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 · 羽传说-今何在

您首次阅读本书,建议从:第一章开始
第三章 朔雪起8

那一夜,穹如黑缎,四野无星。

路然真率两位副手潜入了若苦城,受城主之托暗杀他手下功高震主的大将贺旗。

但杀人者,却先遭遇了截杀。

路然真的左僚卫士从高空掠向街道,突然没有任何声息,他的身躯变成了几块,血泼落在街道上。

这就像是急速地飞行时,突然撞上了极细的钢丝,身体被瞬间切开。

可是这世上,难道还有鹤雪士的眼力都辨不清的丝线么?路然真正惊愕间,猛然感觉有什么正飞速逼近,她在空中一个急后翻,那一瞬间她看见一道极细的丝贴着自己的鼻尖掠了过去,同时她的手指也触到了什么,急缩手间,指头已被划破了,血珠滴落在空中。

路然真大骇,想直飞上天空。忽然她感觉什么,巨大的什么,从天空直压了下来,那是无数个点,每个点都闪着死亡的寒光,它们的联结又是如此的紧密,不断变幻着却毫无空隙。

一瞬间后路然真明白,她遇上了一张网。九州中与鹤雪团齐名的暗杀势力之一——天罗。

天罗,以无数通过丝线联结的杀手统一行动的组织,这与崇尚锦衣独行的鹤雪团相反,但相同的是冷酷与无情,是一旦出手绝不允许落空。没有人能在陷入天罗布好的网后还能逃出,九州的历史上没有先例。当年胤朝开创者之一,横行九州的武将榜第一颜可藏,便是这样死在了九层天罗的丛林里。这不世猛将纵然曾在万军之中杀个九进九出,在天罗面前却空有心无力,被绞死于千万细丝之下,没人找到他的尸身,林中每片叶子都沾满了他的血。从此几百年无人再敢提“天罗”二字。

甚至,有人以能死在九层天罗下为荣,因为绝大多数人连一层天罗也不配“享用”,而今日,路然真体验到了这种恐惧的荣誉。

与鹤雪们从来的白衣夜行相比,黑衣者在夜中如无色的幽灵,在网间极快地滑行,调整着这数十根刀丝的交错进退。路然真的右僚在退到一处角落时突然颈上渗出血丝,然后头颅离开了身体,向地面落了下去。

路然真决心孤注一掷,她在弓上凝出了九支箭。没有人族的神箭手敢称自己可以同时射出九支箭击中九个运动的目标,但羽族的神箭手却一直在追求着这箭法的境界,也只有鹤雪团的顶尖高手,才敢尝试这一招:九贯落日术。路然真从前也从来没有成功过,她只射中过七支箭。她从未看风凌雪尝试这一招,不知她能不能做到。但此刻,她要以自己的性命为赌注了。因为天罗收紧时,不同时击破九个点是无法躲避的。

无声中,轻丝掠过耳际,如死神的发须。路然真把弦拉到最满,指尖极快地调整着九支箭尾。

箭发一瞬,路然真也急向前纵了出去,要在箭射破天罗的一瞬,穿出生天。

黑暗中传来箭中目标的声音,路然真的空间随着这中箭声拓展着,一声,两声,三声,路然真听着这声音在空中调整自己的方位,躲过空中无数飞扬的死亡之丝。

高手的意义,就在于可以在平常人看来无法反应的一瞬间转折自己的生死,那一瞬,路然真听到了七声轻响,她还有时间在心中叹息了一声。无比锋利的轻丝就蒙上了她的脸。

……无数的细丝刹那收紧,路然真本将变成迸飞的血珠。但出乎意料的是丝只是缚紧了她的身体,将她悬在了半空,让她成为了蛛网上一只轻晃着的飞萤。

那黑夜中的饕餮者终于出现了。

他身形庞大,罩在黑袍之中,像是在空中平移了过来。事实上,移过来的是他所站的那张难以看见的网。

落·霞^小·说w w w…l u ox i a…c o m …

“这就是鹤雪团的右翼领?仅次于风凌雪的神射手么?唉……”他的脸隐在黑袍下摇了摇,“我期待的一战竟是如此令人失望,我还没有出手就结束了啊。”这人的声音很年轻,还很柔和,不过没有生机。

“因为出于你的遗憾,所以我现在还没死?”路然真想尽力保持声音的平稳,可不得不承认自己全身汗湿被包在网中一动也不敢动已是羞辱到家了。

“不要以为我们会对一个想杀的人留下机会,你没死只是因为还没到我们给你定下的时候……”平缓的声音中充满着狂傲。

路然真涨红了脸,心想,如果等我活着离开,天罗就会从此在九州消失。

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那黑影又叹了口气:“我看风凌雪受伤后,鹤雪团早以名不副实,还敢在天罗前自称九州第一杀手团么?”路然真最恨别人处处提到风凌雪,她冷笑道:“你这种人在我们那儿被叫做漏勺,因为他的话实在太多啦,从你说第一句废话时开始,我就知道我死不了,蠢材天罗一。”本来一片黑暗中忽然多出了光亮,城中的楼台里升起了灯球,“有人潜入城啦!”卫兵们叫喊起来。

