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丁墨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32章 虚虚实实

周一,公司管理层例会。

林浅到得挺早。坐了一会儿,就见各部门经理、公司高管陆续走进来。

窗外飘着大雪,纷纷扬扬一片苍茫。衬得灯光雪亮的会议室里,有一种静谧安详的气氛。年前悬挂在天花板上的一排红色小年画,还没取下,给室内平添了几分温暖色彩。而过去一年再坎坷,此刻经理们的面容也是愉悦含笑的,互相嘘寒问暖,调笑打趣。古董局中局小说

大BOSS没到之前,会议室里总是热热闹闹。藏地密码小说

林浅是在场最年轻的一个女人。但她嘴甜又知进退,跟身旁几个生产部的中年经理插科打诨,非常和谐。

当然和谐了!今天一早,她从美国带的丰厚礼物,就让下属送到各个部门。礼多人不怪,资历不够人情补!

正聊着,就见会议室的门再次被推开。厉致诚一身笔挺的西装走进来,面色平静。身后跟着笑容亲和的蒋垣。

会议室里立马安静下来。

厉致诚在主位坐下,蒋垣放下他的笔记本和军用大号保温杯,坐到后排,就跟当年林浅的位置一样。

厉致诚靠在老板椅里,单手放在桌上,抬头看着众人。林浅隔着十多号人远远望着他。她觉得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立马把他身上那强势清冷的气场,凸显出来。

几天没见,如今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下看着他,感觉又有那么点陌生和不同。

纯黑的西装熨帖精良,衬托出男人肩膀和腰身的挺括线条。素白的衬衫、暗蓝的领带、盈盈发光的袖扣,还有放在桌面上那骨节分明的手,无一不透露出内敛沉稳的气息。而当他抬起那沉湛的眼眸看着你,你就能清晰感觉到他独有的安静逼人的气场。

林浅承认,看着这样的他,心跳,是多于心动的。

大概周围的人也这么觉得,所以在厉致诚很自然地环顾一周的时候,会议室里却前所未有的、越发寂静。

“年过得怎么样?”他开口,嗓音低缓温凉,但眼中略略浮现笑意。

于是大伙儿都笑了。坐在他右手边的刘同副总裁,第一个答道:“我是还不错哦,一家子回了趟老家。带了些土特产,一会儿让秘书送给大家。”

“好啊!那就谢谢刘总啦!”众人纷纷捧场。

一旁的顾延之则笑道:“新年新气象。咱们厉总这个春节,可是过得异常忙碌,马不停蹄啊。”

众人纷纷侧目,厉致诚淡笑不语。

坐得远远的林浅,却心里咯噔一下,心虚了——马不停蹄?暗喻四处奔走?

她忍不住看一眼顾延之,却见他神色如常,也未看她的方向。

还好还好。她还想厉致诚会不会把那些事告诉顾延之呢。要真告诉了,面对顾延之这老狐狸,她还是略有些尴尬的。

就在这时,忽然就看到厉致诚抬起头,神色淡然目光如电地朝她这边看过来。

那目光幽沉笃定,沉默逼人。

林浅的脸倏地一热,立马低头,避开他的目光。

落l霞x小x说s

这男人……

顾延之虽然不一定是在暗指,他却一定意有所指。

林浅又端了茶杯喝了口,旁边一个中年男人不知讲了什么,惹得满桌人一阵笑声。林浅刚才完全没听到,但也跟着一起笑。虽然不再看向主位的男人,但不知是不是心理错觉,总感觉他灼灼的目光无所不在。

这感觉……怎么跟办公室偷情似的……

还挺刺激……

而厉致诚隔着遥遥众人,不着痕迹地看着那个故作镇定、脸颊却微红的女人。

几日不见,那晚在他臂弯中的佳人,生动依旧。

——

市场部先通报了这几天,厉致诚和顾延之全力争取的国企项目的情况。

这无疑是新年的一个开门红。虽项目尚未敲定,但这几天两位老总一直陪同康总和那一位国企老总。临走时,对方希望爱达尽快提交一份详细的项目建议书,并约定节后,请厉致诚亲赴企业详谈,可见是很感兴趣。

大伙儿听得都很振奋。林浅也很欣喜,于是也跟众人一起,堂而皇之看着厉致诚的脸。他正在听其他部门在汇报工作,俊脸微抬,眉目专注。偶尔会拿起笔,记下几行字。抑或低声简短发问,嗓音清冷。被问到的人总是答得格外谨慎,亦会多看他几眼,希望在他脸上看到认可神色。

林浅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再次感叹。

今时不同往日。

她还记得厉致诚刚主持工作那会儿,第一次开重要战略会议,哪是这个气氛?大家争得很厉害,也不见得把这个军人出身、临危受命的二公子放在眼里。

可现在?

