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之狼-[美]乔丹·贝尔福特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三部 瘾君子 第22章 在另类宇宙享用午餐 · 1

每次餐厅的门一开,几个Stratton员工一起大步走进Tenjin时,那三名日本大厨和几名身材娇小的女服务员总会马上放下手中的活儿,尖叫着“Gongbongwa! Gongbongwa! Gongbongwa!”(日语:下午好。)接着,他们就会向Stratton员工们深深地鞠着躬,并将语调转变为夸张的尖叫声,兴奋地用日语嚷着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语。

大厨会跑过来问候新来的客人,抓着他们的手腕仔细地看着他们手腕上光彩夺目的金表。他们用口音很重的英语轮番审问:“你的表多少钱?你在哪儿买的?你开的什么车来餐厅?法拉利?奔驰?还是保时捷?你用什么样的高尔夫球杆?你在哪儿打高尔夫?一次打多久?你的差点是多少?”

与此同时,穿着粉红色和服、打着淡黄绿色腰带结的女服务员则用手背摸着Stratton员工量身定做的吉尔伯特西装精良的意大利羊毛衣料,赞许地点着头,并发出赞叹声:“噢……啊……料子真不错……真柔软!”

但接着,仿佛有一种无言的信号,让他们全部停了下来,继续回去忙自己的事了。寿司大厨们回去接着滚动、折叠、切片、切丁;女服务员们则为年轻、口渴的Stratton员工端上特大一桶优质清酒和麒麟啤酒,为家财万贯、饥肠辘辘的Stratton员工端上盛有标价过高的寿司和生鱼片的巨大木制帆船。

正以为总算告一段落时,门又开了,疯狂的场景再次上演,狂野、活泼的Tenjin员工猛扑向又一拨新来的Stratton员工,以日式礼仪欢迎他们,并不停用日语大讲着恭维话。

欢迎光临Stratton风格的午餐时光!山河表里

此时,另类宇宙正对地球上这个小小角落充分发力。几十辆跑车和加长型豪华轿车堵住了餐厅外面的交通,而餐厅内,年轻的Stratton员工正继续历史悠久的传统——表现得像一群未经驯化的野狼一样。餐厅40张餐桌中仅有两张坐的不是Stratton员工,或者,按我们的话应该叫“平民”。或许他们原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惬意地享用美食,碰巧找到了Tenjin。毫无疑问,他们压根儿就想不到如此离奇的际遇将降临到他们身上。随着午餐时间一点点过去,毒品该上场了。

是的,时针刚指到一点,部分Stratton员工已经开始上演好戏了。看他们的举止,不难辨别哪些已经磕了药——他们正站在桌面上,含混不清地讲话,流口水,朗诵战争故事。谢天谢地,我要销售助理们留在交易室,负责接电话、完成书面工作,所以现在,他们依然衣装完整,不会有人在卫生间或桌子下面亲热。

此刻,我正坐在餐厅后面的私人包间里,一边假装在听“愣头低能儿”肯尼·格林喋喋不休地废话连篇,一边观察着这幕疯狂闹剧逐步展开。与此同时,维克多·王,不管他的低能儿朋友说什么,都一个劲儿地点着他的熊猫脑袋——尽管我确定他也知道肯尼是个低能儿,不过在假装赞同罢了。

“愣头”说:“……正说明了你为什么会大赚特赚,JB。我是说,维克多是我认识的人中最聪明的一个。”他伸出手拍了拍维克多宽阔的后背,“当然,仅次于你,这毋庸置疑。”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我假笑道:“噢,肯尼,谢谢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维克多听到他朋友的这番蠢话后大笑不已,接着迅速给了我一个可怕的笑容,一笑起来他的双眼都眯成了一条缝,跟消失了似的。

然而肯尼永远听不懂讽刺的话。所以,对于我的感谢他竟然信以为真,现在正自豪得不行。“我是这么想的,启动资金我们只需要40万美元。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把40万美元现金给我,我会通过我妈妈把这笔钱给维克多。”——通过他妈妈?——“你根本不用担心会留下什么不利的书面证据。”——不利的书面证据?——“因为我妈妈和维克多共同拥有部分房产,所以他们可以拿房产说事。接着,我们需要招聘几位重要的经纪人把业务做起来,而且最重要的就是下一只新股票的分配问题。我是这么想的……”