隐于暗中的网因为某个点的不安而轻轻地振动了,就在这时路然真握紧了她的两拳,双翼的羽毛像利刃一般立了起来,随着数十支羽被体内的力量激得迸发了出去,天罗上的点被切断了,羽毛之箭钉在黑暗中的某处,然后随着什么飞坠至地。

待天罗重新补位上来时,路然真已一个翻身掠入楼堂院落之中。

……天罗一站在那里毫无动作,黑暗中他冷笑着:“这就是羽爆术?好,很好,就让我看清鹤雪团的所有秘术吧。”路然真一落下脚来又立刻停止了动作,因为天罗的网可能布在任何的角落,对付天罗,也许最好的办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慌不择路只会自投罗网。和天罗的战斗,就是一场比较对地形的掌握和计算的较量。每一分每一毫踏错了,就不会再有改正的机会。

冲破罗网时身上好几处被利丝割破了,血落在地上的声音会暴露自己的方位。路然真很清楚,虽然现在城中开始混乱,但如果以为天罗的网会被这种局面所搅乱那就错了,天罗可以把网拉成无数巨大的空隙,在闹市中容每一个人穿过而不被触动,但又能在一瞬间收拢捕获人群中的小小目标。而在一片嘈杂中辨听可疑的细微声音,更是鹤雪和天罗这样的高等杀手团必备的素质。现在,杀手之间的较量才真正开始。

忽然黑暗中传来了风声,一个黑影极快地扑了过来。“那不是天罗!”路然真心中滑过这个念头,一个倒翻闪过黑影的一扑,刚抬起弓来箭尖却被人抓住了。

“距离太近!”路然真想,但她不敢纵身远跳,猜想这一瞬间,天罗早已发现并移了过来,在四周密布着。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在几步的空间内寻找生机。

然而近身格斗,路然真显然不是黑影的对手。她弃了箭一反手,用弓弦套住那人的手,想反拧割断它,不料那手猛穿过来,反抓住了她握弓的手,随后脚下横扫,路然真跳起时,被那人顺力拉住胳膊在空中旋了一圈,重重地摔在地上。路然真觉得心头一闷,差点晕厥,不及调息,向上一张手,一根羽箭从手中弹出,那人放开手后翻出去。路然真得了机会,起身半蹲又是四支羽箭,全打那人的落脚点,逼他连翻四个筋斗,直退出三丈开外。

路然真本想逼他撞入天罗,没曾想那人后退时,天罗也无声地让开了。路然真能感到那网在黑暗中移动,而那人显然浑然不觉自己身边有什么,他一发足又要冲上来,而路然真已几乎看见,天罗正要移入自己和那人之间的空隙,把自己完全包围起来。再顾不得许多,她一发力猛向前撞去,直撞入那人怀中,两人摔倒在地。

天罗的特点之一,就是不到迫不得已,绝不多杀目标外的人。显然他们并不想把与路然真打斗的那人一起绞成碎片,所以他们退开了些,在暗中继续等待着。

那人猛然被一头撞倒,惊得不轻,两手一使劲,路然真不由大叫一声,只觉得肋骨也要断了,这一喊,那人倒停手了,二人鼻息相触,眼眸对视,都在惊疑地打量对方。

“贺旗?”路然真心中叫苦,这本是她今日要来杀的目标,现在却被人抱在怀里。

“来将何人!报上名来!”贺旗也真大将风度,纵然美人在抱,还能摆出如此阵前正义凛然的神色,只不过两军离得太近,他有些对眼。

路然真心念一转,这人看起来愣愣的,要比天罗好对付得多。

“我是来杀你的,你俘虏我啦,现在带我走吧。”贺旗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又不敢轻易放手,一手按住路然真的背,另一手扭住了她的左臂,想想不对,又用手拎住了路然真的后衣领,像拈一只掉在身上的小虫一般把她拎起,正想猛力地甩出去。路然真一伸肘压住了他的脖子,另一手伸到他背后扳住了他的手指,身子一转,贺旗痛得差点大叫起来,现在他反被路然真所制,眼看二人翻身,他就要压在路然真身上,路然真一抬膝顶住了他。

“说,带不带我走!”路然真开始耍脾气。

贺旗肚子被顶着,脖子被掐着,手指被扳着,身悬在半空,他作为离国大将征战这么多年,马上取上将首级,风光无限,从来没有这么窝火的时候。有心一口口水吐去,又不想在女人前失了风度,只有气得“哼”一声。

“那你就大喊,喊人来,越多人越好,最好把这儿全站满!”路然真纵然有一个超级杀手的敏捷与胆识,但在基本的人情世故上却不比风凌雪高到哪儿去,贺旗本来正想大喊来着,听她这么一说,反而再不肯张口了。他是本城大将,哪能听一个小姑娘的话,喊了全城的士兵来看自己的笑话,只有又一声“哼”。

