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丁墨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80章 吾爱倾城

1月15日,下午4点50分。

全市最豪华的酒店,灯光璀璨的新闻发布厅。

查理斯、陈铮,以及一干dg中国的人员,正翘首以盼。

台下,记者们座无虚席,全都举着手里的照相机摄像机,不时回头望着会场入口,想要一睹近日来疯狂崛起的倾城品牌创始人的真容。

传闻中低调的隐形女富豪,品牌的创意和设计都源自她。之前把公司都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这次因为要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她才亲自飞抵霖市。

……

其实在dg公司内部,也有不少人反对这次收购。霍比特人小说

他们觉得,在这样民族情绪高涨的关头,dg站出来宣布又收购了一家,实在是火上浇油,会激起更强烈的抵制情绪。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小说

但查理斯力排众议。

在他看来,中国人跟美国人不一样,在追求理念和公平的道路上,中国人往往只有一时热情。热度过了,或者遇到大的挫折,激情就神奇地消退了,非常缺乏韧性。

所以查理斯觉得,此刻将倾城拉到己方阵营,并非火上浇油,而是往抵制者的头上,泼了一瓢冷水。人们的热情不会变得更高,相反因为遭到打击,很有可能低落下去。

而且与倾城结盟,还有其他好处:既能粉饰中外资良好合作的太平表象,争取更多舆论支持;又能对厉致诚的联盟造成打击,动摇军心。再者,倾城的确是个盈利性很好的品牌。犹如新鲜的血液注入dg集团中。

有了这股新鲜的血液,dg很可能就挺过了这一次的难关。鹿鼎记小说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会议厅里的气氛,慢慢变得躁动起来。

5点。已经过了签约时间。

女主角还没出现。

记者们已经开始低声交头接耳了。坐在第一排的查理斯,脸上依然维持着春风般的笑容,转头看向陈铮。

落^霞^小^说 w w w*l u o xi a*c o m *

“怎么还没有来?!”压低的嗓音。

陈铮心里其实也有点七上八下。

他站起来:“我去看看。”

到了后台工作间,迎面就走来个下属,脸色是惊惶的、不可思议的:“陈总!他们刚刚来了电话,说不签约了,向我们致歉……”

陈铮一下子就怔住了。

几乎是低吼出来:“电话给我!”

“那边的联络人已经关机了……”

头顶灯光闪亮、外头的议论声已经越来越大。落入陈铮耳里,却像蚊子一样嗡嗡嗡刺耳。

他的呼吸慢慢低促起来。

这是他纵横商海这么多年,头一次遇到翻脸翻得这么快、这么没有信誉的合作方。

一个念头强烈地窜进脑海里——怎么可能?

回想起与对方这些天沟通的种种,分明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而且对方还诸多讨价还价——如果不是真心卖,不会这样。

签合同最怕遇到的,就是之前谈得好好的,突然最后关头,对方撂摊子不干了。只会气得你满腔的血都梗在心头,却又无处发泄。

因为只要没有最后在纸上签字,双方就没有权利义务,不承担法律责任。

可今天,在对方提议、查理斯欣然应允的情况下,陈铮请来了几十家媒体,为这次合作造势。如果在这么多媒体面前被打脸,本就风雨飘摇的dg中国,在舆论界眼里就会变成一个彻底的笑话!民众的抵制情绪一定会更加激昂!

想到这里,陈铮心里猛地一寒。

会不会……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

他一脸戾气,缓缓转头,看着外头辉煌无比的会议厅。

他想,查理斯说过,dg中国只要保住最后一口气,不再出岔子,就能撑过去。

现在这口气,还在吗?

——

“5点30分,霖市经济频道。”

收到林浅的这条短信时,厉致诚正坐在爱达集团会议室里,跟几位高管开会。

他面色沉静地将手机放回桌面,抬眸看着众人:“我们先暂停一下。”看向一旁的蒋垣:“把电视打开。”

除了外放的顾延之,此刻其他重要人物都在场。刘同、薛明涛……见老板这么说,都颇有兴致地看向墙面上的液晶屏幕。

正在报道新闻。

记者站在一幢辉煌的的酒店建筑楼下,神色郑重地报道着:“……今天下午,在这幢大楼上——北海盛庭酒店的会议厅里,会举行dg集团与倾城品牌的股权签约仪式。但是,现在已经过了五点,倾城品牌负责人仍然没有出现。我们还看到,酒店门口有抗议者,依旧举着各种标语,反对这次收购……”

林浅独立创建品牌,只有在座的几个人知道。这时跟她最熟的薛明涛先笑了:“我就知道!空城计啊这是,竟然直接把人给涮了!”

