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故人-寐语者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17节 别离

外面仍是风雨声急,火炭却将這简陋木屋烘得暖融融的,一室春意盎然。

我静静伏在萧綦怀中,一动不动,长发缭绕在他胸前,几绺发丝被汗水濡湿,贴着他**胸膛,与铜色肌肤上深浅纵横的伤痕交织在一起。他身上竟有這样多的旧伤,甚至有一道刀痕从肩头横过,几乎贯穿后背……虽早已愈合,只留淡淡痕迹,却依然触目惊心。那十年戎马生涯,究竟经过了多少生死杀戮,踏着多少人的尸骨,才能从血海里杀出,一步步走到今天……我不敢想像那十年里,他一个人走过的日子。

此刻浓情过后,他揽着我阖目而卧,似乎陷入安恬沉睡,那刀琢斧削般的眉目依然冷峻,唇角还紧紧抿着,出鞘长剑就在他手边,但有风吹草动,他会随时按剑而起,没有一刻是能松懈的。我久久凝望他平静的睡颜,心里有丝丝痛楚,夹杂着微酸的甜蜜。

我伸出手,以指尖轻轻抚平他眉心那道皱痕。他闭着眼,一动不动,紧抿的唇角略微放松,勾出一抹极淡的笑意。我探起身子,拉过已经半干的外袍将他**上身盖住。他忽然勾住我腰肢,翻身将我压在身下。

我一声嗔呼还未出口就凝在了唇边,只见萧綦目中精光闪动,脸色凝重,按剑屈膝而立,将我护在他身下。我屏息不敢动弹,分明没有听见任何动静,却隐隐察觉有什么正在逼近……萧綦目光变幻,忽然振腕一陡剑尖,那雪亮长剑发出苍凉龙吟,在静夜中低低传了开去。

屋外一声剑啸相应,旋即传来铿锵低沉的男子声音,“属下来迟,令主上受惊,罪该万死!”

我心头一松,旋即羞窘,忙披了外袍起身,替萧綦整理衣袍冠戴。

萧綦还剑入鞘,淡淡含笑道,“很好,你的动作愈加迅捷了。”

“属下惶恐。”那人恭然应答,止步于屋外,不再近前,那声音听来似曾相识。

“刺客眼下去向如何?”萧綦的语声冷冽威严。

“刺客在东郊与属下等遭遇,七死九伤,其余十二人向城外溃退。唐竞将军已带人追击,宋将军已封闭全城搜捕,属下未敢耽误,随即赶来接应主上。”那人的声音冷硬,有浓重的关外口音……关外,我蓦的心中一动。

萧綦打开房门,冷风挟雨直灌进来,我冷得一颤,却看见那门外雨中,一名全身铁甲森严的武士垂首屹立,身后十余骑肃立在数丈开外,执了松油火把,置身风雨之中,依然身如铁石,纹丝不动。那浸透松油的火把摇曳于风中,燃出浓浓黑烟,兀自不熄。

萧綦负手按剑而立的身影,逆着火光,有一种漫不经心的倨傲。

一名侍卫恭然撑了伞上前,萧綦将伞接过,含笑回身,向我伸出手来。

我掠一掠鬓发,徐步走到他身侧,将手交到他掌心,随他一起迈进风雨中。雨丝簌簌抽打在伞上,冷风吹得发丝飞扬,他的肩膀却挡住了雨夜的凄冷,将暖意源源不断传递到我身上。

我们走到屋外空地,那十余名骑士一起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向萧綦俯首。冰凉铁甲带起整齐划一的铿然之声,在這风雨声中,格外震慑心神。

墨蛟与惊云果然跟在众侍卫之后,见了我们分外亢奋欢跃。

我侧首望向那身形魁梧的铁甲将军,终于看清他的面貌,他亦微微抬目看向我,我回之以会心一笑——果然是他,是那驿战中接应我的灰衣大汉。

府中最清楚我们行踪的莫过于玉秀和卢氏。

回到王府,萧綦下令囚禁全部知情的仆役,包括婢女和马夫在内的数人全部下狱候审。

侍卫来带走玉秀的时候,她一声不吭,没有哭喊,倔强的咬住嘴唇,任由侍卫将她拖走。临到了门边,她蓦的回首望住我,瘦小身子被侍卫拖得歪倒,一双眸子却坚定熠熠。

“玉秀没有背叛王妃。”她只轻轻説了這一句,旋即被侍卫拖了出去。

我抿唇定定看她,看着她越去越远,终究脱口道,“住手。”

两名侍卫回身停下来,玉秀跌在地上,咬唇看我,目光凄苦含悲。我懂得這样的目光,這是被自己信重敬仰之人遗弃的悲苦,是我曾经感受过的无奈。只在這一刻,我望着這瘦弱倔强的女孩子,心下涌起深深感动。没有任何原由,我就是信了她。

