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丁墨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13章 初试锋芒

月朗星稀,一室寒光。

林浅穿着睡衣,单手托着下巴,盘腿坐在床上。

发呆。

“我信你。”低沉而清凉的嗓音,仿佛还萦绕在她耳边,一个字一个字轻轻地钻进去。魔戒小说

不得不说,林浅的感觉有点不对劲。

其实从他一开始讲“有人向我建议明盛项目”时,她就不对了。

再到他讲“中午我已经有了决定”时,那种不自在的感觉更明显。九州海上牧云记小说

最后到他轻飘飘地丢出沉甸甸的三个字:“我信你”。林浅终于清晰认识到,这种浑身不适但又有点暗爽的感觉,叫做“受宠若惊”。

当然,一直以来,她走到哪里,都蛮受“宠”的。大学时是老师的左臂右膀,社团的中坚力量;在司美琪时,也是连续三年绩效优秀,甚至公司BOSS陈铮还想对她“宠”过头……

可现在“宠”她的人换成厉致诚,那就不同了。

+落-霞+小-说 w ww· l uox i a· C om ·

他完全没有商场尔虞我诈的经验,是个说得少做得多的军人。没见他对其他下属买账,却独独对她说一句“我信你”,当真比其他人讲出来,令林浅感觉更有分量。

林浅甚至有种化身“佞臣”的错觉。可不是吗,主上年少可欺,只因微服私巡时与她结识,赏识她的人品才华,就此对她格外倚仗指鹿为马……林浅脑子里甚至闪过了一个荒唐的、极具野心的念头,当然,立刻被她丢到一旁不理会了。

不管怎么说,天时地利人和,这次是她成为爱达集团实权人物之一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她主意已定,拿起手机,给林莫臣拨了过去。

听完她的请求,林莫臣只轻轻一笑:“为什么?你在司美琪工作三年,遇到多少困难。也不曾向我开口要我帮助。现在才当了爱达总裁助理三天,就要我插手,帮你的老板翻身?”

林浅“嘿嘿”一笑:“我自有分寸,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判断力?”

——

第二天上午。

林浅坐在位置上,手上拿的是一份营销部连夜赶出的《明盛项目工作计划》。

正如薛明涛昨天所说,这份计划里也提到,如今最大的困难是客户关系的建立。而客户关系中最关键的,自然是对方高层。

明盛是国内举足轻重的大国企,高层领导也都是国内商界响当当的人物,不是爱达这样的民企,可以随意企及的。

他们现在才动手,顶多跟对方办公室主任、采购经理这个层面的人搭上线,要直达高层,肯定还需要时间和机会。最糟糕的情况是,可能到对方正式招投标的日子,都不一定能和高层见上面。那这个项目也等于黄掉了。

这时,薛明涛带着几个营销经理,从厉致诚办公室出来了。个个面色凝重、行色匆匆。林浅瞅着空档,敲门进去。

厉致诚没有坐在大班桌后,而是坐在正中的沙发里,胳膊搁在膝盖上,十指交叉,撑着下巴,正在沉思。

难得看到他如此专注思考的模样,林浅放轻动作,先将桌上几个喝茶的纸杯收起来,再把桌上他的大号军用杯添了热水,端到他跟前。

他这才抬眸直视着她,静静地等她开口。

林浅微笑:“厉总,对于明盛项目,也许我可以……”话音未落,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顾延之走了进来,看到他俩,表情没什么变化,径自在厉致诚身旁的沙发坐下,对他说:“把那件事再议一议。”

厉致诚未答,而是再次看向林浅:“你说完。”顾延之也挑眉看向她。

林浅顿了顿,直入主题:“我哥哥在美国做投资工作,他原来就职的DP投资集团,正是持有明盛部分流通股份的外资大股东,他跟他们的关系还不错。我想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让他帮忙联系,或许可以安排厉总跟明盛集团高层见一次面。”

还没说完,就看到顾延之的眼睛明显一亮。林浅知道自己果然讲到他们目前头疼的点子上了,心里也是暗喜。

两人同时看向厉致诚。

他已直起身子,靠坐在沙发里,眉目静朗,并未见明显喜悦神色,似乎正在掂量她的建议。

然而在短暂的沉默后,他低沉开口:“我不需要动用你的关系。”平静,似乎还带着一丝丝固执。

林浅一下子愣住了。

顾延之也微怔了一下,他和林浅对视一眼,脸上已带了戏谑的笑意:“林浅,你们厉总在军队呆惯了,还没转过弯。他最不喜欢的事,就是利用这种……嗯,裙带关系去达成目的。”

林浅:“……”

裙带关系?

