停留在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呼吸的芬芳。

在京里手握重权,挥金如土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亲近过女人。可是,唯独这一次,在霜冷长空的边关,在飞雪如花的夜里,这一吻的滋味,让他一生难以忘记。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大雪满弓刀-念一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