我听不下去了。肯尼兴奋地大讲特讲,而且讲的全是废话。

维克多和肯尼都不知道证券交易委员会提出的案件了结条件。这段时间内我不会透露任何口风,至少等到他们两个绝对相信Stratton会资助杜克证券时我才会说。

这时,我用余光瞟了一眼维克多,稍稍打量了一下。空腹时看维克多只会让我想一口吃了他!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庞大的中国人看上去会这么让人有食欲,这很可能跟他的皮肤有关——他的皮肤比新生儿的还要光滑;柔嫩、光滑的皮肤下面,有数层肥厚的脂肪,绝对适合烹饪;再下面则是数层坚不可摧的肌肉,绝对适合食用;而在这一切的最表面一层,则展露出他最令人垂涎欲滴的肤色——新鲜特派罗蜜糖的颜色。

最终结果就是,每次一看到维克多·王,我就将他设想成一只乳猪,然后往他嘴里塞一个苹果,往他屁股里插一根棍子,把他扔到烤肉架上,外面涂上酸甜酱,再邀请一些朋友过来食用——夏威夷式烤猪野宴!

“……而且维克多会永远忠诚于你的,”“愣头”继续喋喋不休,“而且杜克证券赚的钱会比比尔特莫尔和门罗·帕克证券两家加起来的还要多。”

我耸了耸肩,然后说:“或许吧,肯尼,不过这不是我现在最担忧的问题。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的确想赚很多钱。我是说,我们每个人当然要赚大钱,但是,现在对我而言更重要的一点是,我真正想要实现的是,确保你和维克多的未来。如果我能做到这一点,同时每年又能多赚个几百万,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我停顿了一下,想让我的这番废话渗入他们的内心,并试图快速揣摩一下他们对我态度的突然转变有何想法。

我心想,到目前看来还不错。“话说回来,不到6个月时间就是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审判日了,谁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往好的方面想想,或许某一天证券交易委员会会跟我们和解。如果那一天来了,我希望能够确保每个人都能平安无恙。信不信由你,我真的很想现在就资助杜克证券,让它运营一段时间,但Judicate股票的问题仍然挺让我头大的。我还得再等两周才能出售,所以,这件事我们现在仍需保密。这件事的重要我就不用多讲了。明白吗?”

维克多表示理解地点点他的熊猫脑袋,说:“我一丝口风都不会泄露的。至于我的Judicate股票,我压根儿就不在乎。我们都要靠杜克证券赚大钱了,所以,即便一股都卖不出去,我也不在乎。”

这时,肯尼插话进来,“JB,你看,我说得没错吧!维克多是个聪明人,他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他又一次伸出手,拍了拍这个中国人宽阔的后背。

接着,维克多说:“我还想让你知道,我发誓完全忠诚于你。你只需告诉我,你想让我买入哪些股票,我立马照做。如果没有你的命令,我永远不会购回一只股票。”

我笑了笑,说:“维克多,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同意开立杜克证券了,因为我信任你,我知道你会照我的吩咐做。当然,因为我认为你是个聪明的家伙,你会取得很大的成功。”我心想,这种冠冕堂皇的话谁不会说。事实上,维克多说的这番好话全是废话,我愿意以我自己的这条命打赌。维克多绝对不会对任何人或任何事忠心的,尤其是他自己,为了实现目标,他绝对不惜出卖自己,不择手段。

按计划,丹尼于我们坐下后15分钟现身,我掐算好了,这个时间恰好够肯尼大放厥词,而没有丹尼在场坏了他的兴致。毕竟,他在内心里极为痛恨丹尼抢了他的位子,他可曾经是我麾下的“一号人物”。对于“留下丹尼让肯尼出局”我感到很抱歉,但我不得不这么做。毕竟,利用肯尼来对付维克多真的是一件令人感到羞愧的事,尤其是,我确定肯尼相信维克多对我讲的每一个字——例如维克多会永远忠诚于我之类的。而肯尼的弱点就在于,他仍然透过少年的眼睛看维克多。他仍然崇拜着维克多,因为维克多曾是成功的可卡因交易者,而他只不过是个成功的大麻交易者,这在毒品交易食物链中可是相差了一级。

见完艾拉后我就回到Stratton办公室和丹尼坐下来谈了谈,几乎毫无保留地向他解释了我的计划。讲完后,他的反应正如我所预料的一样。

“在我心中,”他说,“你永远都是Stratton的主人,Stratton 60%的收益永远归你。不管你是否在附近另设办公室,还是决定驾驶游艇环游全球,这一事实都不会更改。”

一小时后的现在,他已到达Tenjin,立即大口喝下了一大杯清酒,接着,他又向我们三个的杯中斟满了清酒,举起自己的酒杯,仿佛要敬酒。丹尼说:“为友谊和忠诚,干杯!”