“不是玉秀。”我转向侍卫,淡然道,“放了她。”

玉秀猛然抬头看我,眼中蓄满泪水。两名侍卫面面相觑,有些迟疑不决。

我缓步上前,向玉秀伸出手,亲自将她从地上扶起。侍卫相顾尴尬,不得不躬身退下,玉秀這才放声哭出声来,一面拭泪,一面屈膝向我跪下。

我拉住了她,轻拍她肩头,柔声道,“玉秀,我信你。”

她哭得一句话也説不出。身后侍女垂首静立,一个个红了眼圈,皆有唏嘘之色。

就在当夜,卢氏的丈夫,那位冯姓参军竟在家中自尽。卢氏在狱中被拷打不过,终于招认,是她将萧綦的行踪告知了冯参军。她未曾料到,自己丈夫已经受人挟迫,给那刺客背后的主使者做了内应。

刺客逃至东郊官道,被唐竞率人合围,落下三名活口,其余死战而亡。

宋怀恩及时封闭宁朔全城,严密搜捕,在混迹于城南商贾的人群中缉捕了一名中年文士。

此人正是随徐绶一同赴宁朔犒军的监军副使,兵部左侍郎,杜盟。

這个名字我并不陌生。此人年过三十,其貌不扬,出身北方望族,非但文采斐然,骑射武艺也十分了得,更是右相温宗慎一手提携的得意门生。如此才俊之士,却因偏狭古怪的性子和不合时宜的脾气,与权贵格格不入,成为众人的笑料谈资。

当世名士豢养的多是宝马良驹,仙鹤名犬,唯独此人爱牛,家中养了十余头耕牛,更是常常以牛自比,自号“牛癫”,脾气倔比老牛。许多官员都曾因一点小错被他弹劾,就连爹爹也多次被他当面顶撞,只碍于右相的颜面,才拿這怪人无可奈何。

我仍依稀记得那个面色黧黑,宽袍大袖,总是一副怒气冲冲模样的杜侍郎。却万万料想不到,他会主使右相豢养的暗人,向朝廷重臣行刺。

暗人,是一个暗影般神秘的存在,我知道叔父手下有一群誓死效忠王氏的暗人,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潜藏在何处;但有一声令下,他们随时会像影子一样出现,执行主上的使令。

耿介狂放的杜侍郎,会是暗人的首领;我那清名高望的父亲,会矫诏犯上;英雄盖世的豫章王,会向朝廷悍然发难……忠义也罢,奸佞也罢,我第一次知道,這世上原本没有绝对的忠奸。説到底,不过“成王败寇”四个字——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血肉之驱,都有一样的利欲私心,在断头刀下,生命也是一样的脆弱。

譬如此时,杜盟的头颅正悬挂在宁朔城头。

他在朝堂之上雄辩滔滔,指挥暗人来去如影,一生忠勇,以死报答温相知遇之恩。然而有朝一日,他的大好头颅断送在屠刀之下,也只不过血溅三尺而已。

萧綦令宋怀恩招抚杜盟不成,再没有余话,断然下令,将他一刀断头——能用则重恩以待,若不能为他所用,那便是死路一条。换作父亲或许会有惜才之仁,萧綦却不会,他是运筹帷幄的权臣,也是谈笑间生杀予夺的大将。

父亲的第二道密函紧跟着送到。

京中再起变故,右相党羽翦除未净,竟在行刑当日当市劫囚,欲将温宗慎救走。幸被叔父手下的御林军击退,而叔父奉旨监斩,也被刺客所伤。温宗慎随后被押入天牢,为恐再生变故,姑姑亲赴牢中,以一杯毒酒将其赐死。

京中风云诡谲变幻,已到水火不容之势,江南謇宁王也已剑拔弩张,前锋大军悄然拔营,恰在此时,右相党羽派遣暗人行刺豫章王——這一切,都给了萧綦出兵南下最好的理由。宁朔驻军训练有素,军威严整,粮草缁重齐备,萧綦留下二十五万驻军留守边塞,亲率铁骑劲旅十五万,三日之后,挥戈直捣京城。

我随萧綦登临城楼,检阅三军操演。

這已不是我第一次目睹他麾下军威,然而,当三军举戟,齐声高呼,马蹄卷起满天沙尘,滚滚如雷霆动地之际……我再一次被這铁血之景震撼,一如三年前在朝阳门上。

我回望萧綦的侧颜,见他玄色战袍上的绣金蟠龙纹章,被夕阳染得粲然夺目。

今时今日的萧綦,羽翼已丰,剑锋也已霍然雪亮。

宁朔的长空朔漠虽辽阔,只怕已容纳不了他铁骨铮铮,雄心万丈。

是夜,我吩咐玉秀整理行装,准备即日随大军一同南下。

玉秀第一次离开宁朔远行,便是随军出征,当下又是紧张又是雀跃。

我见她收拾了许多厚重衣物,不由笑道,“越往南走越是温暖,到了京城就再穿不着厚重之物,這些都不用带了。”

