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满弓刀-念一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九回 长醉不愿醒 2

杨昭越过他,走到营帐门口,一把掀开帐帘。狂风夹着雪花猛地灌了进来,他的衣襟也立刻被风鼓起。

“你看一看,这么大的风雪,都什么时候了,风烟还没回来。”杨昭心如铅重,“万一出了事,你担当得起么?”

“报督军——佟将军到了!”门口的侍卫指着风雪之中匆匆赶来的人影,向杨昭报告。

佟大川呼哧带喘地跑来,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杨昭叫他叫得这么急。“指,指挥使……什么事啊?”

“你知不知道宁如海去闯剑门关,风烟赶着去拦截他了?”杨昭也不等他站稳,劈头就问。

“知道。”佟大川回答得倒也干脆,“听叶知秋说的。”“既然知道,还问我叫你来有什么事?”杨昭不禁恼了,“谁给你的胆子,竟敢隐瞒不报!”

佟大川这才看出来杨昭的脸色不对,心里打了个突:“指挥使,我没敢隐瞒不报,我那时是急着赶去练兵场,所以就叫小晚来回报一声。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军情大事……何必……”

他越说越小声,因为杨昭的脸色越来越差了。

“宁如海和陆风烟,如果是咱们虎骑营的人,你也这么不以为然,眼看着他们出事,也不闻不问么?”杨昭咬了咬牙,额上隐隐浮现一条青筋。前一阵子,手底下这一营弟兄,都跟着他受委屈,遭人白眼,他心里亏欠,所以对他们就难免比以前纵容些;想不到这个佟大川,被惯得无法无天,居然问都不问一声,就替他杨昭作了主!

袁小晚和佟大川那点心思,难道他还会摸不透?所谓赶着去练兵场,所谓忘了,都是借口。

“现在没工夫跟你算账,赶快派人出去找!”杨昭尽量压着脾气,现在发火又有什么用?“给我备马。”

“你要亲自去找?”佟大川吓了一跳,失声道,“不可以!”

“你……说什么?不可以?”杨昭真的被他气倒了。这虎骑营上下,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对他说这三个字。

“外面正是暴风雪,指挥使,战事在即,形势这么紧张,说不定瓦剌兵在哪里出没,你不能去啊,太危险了。”佟大川不知死活地拦着杨昭。

“你也知道危险?”杨昭停下了步子,看来佟大川不糊涂啊,他也知道关外暴风雪的厉害。

“陆风烟自己想去送死,又不是我叫她去的。“佟大川情急之下,口不择言,“上次他们去打黄沙镇,咱们百般阻拦,不是也没拦住吗?再说她好几次明里暗里地侮辱指挥使,我还巴不得她再也回不来呢——”

“啪!”一声脆响,佟大川蓦然住了口。

杨昭这一巴掌,打得很重,佟大川嘴角立刻就见了血,耳朵嗡嗡直响,半边脸都似乎麻了。

叶知秋早已经傻在一边,他几时见过杨昭发这么大的火?就连当初风烟指着他的鼻子,说他是王振身边一条狗的时候,他也没这么生气过。

“让开。”杨昭迸出两个字。这佟大川如果不是这些年跟着他出生入死,就凭他刚才那番话,此刻就不仅仅是一记耳光的事了。

佟大川扑通一声,单膝跪倒。“今天指挥使就算要了我这条命,我佟大川也不能让指挥使出去冒险!外面冰天雪地,路途又远,万一有什么闪失,叫我怎么跟弟兄们交代?为了一个陆风烟,指挥使,你值得么?”

杨昭看着佟大川,他半边脸都已经又红又肿,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好像刚才那一巴掌,不是打在他脸上。

这些年来,佟大川鞍前马后地跟随他,风里雨里,忠心耿耿,他纵然再生气,也不能当真把佟大川处治了吧。可是,风烟在哪里?他心里已经像是着了火,偏偏这个佟大川还死活缠着他不肯放!

“你起来。”杨昭退了一步,单手把佟大川扶了起来,“你的心思我知道,可你怎么就不知道我的心思?今天我是一定要去把风烟找回来的,无论什么人,都拦不住。”

佟大川呆住了,他比谁都明白,杨昭说出来的话,从无更改。

“你回去吧。”杨昭从他身边走过去,迎着呼啸的风雪,出了营帐,“还有,不要再让我知道,你和风烟过不去。”

“指挥使!”佟大川在后面叫了一声。区区一个陆风烟,值得他这样紧张么?