“来,来!”我欢呼道,我们四人举起白色的瓷杯一起碰了碰,然后将杯中温暖、猛烈的清酒一饮而尽。

我对肯尼和维克多说: “听着,我还没有跟丹尼谈起杜克证券的事。”——纯属谎话——“现在我快速跟他讲一下,让他知道这个计划的关键内容,怎么样?”

维克多和肯尼点点头,我迅速跟他讲了些细节。当我谈到杜克证券的选址问题时,我转向维克多说:“我给你几个备选项:第一个选择是,去新泽西州,过了乔治·华盛顿大桥就是,在那里开办公司。最好是在利堡,或者哈肯萨克河也行。不论你选哪个,招聘都不成问题。你能够把北新泽西州以及住在曼哈顿却不想在曼哈顿工作的孩子们都吸引过去。第二个选择是,去曼哈顿,但这是把双刃剑。一方面,曼哈顿人很多,所以招聘不成问题,但另一方面,你会发现你很难在那里建立忠诚。”

“Stratton成功的关键之一是,我们是这里唯一的一家证券经纪公司。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看看这家餐厅,”我示意他们看看所有的餐桌,“在这里,你能看到的只有Stratton的人。所以,维克多,你所拥有的就是一个独立的、自给自足的社会”——我抑制住冲动,没有使用“教派”这个更为恰当的词语——“这样,你听不到别的观点。如果你要在曼哈顿设立办公室,你的手下会和数千家公司的经纪人们一起就餐。现在看来这一点或许并不重要,但相信我,将来这肯定会成为大问题的,尤其是,当媒体开始对你进行负面报道,或者你的股票开始狂跌时。那时你就会备感欣慰,在新泽西,没人会往你的经纪人耳朵里吹风。不过说归说,我仍然把决定权交给你。”

维克多故意缓慢地点着他那硕大的熊猫头,仿佛在权衡着利弊。他的这种做作让我差点儿笑出声来,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绝对不会同意去新泽西的。维克多这么虚荣、这么自我的人是绝对不会选择新泽西的。毕竟,这个州与财富、成功根本就不搭调,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里并不适合玩风险游戏。不,不管行不行得通,维克多一定都会在华尔街上开公司。这倒是合我的心意,时机到来时,毁掉他也就更易如反掌了。

我曾对比尔特莫尔和门罗·帕克的老板说过同样的话,起初他们两个都想在华尔街上开立公司,之后,门罗·帕克将地点选定在纽约州北部,而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比尔特莫尔则将办公室设在了波卡雷登的“奇异地带”——媒体将南佛罗里达州证券经纪公司集中的这一块地方称为“奇异地带”。

最终,这一做法可归结为“洗脑”,有两个要点。第一,不断对被动的听众反复说同一件事;第二,确保你是唯一说教的人。这样就不存在其他的观点。当然,如果你所说的恰恰就是你的听众想听的,那么事情就更好办了,Stratton Oakmont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我一天两次(天天如此)站在交易室前,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听我的话,完全照我的话去做,他们就会赚到做梦也赚不到的钱,而且会有大批年轻貌美的女子纷纷拜倒在他们脚下。而事实上结果也的确如此。

足足沉默了10秒钟后,维克多回答道:“我懂你的意思,但我认为,我在曼哈顿能做得很好。那里有那么多孩子,不用两秒钟我就能招满人。”

“愣头”接着补充道:“我敢保证维克多会召开一些激励会议,所有人都会乐于为他效劳的。这方面我可以帮到维克多。我在你的激励会上都做过笔记,所以我可以和维克多过一下要点,我们能……”

噢,天哪!我听不下去了,开始盯着“大熊猫”看,努力想象这会儿他这个邪恶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他的确是个聪明的家伙,也的确有利用价值。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华尔街之狼-[美]乔丹·贝尔福特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