经过之前一段时间,对集团的抽筋剥骨、脱胎换骨,现在整个爱达、上千号人、数十条产品线,几百家门店……

已是他手底一盘锋芒初露的棋。

各部门汇报完基本情况后,就轮到Vinda子公司以薛明涛为首的三位高管。这时,顾延之插了句话:“薛总那边有个情况,不是好消息。薛总就重点说一下吧。”

一言既出,众人都是神色一正。林浅也心头一凛——她昨晚才回到霖市,一大早就赶来集团,倒对这个情况,还不知情。

而厉致诚神色沉静,难辨喜怒。

薛明涛点点头,先把Vinda春节期间的销量简要汇报了一下,又对前期总销量做了回顾。数字当然是喜人的。然后他话锋一转,说:“不过,根据可靠消息,司美琪会在年后,筹备成立与我们类似的子品牌,同时他们庞大的中端产品体系,会展开一系列有力的营销促销活动。此外,市场排名前十的其他好几家公司,也有推出类似产品、进行网络宣传销售的计划。肥肉人人都会抢,这些竞争举措,很可能会对Vinda的发展造成冲击,瓜分我们的市场份额。”

会议室里一片沉静。

半晌后,刘同抽着烟,不冷不热地说:“司美琪永远都是这样,模仿、低价、恶性竞争,没有创新,不知廉耻。”

话虽这么说,但市场是开放的。竞争对手们有这个模仿跟随举动,虽让大家气闷紧张,却也在情理之中。

静了一会儿,厉致诚说:“大家有什么意见?”问这话时,他的眸色是疏淡的。靠在老板椅里,双手交握,轻搭在膝盖上。不知怎的,就传递给人一种,他依然会异常沉稳掌控着这局面的直觉。

强敌在侧,众说纷纭。

有人建议同样展开降价促销,死守Vinda这一源活水;

也有人建议加强网络宣传和广告力度,不要降价,强化品牌营销。这一点正是薛明涛、林浅等人一直在做的,听得频频点头。

但林浅很快注意到,在这场群情激奋、斗志昂扬的讨论里,厉致诚其他几个心腹大将:刘同、顾延之、薛明涛,倒没有表露太多看法。大多只在本子上记着一些有价值的意见。这令林浅稍稍留神——是了,以厉致诚的心思多深沉,手段多复杂。这个问题,只怕早已是他预料之中。

看来几位大佬间,早已对这个问题达成了共识。

然而林浅没想到,最后这个“共识”,竟然会落在她身上。

因为,在大家都充分表达意见、集思广益后,薛明涛点了点头,说:“大家的意见都非常有价值,我们子公司会仔细研讨、拿出一套有针对性的工作方案来。而我这边,早上也跟几位老总碰了一下,初步有个想法:这件事,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专门的团队来做,才能与竞争对手一争高下。所以,我们子公司想再成立一个市场部,对外,宣称是整体市场策划;对内,就专门打这一场硬仗。”

这话在情在理,众人纷纷点头。

这时厉致诚抬头问:“这个部门,你建议让谁来负责?”

薛明涛看一眼身旁的林浅,看得林浅微微一怔。然后听到他说:“林总先分管吧。她本就市场出身,这次Vinda的网络营销推广也是她主导的。我认为比较合适。”

一旁脸色肃穆的刘同点头:“嗯,我看行。”

——

一小时后。

林浅坐在久违的总裁办公室里,盯着对面墙上的一副水墨画,发呆。

这画是在她离任后添置的,并不似别的企业老总办公室里的画,雄浑大气、万马奔腾。画也不大,方方正正。上面只有几支修长的翠竹,水流隐约,山色氤氲。

但林浅却觉得很有意境。

画如其人。锋芒隐约,却能叫那些浓墨重彩的山水黯然失色。

他的内心,其实很清高自负。她想。

在刚刚的会议上,提出了她这个人选后,厉致诚就隔着众人问她:“林浅,你的想法?”

