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之狼-[美]乔丹·贝尔福特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四部 终极救赎 第34章 疯狂之旅 · 2

我感觉有雨滴落在身上,于是醒了,但天空仍是一片蔚蓝。这让我困惑不已。我朝右边看看,8杯“血腥玛丽”依次排开,全都满到杯沿。我闭上双眼,做了个深呼吸。耳边,凶猛的风正在狂吼。接着,我感觉又有雨滴打在身上了。这是怎么回事?我睁开眼睛。不会是女公爵又在往我身上泼水吧?但我没看见她。驾驶桥楼上就我一人。

突然,我感觉游艇以完全失控的方式向下倾斜,直至倾斜至45度角,接着,不知何处传来了一声猛烈的碰撞声。过了一会儿,灰色的海水如一堵厚实的墙壁矗立在游艇一边,在驾驶桥楼上打了个转,然后倾盆而下——将我从头到脚被浇了个通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驾驶桥楼足足高出海面30英尺——噢,不好!—— 游艇又一次向下倾斜。这一次,我被抛到了一边,那8杯“血腥玛丽”也朝我身上飞来。

我径直坐了起来,往一边看去——我的妈呀!海浪足足有20英尺高,绝对比建筑物还严实。接着,我失去了平衡。现在,我从垫子上飞到了柚木甲板上,“血腥玛丽”也随我而来,摔了个粉碎。

我向船边爬去,牢牢地抓着铬制栏杆,努力站起身来。我扭过头看着船,坏了!钱德勒!我们将钱德勒——一艘42英尺长的潜水船——用两根粗的绳索拖到了这儿,但此时,它却消失了,隐约显现于重重巨浪之中。

我四肢并用向楼梯爬去。整个游艇仿佛快要散架了。我沿着楼梯爬到主甲板时已浑身浇透,并被巨浪无情地抛来抛去。我跌跌撞撞地走进了沙龙。一行人都坐在豹纹地毯上,紧紧地挤成一圈。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身上都穿着救生衣。女公爵看到我时,她脱离“组织”,向我爬了过来。但突然间,船开始大幅度倾斜下来。

“小心!”我大叫道,这时女公爵在地毯上滚动着,“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过了一会儿,一件中国古董花瓶在沙龙里飞舞着,然后撞到了她头顶上的玻璃窗,摔了个粉碎。

接着,船重新恢复了平衡。我又四肢并用,迅速向她爬去。“宝贝,你没事吧?”

她咬着牙对我说:“你……你这个可恶的海洋之神!如果我们能够逃离这艘船我一定会宰了你!我们都要葬身海底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海浪会这么大?”她那双蓝色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我。

“我不知道,”我辩解道,“我刚刚一直在睡觉。”

女公爵半信半疑。“你刚刚一直在睡觉?浪这么大你怎么可能睡得着?船都快沉了!奥菲莉娅和戴夫晕船晕得快没命了,罗斯和邦妮也是……雪莉也是!”

这时,罗布爬了过来,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这浪真够大的,哈?我一直都想死在海上。”

悲伤的女公爵说:“罗布,你给我闭嘴!你和我丈夫对此要负全责!你们两个真是彻头彻尾的白痴!”

我抬头看了看,罗斯——勇敢无畏的户外生活者——正在往这边爬。他的表情充满了恐惧。“噢,我的上帝,”他咕哝着,“我一定要离开这艘船。我有一个女儿。我……我……我老是吐个不止!求你了,让我离开这艘船吧。”

罗布对我说:“我们上驾驶桥楼去看看现在的情况吧。”

我看着女公爵,“亲爱的,你在这儿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去你的!我和你们一起去!”

我点点头,“好吧,走。”

“我就待在那儿了。”勇敢无畏的户外生活者说着,开始夹着尾巴向那群人爬去。我看着罗布,两个人开始放声大笑。接着,我们三人开始朝驾驶桥楼爬去。半路上,我们经过了一个储备丰富的酒吧。罗布停止爬行,说:“我想我们应该喝几口龙舌兰酒。”

我看了看女公爵,她点头同意。我对罗布说:“去拿瓶过来。”30秒后罗布手里拿了一瓶龙舌兰酒爬了回来。他拧开瓶盖,将瓶子递给了女公爵,女公爵抓起酒瓶痛饮了一大口。我心想,这女人够强悍的!接着,我和罗布也痛饮了几大口。