刘同也摇头失笑。

而厉致诚眸色浅淡地望着电视画面,没说话。

胆子好大。

一个新创立的小品牌,胆敢公开跟dg撕破脸。dg即使在走下坡路,封杀掉她还是轻而易举。

但厉致诚心中却生出淡淡的愉悦。

这女人肆意妄为,不过是仗着背后有他撑腰。

这时,记者的声音忽然高了几分:“……刚刚收到同事发来的消息,倾城品牌创始人已经回到霖市,现在就在机场。下面让我们把画面切换到机场……”

会议室里,所有人看得更专注了。

而厉致诚在听到“回到霖市”四个字时,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浑然一跳。寂静的眸色也变得更深。

终于知道回来了。

他放任自由的女人。

与此同时,在这城市的许多地方:街头的液晶广告屏下方、北海盛庭酒店楼下的抗议人群中、许多人的家中、爱达集团的办公楼中……以及媒体们刚要散去的dg新闻发布会现场,这个消息火速传开了。很多人看着电视,或者拿出手机、或者坐在电脑前,直接收看这一则劲爆的新闻。

就连查理斯和陈铮,都躲开媒体的抓拍,沉着脸站在工作间里,看着墙上的电视。

画面上出现机场航站楼。

天色已经有些黑了,亮洁的灯光照得航站楼的出入口分外清楚。远远就见一个女人,穿着藏青色大衣、踩着高跟鞋,戴着墨镜,在一行人的簇拥下,推着行李走了出来。

守在门口的几家媒体一拥而上。

“林女士、林女士!”

“请问您这次回霖市,是来跟dg集团签订股份协议吗?”

“为什么您刚刚才到,已经过了签约时间。是航班延误了吗?”

……

别问媒体怎么会知道她姓林,知道她这个时候回霖市。

当然是有人爆出了内幕消息。

否则此刻,怎么能把同样站在电视机前的查理斯和陈铮,气得一脸狰狞,脸上的肌肉都开始发抖。

“抱歉,林总不回答问题!”旁边的秘书表现得十分尽职尽责,想要将媒体驱赶开。

可这样万众瞩目的关头,记者们怎么肯走,灯光闪烁得越来越密集,只把出口堵得水泄不通。

在这样的混乱和期盼中,林浅忽的站住了,伸手让挡在自己面前的秘书和下属站开。

“没事,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女人的嗓音温和而礼貌,尽管依旧带着墨镜,却依然遮不住白皙漂亮的轮廓。她一身素雅但又不失光鲜地站在众人视线中,唇边带着微笑,很容易令人心生好感。

于是记者们瞬间一静。

然后爆发出更热烈地追问声和质疑声。

“您会将倾城品牌出售给dg吗?”一道响亮的声音问。

也是最敏感最重要的问题。

所有的镜头全对准了她。

而镜头之外,所有正看着新闻直播的人,也都等待着这个女人的答案。

夜色中,女人的墨镜映着浅浅的灯光,线条姣好的下巴看起来非常年轻。

她静默了一会儿。这静默令所有人的心更加紧悬起来。

而厉致诚看着画面里许久不见的女人。长发乌黑如瀑,身形娉婷玉秀。她在说什么,他反而不是很关心了。刚刚看着她从机场走出来,却仿佛已经看到这女人走回了他怀里。

之子于归,宜家宜室。

他微垂眼眸,端起桌上的茶,轻轻抿了一口。茶是蒙顶甘露,碧清微黄,唇齿留香。

“不会。”

清脆的女声,笃定的语气。

她的脸上甚至还泛起笑意,顿了顿,加重语气:“永远不会。”

在这一刻,许多人心中都安静下来。人的情绪,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听到这句淡淡的“永远不会”,人的心中,某种情绪却好像激烈地被煽动起来,开始在心中发酵。

聚集在酒店楼下的抗议者们,反应则更直接更激烈。他们欢呼着大笑着,扔掉手里的抗议牌,大声鼓掌。有人已经开始扬声喊道:“倾城!干得漂亮!”