身后却听得萧綦的声音淡淡含笑道,“都要带上。”

他大步走进内室,甲胄未卸,侍婢们慌忙躬身退下。

我笑吟吟看他,“這你便不知道了,此时若在京中,已经是纱袖罗衣,霓裳翩翩,谁还要穿得這般笨重难看。”

萧綦没有説话,只望住我,那目光看得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我上前帮他解开胸甲,笑着揶揄道,“回府也不换上常服,這么冷冰冰一身很舒服么。”

“你在想家。”他握住我的手,目光深深,“很想回到京中,是么?”

我微窒,默然别过头去,心中最不愿碰触的念头被他一语道破,一时有些黯然,只得勉强笑了笑,“反正就要回去了,倒还有些舍不得宁朔。”

他伸手抚过我鬓发,眼底有一丝歉疚,“等战局稍定,我便接你回京,不会让你等得太久。”

我怔住,退开一步,定定看他,“你不要我同你一起?”

“這一次不能。”他自袖中取出一封信函,递到我眼前,“左相的信,你现在可以看了。”

是那封父亲的家书,昨日他不肯给我,要我出游归来再看的。

我一时恍惚,心中有片刻空茫,接过那信函却没有勇气拆开。

当我知道他要南征,没有半分迟疑,也未曾想过战事之凶险,只觉得与他共同进退,是天经地义之事。更何况京城还有我的父母亲族,他们还在謇宁王大军的虎视之下,逢此危难之际,我是王氏的女儿,总要与我的家族生死与共,患难同当,断然没有退缩之地。

“我要回京。”我冷冷抬眸,与萧綦的目光相对,“你休想留我一人在此。”

他望住我,缓缓道,“明日一早,你就启程去琅琊。”

“琅琊?”我几疑自己听错,他説琅琊,怎会莫名提及我们王氏故里。

“长公主已经前往琅琊。”萧綦轻按住我肩头,“你应当与她同往。”

——母亲竟在此时前往琅琊故里,這突兀的消息令我呆住,隐约想到了什么,却又一片惶然……手中那薄薄一封信函只觉重逾千钧。

拆开熟悉的文锦缄札,一目十行看完,我竟一时拿捏不稳,素笺脱手飘落。

萧綦一语不发,只握住我肩头,默默看我。

父亲只在信里説,母亲身染微恙,宜离京休养,已携徐姑姑远赴琅琊故里。此去路途遥远,她孤身一人,思女心切,盼我能与她相聚。

我掩住脸,心里纷乱如麻,却又似浸过雪水一般清冽明白。

母亲,可怜的母亲,在這剑拔弩张的当口上,竟然没人想到过她的处境,连我也几乎忽略了过去。谁会在意一个侯门深闺中的妇人,她的名字都几乎被淡忘,只剩一个长公主的尊号,或者是左相靖国公夫人的身份。

那个被软禁在宫中的软弱天子,不但是皇上,更是她的兄长;被她夫家削夺了权势与尊严的皇室,是她引以为傲的家族。她是晋敏长公主,当今圣上唯一的妹妹,她的身上流淌着皇室高贵的血脉。我不相信母亲会在這个时候选择逃避,她虽柔弱善良,却不是懦弱之人。

此去琅琊,她必然是被迫的——是父亲强行将她遣走,不愿让她目睹夫家与亲族的反目。

我该説父亲仁厚,还是残忍?

想到父亲説她身染微恙,思女心切,我再隐忍不住满心悲苦,转身伏在萧綦怀中,泪流满面。

我尚且还有他的怀抱,而可怜的母亲,此际身边连一个亲人都没有,只剩徐姑姑相伴。

萧綦轻轻拍抚我的后背,并不打断我的悲泣,任由我将脸深深埋在他胸前,泪湿了他衣襟。

良久,他柔声叹道,“坚强些,见了你母亲,再不可這般哭泣了。”

我哽噎点头,他托起我的脸,并不若往常那般温柔抚慰,只握住我双肩,以不容质疑的口吻道,“在這里有我做你的倚靠,到了琅琊,你便是他人的倚靠!”