“不用叫了,省省力气吧。”叶知秋在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杨督军带兵打仗这么些年,若是连他自己的心上人都保护不了,你叫他怎么跟自己交代?”

“你是说——”佟大川霍然回头,“指挥使和风烟,他们——”

“还用得着我说么?难道你没长眼睛?”叶知秋摇了摇头,“杨督军是个处事不惊的人,乱军阵里都没见他皱过一下眉头,可是刚才,他急成那个样子。你呀,不是我教训你,那一巴掌还真是挨得轻了,换作别人,嘿嘿,只怕连脑袋都保不住了。”

落·霞+小·说w ww - l uox i a - c om-

佟大川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难道,真的是他错了?

好冷啊。

这种冷,仿佛从来没有体验过,头发、眉毛都结上了冰,手和脚已经麻木得失去了知觉,连五脏六腑都几乎凝固——天地间都是席卷一切,肆虐的风雪,看不清方向。如刀的寒风刮在脸上,已经不觉得痛,只觉得窒息。

这是哪里?

风烟一步一步在雪地里挪动,马早就已经倒下了,可是她不能倒下啊,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她去做。宁师哥没有追回来,仗还没有打完,最重要的,她还没来得及在临走前去跟杨昭道个别。

——好冷啊,杨昭,你在哪里?

腿越来越沉重,每一步都耗尽全身的力气。风烟所有的知觉都在渐渐消失,心里那个唯一的念头却越来越清晰。来不及了,来不及了,要快点走,快点回去见杨昭。

这场暴风雪,就像是突如其来的一个梦魇,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一片白茫茫无边无际的大雪。风声在耳边呼啸,连耳膜都快要被撕破了。

她是不是曾经做过这样一个噩梦?为什么这种彻骨的寒冷,这种无论如何也要见到他的渴切,会莫名地熟悉,仿佛前世曾经走过这个地方。

——杨昭,杨昭,杨昭!

风烟迈出的每一步里,都有他的名字,只有这两个字,才有力量支撑她这样艰苦地走下去。她知道,这里离大营至少几十里,而且又失去了方向,凭她这样慢慢的移动,走回去的希望是多么渺茫。可是,怎么能甘心放弃呢?那个有杨昭、有温暖、有牵挂的地方,还在前面等着她回来。

风声还是那么凄厉,远远的却似乎有人叫着她的名字,“风烟,风烟……风烟!”模糊而遥远,似真似幻。

是她的意志力在涣散吧,还是她想着杨昭的心太切,怎么可能在这样的风雪里,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

风烟停了下来,侧耳倾听。可是,耳边的声音在渐渐消失,连刺耳的风声也仿佛听不见了。睫毛上的冰霜,挡着她的眼睛,可是风烟连抬手擦一擦的力气也没有。

“风烟——”是谁在身后抱住了她?是她的幻觉吧。模糊间想起在靶场的那一晚,杨昭把着她的手,开弓,瞄准,射箭。箭如流星,射中的是靶的心,还是她的心?他在她身后,温暖而稳定,轻轻地将她环抱。仿佛三生之前,这个怀抱,就曾经属于她,那么熟悉,刻骨铭心。

“杨昭……”风烟用尽全力,把心底这个名字念了出来,可是她的耳朵已经听不见了。

“风烟!你怎么样?”杨昭拦腰抱起风烟,她已经失去了知觉。

从来没有一个时刻,像现在这么害怕。杨昭抱着怀里冰冷的风烟,几乎不敢去探她的呼吸。她的整个人,都仿佛冻上了一层冰,隔着重重衣衫,那刺骨的寒意还是透胸而入!

杨昭心头,刀割般的一痛。都是他的错,是他来得太迟,才会让她在冰天雪地里迷了路,都是他的错。

“嘶”的一声,杨昭身上那件温暖名贵的黑色貂皮大氅已经被他一把扯了下来,密密地包裹在风烟的身上。

抬头看了看呼啸的风雪,他知道,此时再赶回大营,已经来不及了。风烟的体力早已耗尽,这回营的路程,她是撑不下去的。眼下这种情形,就只有在附近找个避风的地方,先歇歇脚,等风烟醒过来再说。