罗布把瓶盖拧好,将酒瓶对着墙扔了过去,瓶子瞬间摔得粉碎。他笑着说:“我一直就想做这样的事。”

我和女公爵交换了个眼神。

爬过一段短短的楼梯后,我们从主甲板上了驾驶桥楼。往上爬的过程中,两个名叫比尔的甲板水手从我们身上跳了下去。“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大叫道。

“跳台刚刚被冲走了,”其中一个比尔大声喊道,“如果我们不堵好后门,主沙龙就要被淹了。”他们边说边继续跑着。

驾驶桥楼上忙乱不已。这里空间很小,或许仅有8英尺×12英尺,而且屋顶很低。马克船长双手握着游艇古董级木制方向盘。每隔几秒钟他就会将右手放下,调整船的油门,使船头对准下一波巨浪的方向。大副约翰站在他的旁边。此时,他左手抓着一根金属杆以保持平衡,右手拿着双目望远镜,观察着前方。三位服务员正坐在一条木制长椅上,她们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眼里含着泪水。我听到一则广播打破了沉静:“大风警报!现在是大风警报!”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马克船长。

他凝重地摇摇头。“我们现在情况很不妙!这场暴风雨来势只会越来越猛。海浪已经达到20英尺,而且还在增高。”

“但天空还是蓝的啊,”我无辜地说道,“我想不通。”

愤怒的女公爵说:“谁他妈的在乎天空的颜色?马克,现在不能返航吗?”

“绝对不可能,”他回答道,“如果我们试着转向,船会向侧面倒,整个船会翻掉。”

“你能让船一直这么开着吗?”我问道,“或许应该发送无线电求救信号?”

“我们会让船一直漂在海面上,”他回答道,“不过现在天气越来越糟。蓝天马上就要消失了。我们正在前往8级飓风的腹部地带。”

20分钟后,我突然很想吃安眠酮。我悄悄对罗布说:“给我点安眠酮。”我朝女公爵看去,看看她有没有发现。

很显然,她发现了。她摇着头说:“我敢确定,你们两个绝对是疯子!”

两个小时后——海浪至少已达到30英尺高——真的是大事不妙了。马克船长以一种厄运即将来袭的语调说:“噢,妈的,不要告诉我……”接着他马上大叫道,“流氓浪!抓紧了!”

流氓浪?这又是什么?1秒钟后当我朝窗外看去时,我知道答案了,这时,驾驶桥楼上的每个人都突然大喊道:“天哪!流氓浪!”

巨浪绝对有60英尺高,而且来势迅猛。

“抓紧了!”马克船长大喊道。我右手紧紧地揽着女公爵的纤腰,让她紧贴着我。

突然间,船开始朝着一个极其陡峭的角度倾斜了下去,倾斜度几乎达到了90度。马克船长将油门加至最大,船迅速向前驶去,我们开始迎着巨浪前进。突然,船似乎立刻停了下来。接着,巨浪开始在驾驶桥楼上方打转,然后以似乎1 000吨炸药的爆发力砸向我们——咔嘣!

眼前漆黑一片。

+落-霞+小-说 ·

感觉这艘船仿佛要永远停在水面以下似的,但船慢慢地,充满痛楚地,又重新浮了起来——现在以60度角向左弦倾倒过去。

“一切还好吧?”马克船长问。

我看了看女公爵。她点点头。“我们很好,”我说,“罗布,你怎么样?”

“从没有这么好过,”他咕哝着,“不过我现在尿急。我准备下楼去看看大家怎么样了。

罗布下楼梯时,其中一个水手比尔跳了上来,大喊道:“前面的舱口盖刚刚吹开了。船头要开始沉下去了!”

“真倒胃口,”女公爵摇着头说,“瞧瞧你安排的这场倒胃口的旅行。”

马克船长抓起无线电广播发射机,推开按钮。“无线电求救,”他急切地说道,“我是娜丁号游艇马克·艾略特船长。现在紧急求救:我们距离罗马海岸50英里,船头即将下沉。我们需要紧急援救。我们船上现有19人。”接着,他弯下身来,开始从一台电脑显示器上读取一些橙色数据,向意大利海岸警卫队提供我们的准确方位。

“去把许愿盒拿过来!”女公爵命令道,“就放在楼下,在我们的特等舱里。”

我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她,“你怎么——”

女公爵打断了我。“去拿许愿盒,”她大叫道,“现在就去拿!”