而表现得更安静却更激动的,是数以千计的爱达员工们。曾经,林浅背叛爱达的消息,不知不觉就在众人间传开。有人根本不信,也有人半信半疑,还有人不了解林浅的,越想自然越憎恨。

可现在,他们已经清楚地看到。

就像林浅希望的那样。

机场,围成一圈的记者们显然也因为她的回答,有些骚动。

“那为什么之前跟dg集团约好签约呢?”有人问。

这种问题,林浅自然开始耍花腔了,笑了笑答:“商场上的事,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也有很多沟通上的问题。还有其他问题吗?”

“现在很多人成为倾城的忠实粉丝,追倾城的微电影广告笔追连续剧还狂热。”这次发问的是一个年轻的女记者,“林总,请问什么时候粉丝们能看到倾城广告的结局呢?”

这显然是个讨好的问题。

林浅也给了她一个特别大的笑容:“谢谢你告诉我,倾城粉丝们的热情。我很惊喜。第三集,也是结局……”她顿了顿,“就在今天,你们很快就会看到。”

这时,秘书和助手又开始驱赶记者:“好啦,谢谢各位,今天就这样。林总要回家了。”

林浅也礼貌地笑笑,转身走向停在一旁的黑色商务车。

“‘倾城’没有出售给dg,但是也没有加入中资箱包企业联盟!”又一道声音,更响亮地盖过所有人,“是打算一直保持品牌独立吗?”

一时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正要上车的林浅,也停下了步伐。

镜头之外,很多人也屏气凝神。

这个问题问得很巧妙也很尖锐。

表面是问她是否要保持品牌独立,等于是在问——这个近日来备受瞩目的品牌,是打算一直在中外资之战中,独善其身吗?

这个问题,也颇有攻击性。

林浅抬眸望去。

问的人是个胖胖的年轻人,看样子并不是记者,表情愤慨逼人。

应该是热烈拥护民族品牌的中坚分子。

这时,站得离林浅最近的记者,朝她递了个眼色,示意现在正在直播,是否要中断。

林浅却看着那个质问者,眉目沉静不变。

嘴角,再次露出甜美笑容。

“对于是否保持品牌独立性的问题……”她不急不缓地说,“如果是有实力的中资企业对我抛出橄榄枝……”

所有人几乎都被她卖的关子,引得心紧紧提了起来。

“……譬如爱达集团。”她的笑容越来越灿烂,“那我只能说——欢迎入股。”

——

我要让所有人清楚明白地看到,我林浅根本不屑于做什么dg的奸细。

站到他们面前,让他们印象深刻。一定……要让他们看到。

大反攻的时候,我会回来。

就这么回来,还不够拉风。

爱达集团,欢迎入股。

……

厉致诚盯着画面中女人近乎肆意的笑容,心头已是阵阵激荡。而在在座的其他男人们看来又是如何呢?

诚然,林浅这样的言论,无疑是大为振奋人心——永远不会卖给dg,但是欢迎爱达人物——一下子就壮了这边的声势,以一种女人特有的傲慢方式。鼓舞人心的效果,堪比他们之前做的联盟广告。

但这位,到底是老板的女人,此刻言笑晏晏,单单说:“欢迎爱达入股。”落入这些知情的男人的眼里,怎么看怎么有示爱的意味。何况林浅的性格一向就豪放直爽、敢作敢当。

当然了,不光被示爱的厉致诚,他们爱达集团也很有面子。

其实吧,林浅回答这个问题纯属突发,完全就是随心所欲、牛气哄哄地答了这么一句。她完全就没忘男女感情、示爱方面想。

可是男人跟女人看问题怎么会是相同的?

