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故人-寐语者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2节 风雨

生辰过后五天,哥哥带我去看犒军。

父亲常説,我王家女儿远胜寻常男儿多矣。

只是那个铁血金戈的世界终究属于男人,离红粉温柔的女儿乡太过遥远。

天潢贵胄女儿家,一生一世只需藏在父兄良人的荫庇之下,疆场杀伐,对我们来説,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传奇。对于犒军,我并没有太大兴趣,却难捺心中好奇。

母亲总是説女儿家的好奇心太重,不是好事情,可我偏偏就有那么多的好奇。

传奇中的人,传奇中的事,格外神秘诱人。

让我好奇的,是一个人。

這个人的名字,实在听得太多,有人説他是神,也有人説他是魔。

姑姑、父亲和哥哥每一次提起此人的名字,语气都变得凝重。

甚至子澹也以一种我无法理解的复杂语气,提到过這个名字。

他説,天降此人,是家国之幸,恐怕也是苍生之苦。

月余之前,捷报传来,我朝南征大捷。

大军仅用九个月时间,远征南疆蛮族,一路势如破竹,南疆二十七部族全部归降,我国疆土向南拓展了六百余里,声威震慑四方,更截断蜀中叛贼南边退路,令贼寇胆寒心惊,退守剑门不出。

捷报传来,朝野振奋不已,只有父亲似乎早已经料到了這个结果,只是淡淡而笑,欣慰之余,隐隐有一丝忧虑。我却不明白他忧虑什么。

数日之后,大军即将班师回朝。

皇上命太子率百官出城相迎,犒赏三军。

南蛮的鲜血,洗亮将军的战甲,将军手中长剑划过边疆大地,再次耀亮京华——這位皇族之外唯一的异姓藩王,战功彪炳的镇国大将军,手握百万重兵的豫章王,正是世人口中恍如神魔的那个人——豫章王,萧綦。

落^霞^小^说 w w w*l u o xi a*c o m *

上至宫廷,下至市井,无人不知豫章王的赫赫威名。

——出身扈州庶民,十六岁从军,十八岁升为参军,征入靖远将军麾下,北上征讨突厥。朔河一役中,率百名铁骑,定妙计,奇袭敌后,烧尽粮草辎重,以一人之力杀敌过百,尸堆成山,身受二十一处重伤,竟得以生还。突厥军遭此重创,又受大军迎面痛击,溃退千里,不但收复了被突厥侵占多年的朔曷二州,更一举占领朔河以北六百里的肥沃土地。

萧綦一战成名,从小小参军一跃而为前锋副将,深受靖远将军器重。驻守边关三年间,击退突厥百余次进犯,阵前斩杀突厥大将三十二人,包括突厥王爱子也命丧萧綦手下,令突厥元气大伤。萧綦威名远震朔漠,晋封宁朔将军,人以“天将军”呼之。

永僖四年,滇南刺史屯兵自重,勾结白戎部族,自立为王。宁朔将军萧綦征奉旨西征,一面将敌军前锋阻隔在罗朗关,一面绕道黔州,强行在崇山峻岭中开出栈道,出其不意直袭叛军心腹,沿途遭遇归附了叛军、抵抗朝廷的夷狄部,招抚不遂,萧綦一怒之下屠城而过,将夷狄灭族,乘势大破白戎,收复滇南,将叛军首领十三人全部枭首示众。萧綦趁胜追击,历时两年,夷平西南边陲,以赫赫功勋统摄百万兵马,官拜镇国大将军。

永僖七年,南疆蛮族犯境,刚刚平定西南的豫章王,再度领军南下,在遭遇洪灾,瘟疫肆虐的南疆边陲苦战拒敌,又逢洪水冲毁道路,后方补给中断,几番身陷险境,萧綦临阵决断,以破釜沉舟之心强渡澜沧江,硬生生将南蛮逼退八百里,再无北犯之力。

是年,萧綦以不世功勋晋封豫章王,成为当朝皇族之外,唯一的异姓藩王。

永僖八年,豫章王大军在滇中休整半年之后,再度南下,有备而战,将南蛮击得溃不成军,仅用九个月时间,就将南疆二十七部族全部收降。

整整十年间,豫章王统率大军征战各地,力挽狂澜,匡扶社稷于危难,当之无愧为朝廷肱股,家国柱石。

此番大军凯旋回朝,朝野振奋,皇上原本决意亲自出城迎候,却因龙体抱病已久,只得命太子率领百官出迎,代天子犒赏三军。

一次次听父亲和哥哥説起前方战事,一次次被那些惊心动魄的战况震骇。

“豫章王”這三个字有如魔咒,总令我联想到着杀伐、胜利和死亡。

当我终于可以亲眼目睹這个传説中如魔似神的人,终于可以亲眼看一看,那传説中战无不胜的军队——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莫名的畏惧起来。