“是,我明白。”我强忍住泪,咬唇抬起头来,“明天我就启程。”

四目相对,一时无言,萧綦眼底的冷毅渐渐融化,流露几许无奈,更有深浓眷恋。

昨天他不肯让我拆信,便抛下紧迫军务,微服带我去看塞外牧野,让我度过了在宁朔最快·活的一天……其实,那也是我有生以来最快·活难忘的一天。

他是知道,离别便在明日,只不愿让我多一天的伤感而已。

离别,又是离别——子澹远赴皇陵的时候,我以为余下的日子都会失去光彩,甚至不敢亲自去送他;而這一次的离别,我却暗暗对自己説,离别是为了与他重聚,正如他大婚当日的离去,却换来今时的相见恨晚。

明烛高烧,夜已深沉,我却还想和他多説一会儿话,多看一看他。他强行将我抱上床去,迫我安稳睡好。我闭上眼睛,却牵住他衣袖,不肯放手。

“我很快回来。”他宠溺地轻吻我额角,语含无奈,“怀恩还在西厅候着,我打发了他们就来陪你,乖一些,自己先睡。”

我漫声应着,手指悄然从他领口滑进去,抬眸斜睨了他,“没有我這个负累,你倒轻松了。”

他的唇流连在我眉心,低低笑谑,“你這般悍妇,上阵做个前锋也有余,岂能是负累。”

我嗔怒,在他胸膛用力一拧,他一把捉住我手指,狠狠吻住我的唇……

伏在枕上,回想他方才气息急促,意乱情迷,几乎不可自拔的模样,我不觉低低笑出声来。他狼狈挣扎了起身,仓促离去之前,在我耳边佯恼道,“你這妖精,回来再收拾你!”

我双颊直烫了起来,不由回想起昨晚在木屋的一幕,双颊越发烫若火烧。一夜之间,便是从少女到妇人的奇妙转变,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却又似什么都不同了。

辗转枕上,怎么都睡不着,我翻身起来,看到案前绣架上那件未绣完的外袍,不觉叹了口气。自小我就不爱学习女红,那些针线工夫一辈子也轮不到我自己来做,被母亲逼着学来,到底还是粗陋笨拙的。那日也不知怎么就听信了玉秀的馊主意,竟拿了衣料来缝……虽説大半都被玉秀做好了,只剩襟领的纹样要我绣上,可那么繁复的蟠龙纹,也不知道要费多少工夫。

我取过那绣了一半的外袍,呆呆看了半晌,重新披了衣服,挑亮灯烛,一针一线开始绣。

更漏声声,不觉四更已过了。

萧綦还未回来,我实在支撑不住困意,伏在枕上,想着稍稍歇息一会儿,再来绣……

朦胧中,似乎谁要拿走我手中外袍,情急之下,我猛然醒转,却是萧綦。

他见我醒来,便夺过那外袍,看也不看就掷开,一脸愠色,“你不好好歇息,又在胡闹什么!”

我呆了呆,见那外袍被扔在地上,还剩着一只龙爪没有绣好,顿时恼了,“捡起来!”

我指着那袍子,怒道,“我绣了整晚的东西,你要敢扔在地上,往后休想我再做给你!”

“做给我的……”萧綦愣住,老老实实躬身捡回来,抖开看了看,竟怔在那里,一句话都説不出。我被他這呆样子逗笑,随手将一只绣枕掷向他,嗔道,“反正你不要,我也不做了。”

他只是笑,将外袍仔仔细细叠了,放回我枕边,正色道,“不做也罢,我就這么穿出去,叫人都来瞧瞧我家阿妩绣的三足蟠龙。”

我啼笑皆非,扬手要打他,却被他笑着揽倒在枕上……银钩摇曳,素帷散作烟罗。

帘外朝霞映亮了边塞的长空。

晨起,我亲手替萧綦整理好冠戴,他身量太高,我踮起足尖才能帮他束上发冠。他勾住我腰肢,柔声笑道,“娶你的时候,还以为是个孩子……”

我一怔,不觉眼圈有些发热,喟然道,“转眼三年,那时的小女孩子,已经长大了。”

“這一次,不会让你等太久。”他将我抱紧,“悬崖边上生死一线,你我也一起过来了,往后祸福生死,我亦与你一起承担……阿妩,我要你记得,当日如是,此生如是。”

四目相对,他的目光仿佛能容纳我一生的喜悲。

我笑着用力点头,説不出话来,竭力忍回泪水,不让自己在离别的一刻哭泣。

当日如是,此生如是——這淡淡的八个字,从此刻进心底,是再也抹不去的了。

萧綦遣亲信副将宋怀恩护送我启程。

我步出府门,没有驻足回头,也没有让萧綦送我。

登上车驾,卫队列道,马蹄得得疾驰,道旁景物飞一般向后逝去。

直到此时,我才回头望去,任泪水潸然滑落。

当日来到宁朔,是身不由己,而今离开的时候,也同样匆忙无奈。

来的时候,我是孑然一身,生死未卜,而今离开的时候,却不再孤单凄惶。

转瞬三年间,命运起起落落,兜了偌大的一个圈子,终究还是走到宿命的彼方。

他还在那里,我也还在這里,都不曾走开,也再不会错过。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江山故人-寐语者 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