于是,在座众人目光在电视机上停了停,忍着笑,有意无意都看向坐在正中的年轻老板。

而厉致诚眉目不动。只是从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脸庞,竟也缓缓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绯红。

他承认自己被女人回归的方式深深打动了——

在所有人面前,她向他表达忠诚和爱慕。

以一种隐晦却热烈的方式。

厉致诚心中阵阵气血涌动。

那是这个女人每每带给他的感觉。每次为她怦然心动,每次因她求而不得。

他脑海中一个清晰的念头占据了所有——想要马上见到她。

将这个女人彻底拥入怀中。

这时,薛明涛“嗳”了一声。

原来刚刚采访完林浅后,新闻节目就结束了。

然后没有任何停顿,屏幕骤然黑下来。

中间弹出了四个字:

结局

——

“结局。

我不介意等待。只要最后等到的人,是你,就好。”

当屏幕跳转出这几行字时,街头的许多行人,几乎是同时屏住呼吸。

其实他们遭到的视觉和音效冲击,比厉致诚等人更明显。因为在街头和网络的转播里,在林浅讲完那句“欢迎爱达集团入股”后,画面就定格了。

然后没有任何过渡,屏幕骤然黑下来。

鼓声响起,倾城再现。

当然,这也是林浅安排好的。务求带来最大的冲击效果——冲击每一个人的心!

而此刻,很多人的心情,的确也跟随着“倾城”变化起伏着。刚刚还在为林浅的话语,愤慨激昂、振奋鼓舞。转眼屏幕一暗,却仿佛又进入了那个关于倾城品牌的缠绵悱恻的故事里。心情也变得怅然,变得安静起来。

万众瞩目、此刻倾城。

——

与前两集相比,这一集的整体画面、音乐,仿佛都带着一丝温柔的惆怅。

上海的东方明珠广场、摩天大楼……女孩一身职业装,拿着手机站在落地玻璃前,满脸疲惫:“我最近挺忙的,元旦不回来了。嗯……”

而后,屏幕分割为两个画面。

上面,是女孩背着包在上海紧张忙碌的职场里,奔来跑去;在窄小的租住屋里,想要换灯泡却从椅子上摔下来;抑或是她拿着手袋,站在衣衫鬓影、奢华精致的酒会中,与同事们巧笑倩兮,但当她转头看着窗外的夜色,眉宇中却闪过一丝落寞。她拿出手机,想要拨出去,却又有人过来敬酒邀舞,只能将手机放回包里。

与此同时进行的,是下方的画面。

那个英俊清秀的退伍青年,依旧是那副冷峻干净的模样。他一个人骑着单车穿过镇上的小巷;一个人大晚上从办公室里离开,去吃碗街边的阳春面,掏钱时看到皮包;一个人去cs基地,穿着酷极了的迷彩,拿着枪望着夕阳,然后沉默转身离开。

……

画面一转,变成两个人在打电话。

“我下个月过生日,你能来看我吗?”她问。

“来。”他答得很干脆。

女孩忍不住笑了。

电话这头,他也笑了。夜色清幽,相思无尽。

可画面再一转,却是女孩一个人坐在租住小屋里,面前放着个小小的蛋糕。她不停地打男人的电话,却一直是关机、关机。她趴在桌子上就哭了,将手边的包推到地上,东西全掉出来,一室狼藉。

而画面另一侧,小镇下着滂沱大雨,学校的几面危墙摇摇欲坠。男人正与其他人冒雨修复着,同时保护其他小孩子离开危险区域。

“为什么不来看我?”她问。

“学校这边……”

她挂断了电话。

其实这段爱情,与许多人的爱情并无不同。她惊鸿一瞥,爱上了他。然而心动得越热烈,爱情也变得越脆弱。

因为最怕的是失去他。比起很多安稳的、为了爱而爱的人,这样的爱情,更容易从高高的悬崖上坠落。

字幕弹现:半年后。

女孩的衣着和妆容,看起来都精致老练了很多。她从一辆宝马车下来,一个衣冠楚楚的年轻男人给她开门。

他将她送到楼下。

“跟我在一起好吗?我会给你一辈子安稳幸福的生活。”

女人看了他一眼。

那是看着非常令人心疼的一个眼神。

澄澈、悲伤、若有所思,隐隐泛着泪水。

不知她想起了谁?