“你不会说别的吗?”路然真急了,眼见天罗又慢慢地收紧了过来,只有将贺旗向上一推,想一脚将他踢出去,撞开天罗自己好寻机抽身。没想贺旗哪里是让人踢来踢去的主,这边路然真刚松了手,贺旗一下扭住她踢过来的右腿,一脚踩住她的左脚,双手一旋把路然真身子拧转,另一脚就踏在了她的腰上:“你还没说出你名字呢!”路然真身子差点被他拧成麻花,脸贴在地上,痛苦不已,有心抬手发箭射他,但腰被踩住怎么也没法发力,都快要哭出来了:“你没事老问别人名字干什么?有本事就把我抓走再审!”贺旗看路然真似乎再难有还手的机会,才松下一口气,但想想若叫了士兵来,看自己这样踩着一个女子,未免被人笑自己欺凌弱女——他要知道路然真是哪儿的,可能就会吓得一下把她撕成两半了。于是贺旗道:“我放你起来,但你不可再动手。”路然真心道:“你若放手之时,便是我把你拧成麻花之日。”嘴中道:“服了你便是了。”贺旗久经战阵,却未涉足江湖,还道是阵前比武,一诺千金,他要不是一心只懂阵前打仗,又怎会连鹤雪团都看不出来。这时听了路然真答应,再不疑虑,松步跳开两步。

路然真正待一跃而起时,腰间却一阵剧痛,原本就受了天罗的伤,再被贺旗不知轻重地一踩,自己再急于发力时便扭伤了,被天罗割开的伤口中血迸出来,她只略一挣扎便又摔在地上。

贺旗见她血溅地上,还当是自己下手太重了,他平素少与女子交手,信奉大男人怎对女子用重手,现在不由心中羞愧,上前一步说道:“你要不要紧?”路然真已顾不上答他,抬眼间只看了似乎无数的天罗地网,层层叠叠地罩下来,吓得大呼:“不要啊!让我走!”情急中背后展出雪白双翅,一挣上天。

贺旗与她交手之时,便已知她是羽族,但此刻见她突然飞起,才不由大吃一惊:此时不是羽族飞翔日,怎能有羽人高飞?心中急转之时,那雪白的羽翼也如白素的死亡之旗扫过他的内心。

鹤雪团之恐怖,在于高飞。路然真一旦上了天际,若是再连珠箭射下,贺旗怕是连躲避的机会也不会再有。但路然真不是风凌雪,风凌雪眼中只有目标,只要还有机会,便绝不收手。但路然真心中最重的却是自己,她这一蹿上天,便见屋顶之上野草忽然断了茎,即知那里有一重天罗已经发动。夜色中的天罗肉眼难辨,她只凭那野草被触动所在算下方位,抬箭向夜中射去,便有黑东西从幕中掉出来,应声落在屋顶上。

此时她早有准备,天罗较上次偷袭时离她远了许多,因此路然真得以快箭连发,东击西射,射破一个个点,游移于罗网之间。但她腰间受伤,飞行时极是疼痛,移动的精确度也差了许多,纵然箭法精准,还是险情环生。有时天罗杀手猛然已从她身侧近处探出身来,刀从身边毫厘间擦过,而每一次急转躲避,路然真的腰间剧痛就增一分,她很清楚,她已是无力飞出若苦城了。

而贺旗在下面看时,只见路然真向空空夜中左右开弓,那夜中竟就有人栽落下来,不由看得呆了。再看路然真空中纵转,身时如弓,时如燕,化出无穷美丽高难度的造型,他哪知道路然真为闪躲暗中飞来划过的重重刀丝恨不得能把自己折叠成三层,就差在下面大声喊一个“好”字!突然想到那不是空中舞蹈,而是生死相搏,忙冲向楼内,向楼顶奔去。

路然真危急之际,只见楼顶瓦片飞溅,贺旗大吼一声冲了出来。路然真还不及喊声“等等”,贺旗就一头撞进了网里。

若是罗网此时收紧,贺旗早已粉碎。只是天罗全心对付路然真,不想他这时撞了进来,一时还未及反应如何处置,路然真早数箭连出,射破因为贺旗撞入而现出的罗网,纵身穿下,跟着落下的贺旗一起从屋顶破洞直落一楼大厅。

大厅中似乎没有天罗的存在,但路然真知道时机稍逝,天罗又会立即把全楼封住并游进来。所以她脚不敢停,飞身向窗外撞去,眼见窗在前方,就要逃出生天,人却重重一声摔在地上。

路然真回头无奈地幽幽道:“老兄你又要干吗?”贺旗倒在地上拧住她的双脚:“来将通名!”“被你气死了啦!”路然真捶着地大哭起来。

……当火光从各处涌来,离国军冲进楼中,只见贺旗还怔怔地站着,看着天空中飘起的一根白羽出神。

天罗,退到了城市的某处黑暗角落,伺机再次张开大网。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本站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并不存储实际内容,仅通过网络访问并转码成适合手机阅读的格式
偶尔出现空白和第三方小说广告,纯属上游问题导致现象。

免费小说

九州 · 羽传说-今何在 的章节