十万大军不能全部入城,豫章王只带了三千铁骑,饶是這样,也足以让整个京城为之震撼。

成百上千的百姓将入城大道的两侧围挤个水泄不通,但凡可以看见城门的楼阁,都早早被人挤满。哥哥却一早在瑶光阁包下整层,那是承天门附近最高的楼阁,让我可以居高临下,清楚看见大军入城的盛况。

入城甬道正中一条红毡铺路,两列御林军甲胄鲜明,侍立两侧,皇家的明黄华盖,羽扇宝幡层层通向甬道尽头的高台。

正午时分,礼乐齐鸣,金鼓三响过后,太子一身褚黄朝服,在百官的簇拥下登上高台。

远远地看过去,每个人的面貌模糊不清,只能凭服色猜测,站在太子左侧,一身朱红朝服的人必然是爹爹。我扯了扯哥哥衣袖,学着娇糯的语气,“公子爷,您什么时候也蟒袍玉带,站在百官之首出出风头啊?”

哥哥瞪我,“臭丫头,什么时候学会了説风凉话?”

我转眸笑,正要揶揄他,突听一声低沉肃远的号角响起,城门缓缓开启。

仿佛整个都城,都在一刹那肃穆下来。

正午耀眼的阳光陡然暗了下去,空气中仿佛骤然有了一种寒意。

刹那间,我以为眼前出现了无边无际的黑铁色的潮水,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属的寒光。

一面大大的黑色衮金边帅旗跃然高擎,猎猎飘扬于风中,上面赫然一个银勾铁划的“萧”字。

黑盔铁甲的铁骑,分作九列,严阵肃立,当先一人重甲佩剑,盔上一簇白缨,端坐在一匹通身如墨的披甲战马之上,身形笔挺如剑。他一马当先,提缰前行,身后九列铁骑依序而行,步伐划一,每一下靴声都响彻朝阳门内外。

礼乐毕,那黑马白缨的将军,勒缰驻马,右手略抬,身后众将立时驻足,行止果决之极。

那人独自驰马上前,在高台十丈外驻鞍下马,解下佩剑,递与礼官,一步步缓缓登上高台。

哥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带着紧涩,“那是萧綦。”

那个人离我们如此之远,远得看不清面目,仅仅遥遥望去,竟已让我生出压迫窒息之感。

他在太子三步之外停步,微微低首,屈膝侧跪下去。

太子展开黄绫,宣读犒封御诏。

远远听不清太子的声音,却见那一袭墨黑铁甲,雪色盔翎在正午的阳光下,熠熠生辉,闪耀寒芒。

太子宣诏已毕,萧綦双手接过黄绫诏书,起身,转向台下众将,巍然立定,双手平举诏书。

——吾皇万岁!

這个声音如此威严遒劲,连我们远在這楼阁都隐约听到了。

刹那间,潮水般的三千黑甲铁骑,齐齐发出震天的三呼万岁之声,撼地动瓦,响彻京城内外。

所有人都被湮没在這雄浑的呼喊声中,连赫赫的皇家仪仗,也黯然失色。

左右御林军无不是金盔明甲,刀剑鲜亮,而這三千铁骑,连甲胄上的风霜征尘都尚未洗去,却将御林军的气势压倒无余,在他们面前,平日风光八面的御林军顿时成了戏台上的木偶一般,徒具花巧,全无用处。

他们是从万里之外喋血而归的将士,用敌人的鲜血洗亮自己的战袍。

那刀是杀敌的刀,剑是杀敌的剑,人是杀敌的人。

杀气,只有浴血疆场,身经百战,坦然直面生死的人,才有那样凌冽而沉敛的杀气。

那个传闻中,仿佛是从修罗血池走来的人,如今就屹立在众人面前,登临高台,俯视众生,凛然如天神。

胸口一窒,這才惊觉,我竟忘记了呼吸,手心渗出细汗。

我从不知道,這世间,会有這样一个人。

见惯皇家天威,即便在皇上面前,也不曾有过半分畏惧。

然而此刻,遥隔数十丈之远,我却不敢直视那个人。

那个人身上,有一种炽烈而凌厉的光芒,无形中迫得人无所遁形。

哥哥亦是一反常态,一语不发,缄默凝望眼前這一幕,手上茶杯却是紧握,指节隐隐透白。

我抿唇,心中莫名的异样,似怅惘又似跃然,竟从未有过這般滋味。

犒军毕,登车回府,一路恍惚无言。

鸾车在府门前停下,侍女挑帘,却不见哥哥如往常般立在銮车前,伸手等着接我。

诧异间,我倾身看去,见哥哥端坐马背,挽了明珠紫辔在手,抚着座下白马,若有所思。

“公子爷,到府了!”我走到他马前,学着侍女屈身一笑。

哥哥回过神来,睨我一眼,却又一叹,扬手将白玉鲛银鞭抛给侍从,跃身下马。

刚进了庭中,母亲宫装高髻,携了徐姑姑和侍女们迎面而来,看似正要出门。

“娘要出去么?”我笑着挽住母亲。

“正巧皇后传召,你也有两日不曾给姑母请安了,随我一同去吧。”母亲替我挽起散乱的一缕鬓发,微笑看向哥哥,“犒军看得如何,可还有趣么?”