她能这么说,这既然是他的安排,当然要举双手双腿赞成。

于是浅笑倩兮对众人开口:“我服从领导安排。如果接手这个部门,一定尽心尽力,在厉总带领下,打一场漂亮的反击战!”

……

等到会议结束时,林浅还在跟薛明诚等人讲话,蒋垣就走过来,微笑对她说:“林总,厉总请你一会儿去他办公室等他。”

——

今天是年后上班第一天,照例总裁需要到各个部门去巡查露面一番,以示鼓励。

所以林浅在他的办公室坐了有十来分钟,他还没回来。

其实这几天,林浅还有点想他。他的样子,时不时老往脑子里冒。

毕竟被搅乱的一池春水,又怎么会轻易复原?

想到就要跟他单独相处,虽是谈工作,心里却又跟长了草似的,挠着心房痒痒的乱。又坐了一会儿,林浅望着那幅画下的一排整整齐齐的书架,突然心念一动。

她走到门边,看外头依然没动静,就把门轻轻带上,快步跑到书架前。

很快就找到那本《孙子兵法》。

手指触到书脊,竟然有点小激动。

第二张,我来了!

不能当着厉致诚的面看,看了就等于默许是他的人。但偷看可是与人无尤。

她把书抽出来,哗啦一翻,就看到张叠好的纸条。连忙打开一看:请君入瓮、借刀杀人……这是第一张。麻利地叠好放进去,往后一翻,又一张!白色的薄薄的纸,隐隐已看到几个字迹透出来:一箭三雕……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熟悉而沉稳的脚步声。蒋垣的声音隔着门响起:“厉总,林浅在里面。”

“嗯。”男人的嗓音低得像风,“我跟她谈事情,不要让人打扰。”

“好的。”

林浅立刻把那纸条又塞回书里,然后把书往书架上一塞,“噔噔噔”跑回沙发,一屁股坐下。与此同时,“咔嚓”一声,门被人拧着把手推开。

林浅展颜而笑:“厉总。”

厉致诚反手就把门关上了,抬头看她一眼,那目光沉黑而专注,坦荡又直接。仿佛这几日的分离都不存在,他依然还是那晚对她不急不缓追求着的男人。

林浅神色不动。但她几乎可以感觉到,整个办公室里的气氛,仿佛都随着他这貌似不经意的一眼,变得暧昧浮动。

厉致诚先走到大班桌旁,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而后脱掉西装外套,往手腕里一折,达到椅背上。他背对着她,简单的衬衫西裤,却衬得背影更加挺拔匀称,腰身窄瘦有力。而他从桌上拿起份文件,正要走向她,却忽然偏头,往一侧书架旁的地上看去。

林浅也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这一看却看得心头一抖。

那张叠得整整齐齐的锦囊妙计第二式,居然掉在地上了。

林浅立马就有了决断。

装傻。

结果,就看到厉致诚背着手,慢慢踱到书架旁,将那张纸拾了起来。也没塞回书里,而是拿在手里,然后转头走向她。

四目交错,林浅一脸坦然。

但眼角余光瞄到他手里的妙计,内心又神奇地升起,类似于小时候做坏事被家长抓包之后的感觉。

然后就忽然有点想笑。

厉致诚办公室的沙发是三组,一组长沙发、一组单人的、一组双人的。因为单人的在右上首,下属们都习惯留出来,给BOSS独坐。所以此刻,林浅就坐在那张最长的沙发,靠近单人沙发的一端,方便汇报交谈。

谁知厉致诚走到茶几前,就迈步绕过了那单人沙发,从长沙发另一侧走向她。林浅微怔,他不坐主位,却在她身旁下首的位置坐下。

熟悉的、属于他的气息,仿佛瞬间又将她笼罩,向她侵袭。办公室里一阵寂静,只有两人并肩而坐,彼此相望。

林浅:“厉总,找我有什么事?”