此刻观看广告的人,心都被揪了起来。

而两人头顶,大厦上的液晶屏上,倾城的广告正在播放。那是一款纯红的背包,看起来精致轻盈,层层拉链错落分布,勾勒成奇异的妖娆线条。低沉的画外音正在响起:“倾城,只为她。”

画面没有拍女人的答复。

转眼她已上了楼。

走到家门口,她却愣住了。

门前放着个包裹。拆开后,她却发现是纯红的背包,看起来精致轻盈,层层拉链错落分布,勾勒成奇异的妖娆线条。

背包最外层的口袋里,塞着一封信。她马上打开,然后脸色就变了。

画外音同时响起,是那个那人的声音:

“包是你最喜欢的东西。我说过要给你一个,今天终于做好了。”

画面上同时浮现虚影,是男人坐在家中,先拿起她的照片看了看,然后拿起一块柔软的红色布料,开始低头端详。

“这是军用材料,很轻。你背满东西,都不会觉得重。”

画中画快速闪转,是男人拿起几个军用包在比较,然后在那块红色布料上划线比较。

“这个口袋,你用来放钱包;这条拉链里……你放每个月都会用到的女性用品;这里放你的化妆品;这里是你在上海上下班用的票卡……”

“颜色你不必担心,是你最喜欢的颜色,也不会掉色……你的房间总是很乱,平时不用的时候,这个包可以折叠成鸡蛋大小,不会占地方……”

女人伸手就捂住了脸。

“我也许不能给你太多,但是一定会给你我的所有。”他的嗓音低沉响起。

女人已经泪流满面,抓起包就朝楼下冲去。悲伤的音乐同时响起,是女孩在接头人潮中疯狂地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已经离去的身影。

……

画面骤然一闪。

又回到了那个梦一样的小镇,那棵枝叶茂密的大树下。

这画面已分不清是真实还是虚幻,一切都是朦胧的。

男人依旧穿着简单的白衬衣黑色长裤,眉目清冽。只是眉宇间,明显也沧桑了许多。他手里就拿着那个红色妖娆的背包,静静站在树下。

而女人站在离他几步远的位置,怔怔凝视着他。

两人遥遥对望,仿佛初遇那天。

……

画面骤然全部收于黑暗。

字幕再次弹现:倾城只为她。

“just for her.”

——

直至此刻,倾城的数万簇拥者们,才彻底明白这个品牌所寄予的情感和含义。

而在他们心中,有更复杂的情绪在涌动。

一方面,是惊喜。

一直以来,“倾城”都是以外观和品牌形象,换句话说,凭这个品牌里蕴含的这一则情感故事,打动了广大女性消费者。当然,它的包的实际用处,消费者也是能感受到的:轻盈、便捷、感觉很适合女性。

可官方却从未对其产品的功能,做过如此详细的解说。

直至今天的广告。

这就好像你以为你买一个东西,只因为它漂亮。可买了之后才发现,原来它的功能还如此强大。它是如此让你惊喜。

而另一方面,是激动。

刚刚林浅作为品牌创始人的一席话,还令大家心中热血沸腾。然后突然又转入这样一个凄美感人的爱情故事。最后,以男人奉献出最完美的一个女包,成为这个城市最好的风景结束。

明明是普通人的爱情,却已倾国倾城。

为爱情的感动,与爱国热情交织一起,竟然令人感到一种奇异的圆满和抚慰。

也许是因为,每一个普通人,都会有这样的梦:家、国、她(他),才是一切。

“加油!倾城!”

“加油!爱达集团!”

“加油!中国箱包!”

不知何处的广场上,开始有人此起彼伏的呼喊。最后那呼唤声,几乎都连成一片,震地动天。

……

——

夜色已经全暗下来。

路虎从爱达集团驶出,驶进春日缠绵而清冷的夜色里。短短一截路,却仿佛咫尺天涯。

终于到了别墅前。

车轮摩擦地面,稳稳刹住。厉致诚抬头,越过翠绿繁密的葡萄架,看到家中灯光橙黄明亮,已经有人回来了。

他还穿着上班时的白衬衣,连外套都没来得及拿回来。迈开长腿,穿过葡萄架、踏上门前的台阶。

推开门。

迎面就闻到淡淡的茶香。往日冷寂寥落的屋子里,此刻处处是灯火温暖。她还没脱掉外套,一身风尘仆仆站在灯光下,双手像模像样背在身后,墨镜在手里一甩一甩,笑眯眯地转头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微翘的红唇、如珠似玉的脸,无一处不似初识般纯净,无一处不好。

厉致诚人站在玄关,手还按在门把手上。冷峻挺拔的身形,仿佛还带着夜的湿冷。幽沉黑眸宛如夜空最动人的星星,隔着几步远的距离,就这么凝视着她。慢慢地,也笑了。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丁墨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