身后是风烟,昨夜的火堆还没有熄灭,余烬袅袅冒着轻烟,那种宁静缱绻还点滴在心头,欲走还留,缠绕不去——如果他有选择,如果这一战不是这么的重要,他怎么舍得就这样放开手。

温暖而明亮的火光,自黑暗中升起,照亮了这处背风的山洞。

杨昭收起了火折子,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地方,勉强可以避避风雪。

可是火虽然生了起来,风烟却不能直接烤火;冻僵的人,再被火一烤,骤冷骤热,肌肤禁受不住,就会坏死。初到西北的人不知道厉害,常常因为这样而导致关节受损,甚至送命的都有。风烟的气息微弱,可是只要她还活着,他就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她醒过来。

杨昭的手移向风烟的领口,轻轻解开她的衣襟。被雪水浸透的衣服一层层脱下来,风烟纤秀而光洁的肩膀就在眼前。没有了盔甲的包裹,她的柔弱让他意外。

杨昭缓缓解开自己外衣的扣子,抱起风烟,把她轻轻地揽入自己的怀里。

她的冰冷贴在他温暖的胸口,她的长发上结满了冰霜,慢慢被他的体温融化,一滴一滴地,沿着他的肩头滴下来。

杨昭握紧了风烟的一只手,她的手细腻而秀气,可是指尖和掌心都磨起了薄薄的一层茧,大概是常年握着弓弦的缘故吧;只怕用最好的貂油和珍珠粉,也不能让它恢复原来的柔滑。但不知道为什么,把这只手握在他的掌心里,那种安心的感觉,却从来不曾体会过。

想起第一次在萧帅帐中看见她,那种不屑一顾的挑衅,咄咄逼人的明艳,那时怎么也想不到,有天他会为了她,在暴风雪中追出大营几十里。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思被她牵绊住了呢?是在她闯进虎骑营,撂倒了佟大川,大声告诉他要去攻打十里坡的时候,还是在靶场,拉不开弓弦,情急又不肯低头的时候?他怎么居然都想不起,对她的动心,是从何时何地开始。

冰霜化成水,沿着风烟的发梢,滴落在他身上,凉意彻骨。杨昭忽然有点心酸。

在京里被王振陷害,被朝臣误会,在关外被萧铁笠排挤,被赵舒韩沧他们百般冷落防范,甚至虎骑营上下也都有怨言;纵然是百口莫辩的委屈,他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想着风烟,想起她和他之间的误会重重,想起她涨红了脸费力地说那句“对不起”,想起她在宁如海面前固执地替他争辩,还有刚才,她湮没在风雪里,孤零零的小小身影……一种陌生的酸楚,慢慢浸过他心底。

“杨昭……”不知过了多久,怀里的风烟突然轻轻动了一下,发出一句模糊的呓语。

“我在这里。”杨昭一震,低下头,风烟是不是已经醒了?

风烟的眼睛缓缓张开,正对上杨昭的双眼,一刹那间,仿佛连呼吸也为之停顿。

“你醒了。”杨昭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冰冷了,带着微温。

“你——”风烟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她居然是在杨昭的怀里啊!而且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中衣。

几乎反射性地想要跳起来,杨昭却一把按住她的肩,“不要动,你的身体太虚弱了。”

风烟苍白的脸蓦然烧红了,她的确没有力气离开他的怀抱。耳边就是他的心跳声,温暖而清晰。

杨昭的手指,缓缓从风烟的额头滑过眉梢,停在她轻轻颤抖的睫毛旁边,带着无尽的爱惜,“风雪快停了。以后不要再一个人出营,我不放心。”

“可是,宁师哥……”

风烟想要解释,杨昭却微微一笑,“我都知道。放心吧,这么大的风雪,他们也一定是被阻在路上了。”

他的声音虽然低,却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再睡上一会儿,等雪一停,我就带你回营。”杨昭抱着风烟站起来,走到火堆旁边,“你不好好休息,待会儿怎么有体力赶路?”

——如果时间可以停止,她宁愿永远停留在这一刻。风烟静静地闭上了眼睛,在这里,温暖的火光摇曳,风雪的呼啸也变得遥远,战场、杀戮都沉淀了下去,四周的气氛安静而温柔,她的头就靠在杨昭的肩上……从来不曾想过,一生当中,会有如此沉醉不愿醒的时光。

“等打完这场仗,我就带你回京城。”杨昭低声道,“从此以后,再也不让你踏进战场半步。”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大雪满弓刀-念一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