我低头笑,母亲总把我们当小孩子,当哥哥还如小时候一般爱瞧热闹。

“豫章王军容赫赫,威仪不凡。”哥哥却没有笑,望着母亲,慨然道,“儿子羞愧,今日方知,大丈夫当如是!”

母亲一怔,蹙起纤纤眉梢,“你這孩子,又胡説了,武人打打杀杀有什么好。”

哥哥低头不语,他虽常和父亲争执,但在母亲面前却从无半句违逆。

“你是何等身份,怎能与那一介寒人相比。”母亲语声低柔,却辞色渐严。

她是最不喜欢寒族武人的,今日听了哥哥這话,难免着恼。

我见母亲不悦,忙笑道,“哥哥説笑呢,娘不要理他,我们走吧,姑姑在宫中该等急了!”

当下不由分説,我挽起母亲便走,只回眸对哥哥眨了眨眼。

姑姑竟然把母亲召入内殿密谈,却不肯让我进去。

我才懒得等她们,径直往东宫去找宛如姐姐。

我把亲眼看见萧綦的一幕,绘声绘色讲给宛容姐姐听,直把她和几名侍妾听得目瞪口呆。

“听説豫章王杀过上万人呢”,侧妃卫氏按着心口,神色间满是厌憎惊惧。旁边一人接过话头道,“哪里才只万人,只怕数都数不过来,听説他还嗜饮人血呢!”

我心下微嗮,颇不以为然,正欲驳她,却听宛容姐姐摇头道,“市井流言怎么可信,若真如此,岂不是将人説成了妖魔。”

卫妃嗤笑道,“杀戮太重,有违仁厚之道,满手血腥与妖魔何异。”

我不喜欢這个卫妃,仗着太子宠爱,在宛如姐姐面前张扬无礼,当即冷冷睨她:“仁厚之道何解?如今烽烟四起,难道仅凭一句仁厚,就能抵抗虎狼,叫外寇乖乖放下刀兵?”

卫妃粉脸涨红,“依郡主高见,杀戮倒是仁厚之道了?”

我挑眉一笑,“征伐既起,何来仁厚?即便有所杀戮,豫章王也是为国为民,国之柱石,功在社稷,岂可如此诋毁功臣?若无将军血染边疆,你我岂能在此安享清平?”

“説得好。”

姑母优雅沉静的声音蓦然在殿外响起。

众人忙起身行礼。

宛如姐姐侧身一旁,将姑母迎进殿内。

姑母只带了两名宫人随侍,也不见母亲同来,我正向殿外张望,却听姑母淡淡説道,“不必看了,本宫已请长公主先行回府了。”

我愕然看向姑母,一时间莫名所以。

姑姑在首座坐下,扫了一眼面前众女,不露喜怒,“太子妃在忙些什么?”

宛如姐姐垂首低眉道,“回禀母后,臣媳正与郡主品茶叙话。”

姑姑微笑,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有些什么趣事,也説来本宫听听。”

“臣媳等,只是在听郡主……”宛如姐姐全无心机,竟然照实回禀,我忙打断她话头,抢道,“她们在听我品评今年的新茶,姑姑,你尝尝這新贡的银针,比往年的品色都好呢!”

我接过侍女手中茶盏,亲手奉给姑姑,挨在她身旁。

姑姑扬眉瞪了我一眼,转头看向宛如姐姐,“容许宫中女眷议论朝臣,這是东宫的规矩么?”

“臣媳知罪!”宛如姐姐脸色煞白,立即跪下,身后众姬慌忙跪倒一片。

“此事是阿妩多言,错在阿妩,请姑姑责罚!”我正欲跪下,却被姑姑拂手一挡。

我趁机拽住姑姑的手,泫然含泪望着她,“姑姑……”

姑姑触上我目光,却是一震,神色有些异样,掉头不再看我。

“罢了,你们都退下,往后太子妃要严加约束,不得再犯。”姑姑脸色沉郁。

宛如姐姐领着众姬叩首退下,空荡荡的殿内一时只剩我与姑姑相对。

“姑姑生阿妩的气么……”我怯生生望着姑姑。

姑姑不説话,直直看着我,那种奇怪的神色,看得我真有几分惶恐起来。

“老觉得你还是孩子,不知不觉竟长成如此绝色了。”姑姑唇角牵起一抹勉强的笑容,语声温柔,分明是夸赞的话,听在耳中却令我莫名不安。

不等我答话,姑姑又是一笑,“子澹最近可有信来?”