顾延之的语气半真半假,林浅一时也分不清他这么讲的用意。可……BOSS不会真的“轴”成这样吧?

她看向厉致诚。他也正看着她。

林浅:“我提这个建议,是因为感觉这是个方便快捷的方法。而且……”

他漆黑的眸子像是深不见底的潭水,林浅看着看着,耳边忽然又响起他昨天的话“我信你”,心头一热。

“而且什么?”他忽然极难得地开口追问。

林浅看着他,默默地答:“……而且,古往今来,裙带关系都是最好用最实用的啊。”

一旁的顾延之一愣,倏地大笑出声。

连厉致诚都是眸色一怔,然后升起浅浅的笑意,薄唇难得地弯起,冷峻的五官都柔和了几分。

林浅脸上微热。

顾延之笑罢,站了起来:“行了,林浅连这样的醒世名言都讲出来了,我们当领导的,不能不感恩。这事儿我拍板,致诚你别管,就这么定了,林浅你马上去办。”

厉致诚没出声,而林浅干脆也没看他的脸色,飞快答了声“好!”转身出去了。

——

既然是唯一的妹妹难得开口相求,林莫臣根本不等“她跟领导先确认一下”。这厢林浅刚从厉致诚办公室出来,林莫臣已经打来电话:“约好了,明天下午四点。”

林浅一愣,嘴里立刻拍马屁:“哥,你太棒了!”心里却想,尼玛还是这么霸道。要是今天厉致诚真的拒绝了怎么办?林莫臣这态度明确得很,他妹妹的好意,爱达老总愿意领则领,不愿意领……也要受着!

按照林莫臣所说,明盛集团总经理康志琮,明天中午会从北京出差回来。林浅算了算,觉得哥哥这个时间定得相当好:康志琮抵达办公室大概是下午两三点,休整一下正好见他们。明盛是五点半下班,后面肯定也不会安排别的事,能谈一个到一个半小时,已经很难得而且很足够。

在座位上磨蹭了一会儿,林浅才进去找两位大佬,把这事儿给汇报了。顾延之自然龙颜大悦,立刻打电话叫营销部的人过来。而厉致诚看她一眼,没说话。

林浅心想,他不会真的不乐意吧?

应该还是……乐意的吧,毕竟形势比人强啊。

傍晚。

薛明涛带着几个心腹从总裁办公室再次出来。只是这一次,众人脸上明显都有了光彩。林浅抬头冲他们礼貌地笑笑,谁知薛明涛径自走到她面前,伸出了手:“林助理,我听厉总讲了,谢谢你!解决了我们营销部的大难题。”

林浅顿时笑容满面站起来。

嗳,BOSS跟人夸她了?

等他们走了,林浅就偷偷瞅着半掩的房门里的情况。还不打算走呢?君心甚悦否?

就在这时,像是能察觉她的动作,一道清冷的嗓音从里头传来:“你进来。”

林浅推门进去,就见厉致诚站在桌旁,转头看着她。

林浅微笑:“厉总有什么事吗?”

他却未答。似乎沉吟了片刻,他转身走向了她。

此时窗外光线昏黄、暮色低垂。他的头顶却是一片澄亮如水波的光线,照得他的眉眼、鼻梁、薄唇清晰而光泽柔和。

他走到她面前,隔着一步远的距离,站定,直视着她。

他的眼眸是十分漆黑深沉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林浅的心就缓缓提了起来:他走这么近干什么?他不是一向生人勿近吗?

在他灼灼的目光注视下,她定了定神。

“为什么这么帮我?”低沉平和的嗓音。

林浅微怔了一下,答得坦荡:“因为您值得。”

他低头看着她,眸色似乎更静了。

“谢谢你,林浅。”

林浅眨了眨眼。

原来是要道谢啊……

林浅又低头看了眼他俩间的距离,再抬头看着他俊朗冷冽的脸。

BOSS,你走这么近来道谢,是要以示诚意和正式么?