我做了个深呼吸。“好吧,我这就去,我这就去。不过我快饿死了。”我看着马克船长,“你能让厨师给我做一份三明治吗?”

马克船长开始大笑,“你知道吗,你真的是个恶心的浑蛋!”他摇了摇他那方方正正的脑袋,“我这就让厨师给我们做些三明治。这将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你是最棒的!”我边说边往楼梯走去,“此外还可以准备点新鲜水果吗?”接着我跑下了楼梯。

我在主沙龙里找到了我的客人们,一行人充满了恐惧,用一根甲板绳索将彼此绑在了一起。不过我可是一点都不担心。我知道,很快,意大利海岸警卫队就会过来救我们了;从现在起几小时后我们就能安然无恙,这艘游艇也将被我抛弃。我向客人们问道:“你们觉得这场旅行有趣吗?”

没有人笑。“他们会来救我们吗?”奥菲莉娅问道。

我点点头。“马克船长刚刚发出无线电求救信号了。伙计们,很快就会没事了。我要到楼下去一下。我很快就回来。”我向楼梯走去——但我马上遭遇了另一波巨波,并被无情地摔到了墙上。我四肢着地,开始向楼梯爬去。

这时,其中一个比尔从我身边经过,大叫道:“‘钱德勒’不见了!它被冲走了!”接着他跑走了。

到达楼梯最后一阶时,我抓着扶手站了起来。我在漫到脚踝处的水中跌跌撞撞地走进了特等舱,看到了许愿盒,可恶的许愿盒就放在床上。我抓起许愿盒,上了驾驶桥楼,把它交给了女公爵。她闭上眼睛,开始摇里面的鹅卵石。

我对马克船长说:“或许我可以驾驶直升机离开。我一次可以带走4个人。”

“想都别想,”他说,“现在海面都成这个样子了,你能把飞机开起来又不撞毁,那绝对是个奇迹。即便你能让飞机飞起来,那也绝对无法再度着陆。”

3小时后,发动机仍然运作,但我们却丝毫无法前行。我们周围环绕着4艘庞大的集装箱船。他们听到了无线电求救信号,正试图保护我们远离即将到来的巨浪。现在天几乎黑了下来,我们仍在等待救援。船头已严重下斜。暴雨无情地拍打着玻璃窗,海浪至少有30英尺高,风力至少有50海里/小时。但我们不再跌跌撞撞了。我们已习惯了船上的颠簸。

马克船长似乎一直通过无线电与海岸警卫队通话。终于,他对我说:“有了,有一架直升机正在我们上方盘旋;等会儿直升机会放下一个篮筐,所以现在,让大家都到驾驶桥楼上。我们会先让女乘客离开,接着是女船员,接着是男乘客。男船员最后离开,我最后一个走。告诉大家,不允许带包。只可以带衣服口袋能够装下的东西。”

我看着女公爵,笑了笑。“你那些新衣服可都得留下了。”她耸耸肩,快乐地说道:“新衣服以后可以再买啊。”接着,她搂着我的手臂,我们一起向楼下走去。

向大家解释完营救方案后,我把罗布拉到一边说:“你有安眠酮吗?”

“没有,”他狡黠地说,“都在你的特等舱里。都被冲到那里了,或许那里的水深现在已有3英尺了,很可能已经不止这个深度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跟你说,罗布,我在那里放了25万美元现金,但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不过,我们得把那些安眠酮找回来。我们有200粒,我们不能把它们留在这儿。这样做太不应该了。”

“的确如此,”罗布说,“我去拿。”20秒后他回来了。“我被惊呆了,”他咕哝着,“下面肯定发生了电力短路,我该怎么办?”

我没说话,只是径直看着他,然后将拳头在空中挥舞了一下,仿佛在说:“士兵,你可以做到!”

罗布点点头说:“如果我被电死了,我希望你能给雪莉7万美元做隆胸手术。从我遇到她第一天起她就一直想去做,这事都快把我给逼疯了!”

“没问题。”我颇有义气地说道。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华尔街之狼-[美]乔丹·贝尔福特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