一听及子澹的名字,我脸上发烫,心中忐忑,只是胡乱摇头,不敢对姑姑説实话。

姑姑凝视我,目光深深,似有些恍惚怅惘,“女儿情怀,姑姑也是明白的。子澹是很好的孩子,只是,阿妩……”她欲言又止,一时间脸色凄楚,闭目不语。

這些年,我被姑姑厉色斥责过不知多少次,却没有哪一次,让我如此刻這般惶恐。

从没见过姑姑用這样的神色对我説话,隐隐的,似有不祥之感压在心头。

我用力咬住唇,很想转身逃开,不想再听她説下去。

姑姑却突然开口,“自小到大,你有没有受过谁的委屈,怨怪过什么事情?”

我怔住,要説委屈怨怪,這皇宫内外,谁能给我委屈,什么事情能让我怨怪——自然只有子澹的离去,可是,這个答案又岂能对姑姑説出口。

“好像没有……哥哥欺负我算不算?”我勉强笑出来,故作轻松的望向姑姑。

姑姑敛去了微笑,目光深邃复杂,爱怜之中更有淡淡痛楚之色,“你长到這么大,只怕连什么是真正的委屈,还并不知道。”

我怔怔望着姑姑,説不出话来。

姑姑垂眸一笑,笑意惨淡,“我少年时,也同你一般不知忧虑,被亲人们自小娇宠,处处维护……然而,终有一天,我们注定要承担自己的命运,不能永远被庇佑在家族羽翼之下!”

望着姑姑迫人目光,我怔忪无言,心中却阵阵抽紧。

姑姑直视我双眼,语声透寒,“如果有一天,要你受着极大的委屈,放弃你所珍爱的东西,去做一件万般不情愿的事,甚至付出极大代价,阿妩,你可愿意?”

我心中惊跳,指尖发凉,无数念头电闪而过,脑中却是一团乱麻。

“回答我。”姑姑不容我犹豫迟疑。

我咬唇,抬眸望向她:“那要看,是为了什么,是否比我所珍爱的东西更加重要。”

姑姑的目光深凉如水,“每个人珍爱的东西并不相同,什么是最重要,什么又是最值得?”

她的目光在我身上久久停驻,仿佛穿过我,投向了遥遥的时光,“我也有过极珍爱的东西,那曾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喜悦与悲伤……可那喜悦悲伤,都只是我一人的喜悲。相较之下,还有一件事,比之更深,更重,是我无法逃避和舍弃的——那就是,家族的荣耀和责任!”

“家族的荣耀和责任……”我如被巨锤骤然击中,心中恍惚,激荡不已。

姑姑眼中隐约有泪光莹然,却无比坚定决绝。

“当年战事方歇,朝中派系林立,四大世家各不相让,我的兄长以当世第一才子之誉,迎娶到你的母亲晋敏长公主下嫁王氏,带来无上荣耀。我的妹妹,许配给执掌军中大权的庆阳王,而我,必须成为太子妃,将来执掌六宫,才能确保王氏在朝中的权威,压倒咄咄逼人的谢家,使王氏的地位固若金汤,族人安享荣华!”

我从不知道,父母的锦绣姻缘,姑姑的母仪天下,竟潜藏着這一番辛酸深沉。

刹那间,眼前转暗,在我心中如琼华仙境一般的天地骤然褪去颜色,显出底下的灰败。

十五年来,我的完美无缺的琉璃幻境,第一次迸出了裂缝。

我不敢再听,不敢再想。

可是琉璃一旦有了第一条裂缝,就会顺势破裂下去,直至粉碎。

姑姑站起身来,迫近我,凝视我双眼,语声掷地铿然——

“我们从出生之日,就被光环笼罩,无不在荣耀中成长,普天之下除了公主,就是我们王氏女儿最为尊贵。当你身在其中,或许并无知觉。我十八岁入宫以来,目睹這宫里宫外多少悲辛往事,命数起落。你可知道,那些出身卑微,没有家族支撑的女子,在宫中是如何卑贱飘零,人命尚且不如蝼蚁!一旦失势落败,任你再煊赫的世家,落魄起来只怕还不如市井小民……”

姑姑握住我肩头,一字一句道,“我们引以为傲的身份、美貌、才情……无不是家族的赐予,没有這个家族,我或者你,乃至后世子孙,都将一无所有。我们享有這荣耀,便要承担起同样的责任。”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江山故人-寐语者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