真是……实诚到家了啊。

迎着他澄澈的目光,林浅微微一顿。

如何应对BOSS的表扬,也是职场的一门艺术啊。不可表现出骄纵自得,但也不能一味谦虚。

她浅浅一笑,挺直了腰板,手一挥,漂亮而利落地行了个军礼:“少校,我的荣幸。”

果不其然,马屁又拍对了。

厉致诚那沉黑的眼眸里,升起阵阵笑意。

林浅也笑了。

现在都说,下级也要有能力管理自己的上级。她应该把他管理得不错吧?

这么个面瘫的人,今天都对她笑了两次了。

正内心暗暗自得,忽然听他又开口了:“我会回报。今后。”

——

很快就到了次日下午。

凯迪拉克平稳行驶在市区里。林浅坐在副驾,开车的是薛明涛。顾延之和厉致诚自然在后座。

轿车驶进城西CBD区,在两侧林立的大厦中,远远便望见明盛总部的摩天大楼,深褐而厚重。

接待他们的是明盛办公室副主任。四十余岁的削瘦男子,神态温和,不见得多热络,但礼数都到。双方寒暄后,他就把他们引到顶层总经理办公区的一间小会客室里。

“稍等片刻,康总那里,今天临时来了位客人。结束后我过来请你们。”他说。

爱达这边当然连声说好,那副主任就推门出去,先去忙了。

他们到得早,刚三点四十五。一室寂静,四人面面相觑,顾延之先笑了,对厉致诚说:“厉总一会儿要多开口,听说康总搞技术出身,话也不多,可别到时候相对无言啊。”

林浅和薛明涛都笑了。而厉致诚抬了一下眉,淡淡地说:“很好,志趣相投,沉默是金。”

他讲这话时面无表情,林浅和薛明涛都愣了一下。直到看到顾延之脸上笑意更盛,他俩才反应过来:莫非……BOSS是在讲冷笑话?然后同时立刻捧场都笑了。

不过笑归笑,顾延之讲的,还真是林浅操心的问题。到底是王见王,还是小王见大王。要指望BOSS变得长袖善舞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这次会面会谈成怎样,她心里真是一点谱都没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四点整,那位副主任再次推门进来。林浅等人全站了起来,薛明涛面带笑容问:“可以了?”

谁知他却露出歉意的笑容:“抱歉啊,厉总,顾总,康总上一位客人还没走,气氛谈得正好,我也不好去打扰。”

顾延之立刻答:“没关系,我们再等等,谢谢你。”

那主任就笑着点点头,退了出去。

然而这一等,就等到了四点四十。顾延之都有些坐不住了,派薛明涛去催了两次,但每次都无功而返。厉致诚还淡着张脸,倒是很沉得住气。而林浅的心情也隐隐焦躁起来。

明盛五点半就下班,刚刚听那主任说,康总晚上还有个饭局,下班就要走,这意味着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到四十分钟了。

这真是个非常不好的开始。须知高层第一次见面很重要,如果不能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今后都不一定能约到第二次。更不可能指望康总在这次的项目上,倾向于他们这一方。

怎么就这么倒霉呢?难得约到人,却被人临时插队了,还一聊聊这么久?

眼见快五点了,林浅站起来:“我去一下洗手间。”刚推开门走出去,就见西装革履的一行人,从大厅另一侧走出来。那个方向,正是康总办公室所在。而为首一人,高挑俊朗、笑容满面,不是陈铮是谁?

只见他率着一帮手下,正跟那位副主任握手:“廖主任,多谢你,不用送了。今天跟康总聊得很愉快,耽误你不少时间了吧。改天再找你喝茶。”

那副主任脸笑得跟花似的:“陈总客气什么,我送你们下去。”

这时陈铮忽然像是察觉了什么,抬头往这边看过来。林浅人在门外,要躲也来不及了,只能站在原地跟他遥遥四目相对。

陈铮像是一点也不意外她会出现在这里,唇角微微一勾,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

——

此时,明盛总经理康志琮,正坐在办公室的阔背大沙发里,揉着自己的眉心。

他是一位五十余岁的企业家,面相严厉,精神矍铄。他平时不苟言笑,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位工程师出身的老总,对于企业管理和发展其实有非常多的想法,并且主意很正。