厉致诚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那张锦囊计拿过来。林浅瞪大眼看着他的动作。却见他眸色幽沉地看她一眼,然后将纸条,轻轻放入自己衬衫左胸的口袋里。

他明明什么话也没说,原本心态还挺泰然的林浅,脸却一下子红了。

因为她想起了上次他说的话:想要,就自己过来取。

上一次,他只是放在了沙发背上。而这次……

像是全未察觉到自己的举动,再次搅乱了女人的心湖。厉致诚把手里的文件放到她面前:“看看。”

林浅打开一看,是五六份人员简历,全都是集团的员工。林浅翻了翻,就明白了。都是这段时间,在集团各个产品的项目组里,表现特别突出的人才。还大多是工作五年以上、相对更可靠的员工。

精兵强将。

是要给她么?

正要开口问,就听厉致诚沉声在耳边问:“对于我今天的决定,你怎么看?”

林浅一怔,放下手里的资料,转头看着他。

此时他靠在沙发里,长腿轻轻交叠,一只胳膊搭在她身后的沙发背上,另一只手轻轻搭在膝盖上。俊脸微侧,眸色若有所思,看着被他半拥在怀里的她。

林浅也凝视着他,轻声答:“我有疑问。”

“说。”

其实这疑问,开会时就埋在了她心里。只是群情激奋大势所趋,她也就没提。

“其实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在琢磨,你主导的上一场商战。”她说。

“嗯。”

“其实说起来,上一次,我们应该算是‘突施奇招’。以高档产品,低价侧翼包抄中档产品的策略,只有我们爱达能做。新宝瑞不能做,司美琪也不能做。”

厉致诚眼中闪过浅浅的笑意。

林浅略吸了口气,继续说道:“因为——在这之前,爱达原本完善的、从高价到低价的产品体系,已经失去了大片江山,基本算完了。所以我们出这一招,根本不会有太多负面影响。但新宝瑞和司美琪不同,他们的体系还很完善。如果他们这么做,整个价格体系就会乱掉?我们做是不破不立,他们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嗯。所以?”

“所以这次,尽管司美琪和其他竞争对手,气势汹汹要围剿Vinda品牌。但是呢,其他小公司不用说了,他们的质量根本做不到我们这样,不必与之为敌。而司美琪……”她顿了顿,“陈铮叫得再凶,也绝对做不到我们这一步。而且我们的品牌已经打响,先来后到是市场的不变规律。所以他一定竞争不过我们。”

她眸光明亮地盯着厉致诚:“所以今天会上所说的情况,都不足为惧。但是,你却成立了专门的部门。”她看了看手边的人员简历:“还调集这些精英给我。所以……你要给我的真正目标,是什么?”

她现在已经牢记,那就是厉致诚做事一定有后手。你第一眼看到的表象,一定是他让你看到的。而他的真实目的,则深深藏在层层迷雾下。

今天会上,大张旗鼓,要特意成立精英部门,对抗司美琪为首的挑衅。听起来似乎合情合理,正是一个企业面对市场竞争时的正常反应。

那么,厉致诚就一定有一个更大、更不可告人的目标,藏在这个部门之下。

果然,他盯着她看了半响,淡淡笑了。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他轻声说,“我的目标,是新宝瑞。原属爱达的大片市场,还被他们占据。”

林浅心头一震。

新宝瑞。背后是实力雄厚的祝氏财团。多年来无人能撼动的行业领头羊。厉致诚竟然以他们为目标,只令人忽然觉得毛骨悚然。

她怔怔看着他平静的侧脸。

他的心和胆子到底有多大?

与新宝瑞这行业巨鳄相比,爱达现在就是只刚刚站稳的羊羔。他真的能带领他们,以弱胜强?就像那些传奇的战争故事一样?

而他此刻对着她,轻而易举就把自己最深的心思讲出来。

是真的对她完全不设防吗?

一个念头滑过脑海:如果是这样,跟他相爱又有什么可惧呢?

厉致诚明显不是无的放矢,也全无狂妄自大的迹象。

因为他看着她,缓缓地说:“对付司美琪这种对手,靠爱达现成的产品、一些声东击西的伎俩就已足够。但新宝瑞……必须真刀实枪。”

他把手从她背后拿下来,交握放在膝盖上,淡淡地说:“所以,我需要一把长弓。”

林浅一愣。“长弓”?这个商业典故她听过,所以他的意思是……

果然听他说道:“一个市场上从未出现过的、近乎完美、具有绝对竞争力的产品,就是用以射穿新宝瑞的市场的长弓。而你……”他转头直视着她。

“名义上是保护Vinda品牌发展。”他说,“真正的任务是替我秘密打造这把长弓。”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丁墨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