这次的采购项目,是为集团三十多个省的分公司,数万名员工,统一添置公文皮包。在他看来,项目不大,但涉及集团统一形象和员工福利,质量很重要。

前期跟新宝瑞、司美琪都接触了一段时间。新宝瑞吧,虽然质量不错,又是行业第一名,但他们为多家国企提供过产品,价格都比较高,所以给明盛的报价不可能往下走。基本已经被他排除在外。

虽然司美琪实力不如新宝瑞,但是愿意提供给他们最好的产品,也多次表示价格一定是市场最优惠的。而对于陈铮这个小伙子,虽然一开始他不太喜欢,觉得有点太浮,但慢慢接触多了,也觉得还行。而且自他以下,其他管理干部对司美琪和陈铮的评价都不错。所以他也基本属意把项目交给他了。

今天陈铮说有重要的事要见他,他也见了。一方面是把新宝瑞的核心产品,再一次做了介绍;还送了套古棋谱给他。

他翻了几页,就被迷住了。不得不说,小伙子这礼物送得非常合他的心意。

至于外资股东那边介绍的爱达?他之前也听过,说是快破产了,不知道怎么跟外资股东方拉上线的。姑且一见,应付了事。

——

顾延之和厉致诚进入康总办公室的时间,是五点零五分。

从那时起,林浅就坐在小会客厅里,隔着道门,遥遥望着康总办公室紧闭的屋门,在心里默念:慢点出来、慢点出来……

说实在的,她真怕他们进去小坐了个十来分钟,就被人应付出来。担忧之余,又在心里骂陈铮。多么简单而有效的一招,他先跟康总谈那么久,康总白天又坐了飞机,此刻肯定十分疲惫。晚上五点半又有饭局,撑死了也就能聊二十五分钟。

很快就到了五点半。林浅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道门。

门外那副主任显然也注意到了时间,走上前,轻轻敲门,探头进去,不知说了句什么,很快又出来,还将门轻轻带好。

咦……

林浅和薛明涛对视一眼,都没讲话。

五点四十五,没出来。

六点,还没出来。那副主任又去敲了一次门,然后又跟上次一样,无声无息退了出来。林浅看到他进了办公室拿起电话,应该是去推掉饭局了。

林浅和薛明涛隐隐都有点激动了。看来聊得不错?也是,就算厉致诚不善言辞,有顾延之在呢,他可是商场老狐狸,说不定正投了康总的心意。

六点半,还没出来。

直至七点过了,才听“咯噔”一声响,门被推开,顾延之率先走了出来,满脸笑容,然后是厉致诚,淡漠的眉眼间也挂着浅浅的笑意,似乎抬头往她这个方向看了一眼。最后竟然是康志琮,微笑着亲自把他俩送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看了大家昨天的留言,其实想说

可能你们都没发觉,这还是我第一次涉足真正“现实题材”写作。以前的破案、黑道,虽然是现言,但离普通人生活还是很远的。我一直活在金戈铁马的世界里,还没到过人间。

我的基友随侯珠,这次新文也是第一次写男女主角从零开始,两情相悦。你们大概也没发觉,她以前全都是写“破镜重圆”。

没有停留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而是做这样的突破和尝试,我们的感觉都挺满足的。如果没有类似的尝试,我现在可能还在写科幻。当时科幻对我来说真是个非常安全的领域,驾轻就熟,口碑也很好。但那就不会有《蜗牛》和《闭眼》跟你们见面。

这本书,大家觉得写得还不错,我自然会更高兴;要是文的数据成绩不如我写破案,我也是无怨无悔。

退一万步讲,暂时离开自己擅长的题材,其实是为了更好的回归。写这样一本现实题材,学习了那么多资料知识,会对我今后写破案、科幻有非常大、甚至是难以估量的帮助,今后一定能带给你们更大的惊喜。我觉得,一个作者,就应该这样规划、并且坚持自己的写作生涯。

而对你们而言,喜欢这个题材,觉得能有所收获,欢迎继续跟我一起度过;不喜欢,想看推理科幻,没关系,下本再追嘛~~人生的路还很长,我至少还要写五年,急什么~~

好了,这些话我就今天说一下,让大家知道我内心的想法和用意,今后不唠叨了,专心码字给你们看~(其实我并不喜欢对人剖析自己深层的想法,我喜欢卖萌……)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丁墨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